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43.儘自己的努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43.儘自己的努力字體大小: A+
     

    我就說,白姑絕對不會這麼便宜我的,既然她是山神老爺,那麼她當初讓方白山被迫使我給她磕頭的行爲,一定不是簡單的讓我侍奉她,而是爲了牽制住我!

    但是,何若寧爲什麼會知道我的手的事?如果沒有記錯,我似乎從來都沒有在她面前展現過手部的能力,就算被她看見了,她也不會知道這是拜白姑所賜啊,畢竟她和白姑之間並沒有交集?

    就在我百思不解,準備一口用力的咬下去的時候,面前那如同漩渦的黑忽然被撕開了口子,隨後,只聽到轟然一聲,從裏面跑出了一個龐然大物。

    何若寧在沒看見那東西的時候有些往後退,反而在看到那東西的時候,倒鎮定了下來。

    只見那個從口子裏面跌跌撞撞爬出來的,是白姑!

    此時,她由石塊組成的身子就像是失去了連接的東西一樣,左右晃動,隨着身體的移動,不斷的有石頭掉落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個的緣故,白姑的身體竟然比之前小了不少。

    然而就在我剛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白姑卻發了力,所有掉落的石塊都從地上飛昇了起來,重新組合到白姑的身體上,甚至還有許多不屬於她身體上的石頭,從土裏拔了出來,或者從遠處飛了過來,黏着到白姑的身上。

    不過片刻的功夫,白姑比先前我見到她的時候還要高大,她咔咔咔的扭過頭,血紅的眼睛掃了我一眼之後,弓起笨拙的身子,就像一隻直立行走的野獸一般,轟隆一聲巨響,消失在了空氣中。

    她一定是通過另一個維度跑了!

    按理說,白姑的主要目的是抓我纔對,但是,是什麼迫使她連我都不管就走了,她其實根本不用費多少的力氣,就能把我給帶走了,但是她竟然連這麼唾手可得的機會都放棄了。

    到底是什麼致使她放棄了呢。

    既然白姑逃了,那是不是就說明,無影和萬傾他們勝利了?!

    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我只感覺我渾身的細胞都活了過來,立即興奮的看向那個黑色的口子,等着無影和萬傾凱旋歸來。

    何若寧見狀,拉着我往後走,我的脖子仰的痠痛,想要擺脫她的桎梏,但的確就像何若寧說的那樣,我現在的身體狀態和白姑息息相關,以至於我現在連瘦弱的何若寧都擺脫不了。

    我以前跟何若寧有過一次力量上的接觸,當時只是覺得她勁挺大地,但是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不僅力氣大,行動還很敏捷,估計三爺就是對她放低了防備,導致直接中招。

    何若寧既然選擇冒險的亮出自己的身份,一定是說明她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

    用力的搖着臉,想要脫離她的桎梏,但她的手卻像鉗子一樣,在我的嘴巴里使勁的摳,我都快被她給摳吐了,難不成她真的以爲玉佩就在我的嘴巴里嗎?

    面前那個漆黑的口子漸漸的就要閉合上了,但是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如果口子閉合,無影和萬傾勢必會被封鎖到裏面。

    按理說白姑在前面跑了,他們兩個應該隨後就出來了,爲什麼會拖這麼久?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們兩個被鬼界的人給纏住了,我忽然想到了我手上的陰陽戒。

    不是說,活人帶上陰陽戒就可以行走陰陽麼?

    眼見着那洞口越變越小,我在心裏大叫了一聲不好,沒有時間再去管身後地何若寧,此時我終於伸出了普通的黑色指甲,朝身後用力一撓,何若寧機敏的躲開,手上的動作,不由得鬆開了。

    我朝那黑色洞口狂奔過去,就在它就要嚴絲閉合,消失在無形的地空氣中時,我猛地插進去了一隻手臂,剎那間,只覺的一陣刺骨的嚴寒傳播到了大腦皮層。

    我用力的提着手臂,想要把面前這個黏着的口子給撕扯開,但是它就像韌性極強的橡膠一般,想要撕開,談何容易,可是爲了無影他們,我只能咬牙堅持。

    如果失去了這個缺口,那麼,在四周都沒有着力點的情況下,無影他們只能硬闖,但是,估計他們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半天都沒有響應!

    不管我這麼做對他們來說有沒有作用,但至少我能夠看看裏面的情況,如果他們從通道里逃跑了,固然是好消息,但如果,他們沒有逃跑呢,而是被鬼界的人給纏住了,該怎麼辦?!

    想到此,我用力的又伸進去了一隻手,用盡渾身的解數想要把這片黑暗給撕開,我咬緊牙關,因爲太過用力,而從嗓子口中發出費力的嘶吼聲。

    何若寧見狀,撿了三爺的柺杖朝我走過來,一柺杖夯到了我的腿上,剎那間,我只覺的粉身碎骨的疼,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一點的鬆懈。

    三爺的柺杖是實木的,而且所用的木材比較特殊,以至於這一棒子,可胃是粉身碎骨的疼,但這疼不過持續了片刻,就不怎麼有感覺了,也不知是因爲我太專注於眼前的事情了,還是因爲什麼。

    “鬆開!”何若寧說着,又揮了一柺杖打在她先前打過的地方,頓時一片火辣,可痛感卻比方纔要少的多,我不由得感到納悶,難道我成無痛人了?

    “我叫你鬆開!”

    繼而,何若寧又一柺杖砸到了我的頭上力氣之大,以至於立馬就有潺潺的熱血流淌了下來。

    她爲什麼這麼害怕這個口子被打開?她在心虛什麼?她越是阻止,我就越是要打開,就算她不阻止,我也要打開!

    何若寧擰下了柺杖的末尾,將刀尖指着我大動脈的位置,瞪大眼睛說道:“你再不鬆開,我就殺了你!”

    我聞言,閉上了眼睛,聲嘶力竭的吼了出來,啊的一聲大叫,硬是把手中那黏着的口子撕開了一大塊,足以夠一個人通過。

    何若寧見狀,於她甜美的外表極不相符的罵了一句髒話,然後提起刀子就準備朝我的大動脈扎來。

    此時我的兩隻手爲了固定住洞口而無法動彈,所以何若寧這一刀紮下來,我根本無法躲避,就在我以爲她會百分之百得手的時候,半空中忽然砸下來一條鞭子,帶着呼呼的勁風甩到了何若寧的手背上。

    頓時,何若寧地手背爆出了血,沾到了我的臉上,何若寧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骨心嬈的鞭子纏住了脖子,一眨眼的時間,就被擡到了半空中。

    我詫異的擡頭,只見骨心嬈正漂浮在空中,也凝視着我,可她不是已經走了麼?

    骨心嬈說:“我以爲你會去追孫遇玄,而不管這些幫助你的人了。”

    我知道,骨心嬈一直對這件事耿耿於懷,我確實太在意孫遇玄了,可是在意並不代表着可以自私,對於那些幫助你的人,要懂得投桃報李,在別人處於爲難的時候,絕對不能拍拍屁股走掉。

    不管結果怎樣,不管我是起到了幫助還是在做無用功,至少我有這顆心,這顆不會不管不顧的心。

    人生在世,不能只懂得收穫,而吝嗇於付出。

    骨心嬈看着我,說:“想做什麼就去做吧,把這個死女人交給我就行了。”

    “可是,我看不見他們,也進不去。”

    骨心嬈聞言,伸出了一條鞭子將我的頭頂和肩膀拍了一下,說:“我現在蓋滅了你的天火,你可以進去了,儘量的少呼吸,還有,別忘了在關鍵時刻使用你的穴口。”

    她說完之後,再度叮囑到:“不管王對你做過什麼,但至少他這次是爲了救你,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丟下他不管。”

    我聞言,也不知道心裏是一種什麼感受,反正就是堵的慌,因爲我不確定,我不確定我能否救出他們,一次次的失敗,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我怕我只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