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8.小十三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8.小十三來了字體大小: A+
     

    萬傾將我帶到了甲板上,我幾乎能聽到腐朽的木板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彷彿踩一下就會斷裂,萬傾什麼也不說,不由拒絕的拉着我走進了船艙,由於浮力的緣故,我幾乎是飄進去的,船艙的盡頭仍然是我上次所見的那個十字木架。

    好在湖底的水質比較乾淨,導致我的眼睛睜開的時候不會很疼,進了船艙之後,只見船艙的中央有個水晶棺材,棺材通體透明,如同凝結起來的堅冰一般,沒有任何的雜質,並且周圍還閃爍着迷人的光澤,光彩卻不奪目,淡淡的,悠長的,如同上好的寶石,不爭搶,不誇耀,卻獨自暗放幽香。

    怎麼又有一口水晶棺材,上次孫遇玄的媽媽要將我帶到船艙裏面但是沒有成功,不知道是不是從那時候起,這棺材便已經存在於這裏了?

    由於是在水下的緣故,我根本就張不開嘴,只能用力的往後扯,本能的抗拒這口棺材。

    但萬傾卻輕而易舉的將我拉了過去,他用指尖敲了三下那棺材,棺材便像一個貝殼似的打開了,棺材裏的水頓時生出許多細小的泡泡,萬傾將我甩了進去,由於浮力,我摔得不算太慘,我瞪大眼睛怒視着他,口中包裹的氣體一瞬間吐出去了不少。

    萬傾用手指捏着我的臉頰,慢悠悠的說:“知道爲什麼你們弄壞了我的棺材,我卻沒有多大反應麼,因爲那個棺材根本就是假的,不過是爲了掩人耳目。”

    萬傾的嘴角提起一個危險的弧度,嘴脣嫣紅,紅色的袍子也在水中浮蕩着。

    他的手不斷的撫着我的臉,我看不見他的眼神,只聽到他聲音冷酷中帶着綿軟:“你的血液如此的珍貴,我又怎麼捨得喝呢。”

    我不明所以的望着他,只覺得身體越來越寒楞,由於缺氧,我的眼球都快要從眼眶之中爆出來,我似乎都能感覺的到,我的眼球上爬滿了猙獰的血絲,但是萬傾他完全忽略我恐怖的表情,只是一直看着我,手指由先前的狠狠掐着,而逐漸變成細膩的撫摸。

    忽然,他低頭,擡起我的下巴,隔着柔軟的湖水,吻了上來,我死死的閉上嘴巴,在湖水裏胡亂的翻騰來表達我的不滿,但他卻根本沒有鬆開的意思,反而貼的更緊,就在這時,他用力的捏我的下頜骨,用舌頭撬開我的脣,我抵抗不過,只能用力的咬向他的舌頭。

    霎時間,甜腥的血混着冰涼的水進去了我的口腔,大量的水不斷的涌了進來,我用力的蹬着腿,這讓我的能量加速的消耗,身體更加的需要氧氣,我朝外突出一口氣,我只覺得我的胸腔已經緊緊的貼到了一起,到達極限了。

    就在這時,萬傾的舌頭忽然伸進了我的喉嚨裏,用力的吸着,我只感覺我身上有東西被他的舌頭吸了過去,體內有東西在加速流動着,我不知道他在吸什麼,但至少清楚他吸的絕對不是血,片刻之後,我的身子變得輕飄飄,意識也逐漸模糊,不,意識是清新的,只是忽然之間少了很多痛苦。

    比如溺水的壓迫感,窒息感,還有痛感,都在他的行爲下逐漸的消失,但是大腦還是清晰的,似乎忘記了去呼吸,但是就算不呼吸,也能存活下去。

    萬傾從我的脣上離開了,然後說:“這樣會讓你的痛苦減少一些,薛燦,你最好閉上眼睛。”

    “或許你可以再度醒來,或許,你將永遠的沉睡下去。”

    萬傾在講完這句話之後,手上忽然伸出了尖銳的指甲,他輕輕撥開了我本來就已經掉落了一顆鈕釦的衣服,沿着我胸口的那個印記,狠狠的紮了下去,我渾身痛的狠狠一縮,然後有鮮紅的血從傷口之中飛了出來,像是被包裹住的血滴一樣,進到了水中。

    萬傾見狀,立即蓋上了棺材蓋,我傷口處的血的流速越來越快,不到一會兒,就染紅了整個棺材,雖然只是淡淡的紅。

    然而奇怪的是,這淡淡的血水竟然不會從棺材之中泄露出去,萬傾一直站在棺材的跟前,我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血液一點點的流失,那種恐怖的感覺,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比擬的。

    我想要伸手去捂住,奈何兩條手臂就跟被冰封了一般動彈不得,水越變越紅,由於滲透壓,冰涼的水不斷的涌入我的身體,和我的血液做交換,或許要不了多久,我就會變成一具被水充飽的女屍。

    就在我意志逐漸消沉,想要在這冰涼的水中睡過去時,忽然,我聽到了有東西降落到水裏的聲音,它就像隕石一般,激起了滔天的巨大水花,降落在船體上的時候,只聽到轟然的一身巨響,整個船體都在發生晃動,我就像將死之人迴光返照一般,在棺材之中翻騰一下,轉了過去,以至於我可以看到外面發生了什麼。

    只見破舊的甲板之上,赫然立者一個通體漆黑的罈子,雖然它不高大,但看起來是如此的威嚴,雖然它沒有臉面,但看起來卻是如此的高大帥氣,此時它身上的泥土已經被沖刷的乾淨,看起來增光瓦亮,分外光彩!

    它就是小十三!

    他是怎麼找到我的,他不應該在休眠麼,他爲什麼會在這時候突然出現。

    我沒有力氣再去做多餘的動作,只能隔着透明的棺材,對它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臉,或許我的臉上根本就沒有在笑,但是我的心裏卻在笑。

    小十三再次遇見你真好,只是,我不希望是這種時刻,我不想在看到你,爲我冒險。

    小十三,你要照顧好自己,我只怕活不長了,相識一場,謝謝你陪我走過的每一段旅程,謝謝你總是不顧自己安危的來救我,以前想知道你這麼做的原因,但現在我卻不想知道了,保持現在這種關係不也挺好的嗎?

    在一切的目的揭露之前,所有都是美好的,我想保留這一份美好,帶着這份美好,走完我的生命。

    不知道孫遇玄是不是真的像萬傾所說的那樣,真的魂飛魄散了,難道我就這麼走了,連聲再見都來不及和他說嗎?

    我的眼睛是睜着的,但思緒卻早已變成了一片空白,我像是一條被割了鰭的魚,在水中來回的翻騰,隨着水的走向而在棺材之中飄蕩。

    一直呆在棺材旁的萬傾忽然轉過了身,負着手,盯着小十三說:“你是來送死的?”

    “呵,本少爺怎麼可能會送死。”

    在他開口的瞬間,我那根緊繃的神經終於鬆弛了下來,小十三還能這麼說話,至少說明他現在的狀態沒有那麼差。

    萬傾用類似嘲笑的語氣說到:“本少爺?好大的口氣,我看你命數已盡,不如送你一程!”

    他說道,然後朝小十三飛了過去,由於視線上的限制,導致我看不到他們在幹什麼,但是我卻能夠感受的到水波在劇烈的震動,以至於我都能看到,不知道是我的血流乾了還是怎樣,胸口上的血忽然不流了,與此同時,透明的水晶棺材就像是能夠吸附的竹炭一般,將血水裏的血盡數吸到了棺材裏。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萬傾的那句話,他說他要用我的血將棺材給染紅,而染紅整個棺材,只有通過現在的這種辦法才行的通,那麼,棺材被染紅了之後呢?

    就在這時,只見棺材裏的血水已經被淨化的乾淨,而先前透明的棺材已然變的宛如紅色的水晶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