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33.不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33.不見了字體大小: A+
     

    “對他有什麼特殊意義,只有他自己清楚。”無影淡淡的說道,我當然知道萬傾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不是廢話麼。

    於是我只能說道:“走吧,你能送我一程嗎?到市區就好,我自己打車回去。”

    在弄清楚這一切之後,我比任何時間都要急切的見到孫遇玄,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我回去之後,還能不能再見到他,想到這,我不由得嗓子發緊。

    無影沒有回答我,不接受也不拒絕,我因爲太過擔心,只好先向他求助的問到:“你會算命麼?”

    他只是淺笑着看着我,依然不說話,跟以前沒有形狀的時候也沒什麼區別,我也不知道他的意思,只好再次問到:“你能不能幫我算算,孫遇玄還活着嗎?”

    “不用算,他已經的死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有沒有魂飛魄散?”

    沒想到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竟然認真的閉上了眼睛,銀色的睫毛如同羽扇一般,遮住了的他那對好看的眼睛,無影薄脣微抿,忽的撐開了眼皮,他睜開眼皮之前,我正在仔細的打量他,以至於在他睜開眼睛的瞬間,我的眼神與他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他說:“我看不到他。”

    “什麼?”我聽了他的話之後,立馬慌了:“你的意思是說,他不見了嗎?他魂飛魄散了?!”

    他依然沒有說話。

    “你現在能帶我回去嗎,求你了,幫個忙吧,就一次,一次就好……”

    我話還沒說完,便猛然間跌入了他冰涼的懷抱之中,他讓我閉上眼睛,隨後輕輕問我:“去哪。”

    我報了地址之後,無影的身子便再度隱匿了起來,就好象我的身體懸浮在半空中一樣。

    我本來想叫他小十三的,但卻沒叫出口,還是叫了‘無影’這兩個字:“你爲什麼,一直不願意露出樣貌和聲音呢。”

    他愣了一下,說:“沒什麼,不習慣罷了,以後,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不怎麼說話,不怎麼露面,你依然當我不存在,我依然是透明的。”

    無影說完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後,便不再出聲了,我鬱悶的哦了一聲,並不準備刨根問底。

    我感到耳邊有陰冷的風呼嘯而過,以至於我害怕的抓住了無影的衣服,這樣也好,因爲他的長相,以及渾然天成的氣質,都會讓我感到深深的距離感。

    無影就是小十三,我想,想讓我適應這個認知,還需要一段時間。

    我感覺不過就是眼睛一閉一睜的期間,我們就到達了目的地,小區裏面空蕩蕩的,有種荒無人煙的感覺,我知道這是因爲我的心境變了。

    我狂奔進樓道里,跑到門口時,只見房門大開着,如果孫遇玄在房子裏的話,門又怎麼可能會開着?

    有一股不好的預感逐漸的騰昇了起來,我顫抖着聲音,叫了幾聲孫遇玄的名字,但是卻沒有人迴應我,不,孫遇玄不會真的消失了,他一定是去找我了,他不會消失,不會消失的。

    我跌跌撞撞的跑進了客廳,到處瀏覽了一下,什麼都沒有看見,這時,我發現臥室的窗臺處投影下來了一道影子。

    孫遇玄!

    我心一緊,狠狠的縮了一下。趕忙跑了進去,然而也就是在進去的那一瞬間,我的笑容僵到了臉上,我怎麼會忘了,孫遇玄是鬼,鬼怎麼可能有影子?!

    所以,那影子的主人並不是孫遇玄,而是白姑!

    我一直都知道白姑想來這個房間,沒想到今天,她果然還是來了,只是我進來之後,白姑好像沒有空搭理我,而是專心致志的盯着面前的窗戶,用她那青灰色的眼睛,她在看什麼?她能看到嗎?

    如此的疑惑盤旋在我的腦海裏,以至於我一時間忘記了說話,白淺手持爪手,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彷彿在警告我,如果我敢往前靠近一步,就死定了!

    既然白姑她們都在這,那孫遇玄呢,孫遇玄他是在白姑來之前就不在這棟房子了,還是在白姑她們來之後?

    白姑邊盯着對面的房間,邊在嘴巴里念着經文,就在我發愣的時候,一陣陰風吹過,身後的無影突然上前,將白淺手裏的鉤子一把搶過,纏繞在了她自己的脖子。

    我見狀,默契的跑上前去,開始擾亂白姑,當我的手觸碰到白姑的那一剎那,只覺得出奇的燙,白姑這纔像是感應到我的存在似的,楞了一下,從冥想之中清醒了過來。

    白姑的鼻翼兩邊微微擴張,像是聞到了無影的氣息了似的,說:“是你?”

    無影沒有說話,要不是白淺一直在掙扎,我也無法分辨出他的準確方位。

    “孫遇玄呢!”我質問道。

    白姑聞言後,笑了一下說:“我進來的時候,房間裏的窗簾是拉開的,還有一股焦臭味,應該是魂飛魄散了吧。”

    白姑是笑着說完這一段話的,語氣很真誠,以至於我都無法分辨出她這句話是真是假,如果窗簾是拉開的,就說明孫遇玄並沒有關窗簾,應該是來不及關了吧……而白姑口中的焦臭味,更不像是捏造出來的,因爲孫遇玄的確被陽光給燒傷了。

    可是,可是我還是不相信,不相信孫遇玄永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他怎麼可能會連說都不跟我說一聲就消失了呢,他絕對不會如此仔細的,絕對不會!

    我在心裏如此的麻痹自己,但是心臟卻疼的一陣陣抽抖,以至於我整個肩膀都在劇烈的晃動。

    白姑用她那雙死魚眼翻着我,說:“丫頭,你別以爲你肚子裏的那個東西沒了是好事。”

    “你們還要怎樣?”我防備的看向她,白姑沒有說話,於是我問到:“你們昨天晚上去哪了。”

    我之所以這麼問到,不過是想知道她和薛家墓羣之間到底存在着什麼關係。

    “我去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去了哪。”

    “我當然知道,我躲了起來,所以你們纔沒有找到我。”

    “躲起來?躲到死人堆裏?”

    我聞言,渾身突然狠狠的涼了一下,於是立即不明所以的問白姑:“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白姑,咱們最好打開天窗說亮話,否則你的孫女白淺能否活命,我也不清楚。”

    我直勾勾的看着白姑,說出來的話也是帶着威脅的,我之所以能學會這一套,還得拜她們所賜呢。

    白姑將手背到身後,彎着腰,說:“昨天晚上,薛家的屍體全部都被找回到祖墳中,這事,你應該知道吧。”

    我呆楞的站着,沒有表態,因爲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孫遇玄說了,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因爲我的先知能力。

    “我追着劉曉冉的屍體一路到薛家墓羣,然後看到了你。”

    看到了我?難道說昨晚在墓羣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並不是所謂的先知能力。

    “然後呢?”

    “然後,你坐在大紅色的轎子裏。”

    我聞言,心中一驚,因爲白姑竟然說的分毫不差,白姑看向固住白淺的無影,說:“剩下的,你可以問問他。”

    問無影?但是我根本就沒有看到無影啊,難道說……轎子裏的那個人會是他?!

    震驚之餘,我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之處,爲什麼白姑可以進薛家墓羣呢,在我把疑惑拋給白姑的時候,她只是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這下我是徹底的被搞糊塗了,到底誰在說謊,我所經歷的到底是不是真實發生了,紅色轎子裏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還有孫遇玄,真的消失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