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6.激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6.激怒字體大小: A+
     

    我啊的尖叫了一聲,退了老遠,立即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我摸着身上的疙瘩,心裏騰昇起一股惡寒。

    然而那人卻只是厚着臉皮邪笑,看的我是深惡痛絕,該死的。

    “孫遇玄呢!你把他弄到哪裏去了!”我壓根就沒有想到,孫遇玄會這麼平白無故的消失了,我說怎麼感覺怪怪的呢!幸虧我剛剛沒有迎合他,真是噁心死了!

    “有這麼噁心?”他說,似乎還覺的我該對他的行爲感恩戴德,真是可笑死了!

    “你是不是心裏變態啊,有意思嗎你!”

    “這就變態了?還有更變態的呢!”萬傾說完,大手一拉,直接把我甩到了牀上,在我還沒來的急起身的時候,他卻壓了下來,將我狠狠的壓到了身子底下。

    我不知道萬傾現在是什麼意思,他何故一晚上出現在我面前兩次!

    “萬傾,你真是多此一舉,你如果想要吸我的血,在山洞裏你就不該放了我,你既然選擇放了我,那你現在這又是什麼意思。”我一邊說到,一邊費力的掙扎,拳打腳踢的,他卻絲毫不爲所動,倒是把我累的氣喘吁吁。

    “山洞是山洞,現在是現在,前一秒和後一秒還不一樣呢,這都過去了多久,怎麼,這麼戀舊?”

    我正要呸他,卻被他眼疾手快的蓋住了嘴巴:“又想呸我?真不講衛生。”

    “你到底要幹嘛!我說了,你要是想喝我的血,我可以獻一點給你,但是請你不要用這種姿勢,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你給我放尊重一點!”

    我怒氣衝衝的朝他吼道,但是他這個人的臉皮就跟他帶的面具一樣厚,幾乎到了雷打不動的地步。

    他朝我湊近了,說:“我什麼時候說要喝你的血了?姿勢都這樣了,難道還不明顯麼?”

    我聞言,狠狠的一愣。

    他湊到我的耳邊,用半吹氣的聲音對我說:“我要……要了你!”

    “滾開,要你大爺,給我走開!”我用腿不停的頂他,但是根本起不上效果,因爲他一點都不覺得疼,反而跟用力的壓制我。

    “滾不開了呢,你已經完全挑起了我的興致。”

    我在心裏罵了一萬句的髒話,奈何我跟他猶如胳膊與大腿,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比性,不行不行,我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然而還不等我想出怎麼脫身,他就已經在解我褲子的扣子了,他的目的非常明顯,於是我立即伸出爪子,一爪朝他攻擊過去,他一躲,便輕鬆的躲了過去,我立即從地上站了起來,朝客廳跑去,想要趁此逃下樓,然而我剛跑了幾步,身後便傳來了巨大的吸力,以至於我像是腳底抹油了一般朝他的方向滑了過去,隨後,背部緊緊的貼住了他的手掌心。

    他竟然爲了控制我而打開了穴口,我的雙手四處亂揮,卻根本打不到他,他在我身後,寒聲警告道:“別動!”

    “再動我立刻讓你變成個廢人。”

    他這麼說完之後,我立馬不敢動了,呆楞着像個木偶一般。

    “萬傾,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對我不感興趣,你這麼優秀,跟我發生點什麼豈不是在玷污你嗎!”

    “謝謝你的心靈雞湯。”他邪笑道,將我的身子轉了回來,嫣紅的脣揚起一個高傲的弧度:“但我甘願被玷污。”

    他哼笑一聲,貼脣上來,猛的咬到了我胸口之間那個類似八叉的痕跡,痛的我渾身猛然一顫,眼淚都擠了出來,萬傾見我如此模樣,哼笑着說:“疼麼,那就讓你舒服一點。”

    忽然,我感受到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從萬傾的雙脣中傳來,以至於我的血像是被抽水泵抽住的水一般,源源不斷的進入到他的嘴裏,可我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而是酥酥麻麻的感覺。

    “你鬆開我!”

    我弓起腿,用力的頂到他的那裏,據說那是男人的軟肋,會比女人生孩子還要痛,既然這樣,我就讓他體會一下這種痛,如果能把他給費了最好。

    然而萬傾被我踢了之後,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完全沉溺在我的血液之中,我生怕他會把我吸成一具乾屍。

    就在這時,忽的一陣冷風襲來,萬傾被一腳踹到了老遠,他捂着已經癟下去的臉,嘴角仍然掛着萬年不變的笑容。

    孫遇玄寒着一張臉,冷眼看着萬傾,他的眼角處應該是可以看到我的,但他給我的反應卻是他根本沒有看到我,我一定讓孫遇玄感覺到很累吧,因爲我是個麻煩的人物,並且會常常給他招惹麻煩,他總是要不厭其煩的來救我,即使每一次都會受傷,也會在關鍵的時候出現。

    明明不是公主,卻享受着公主的待遇,這讓我很不安,我害怕,孫遇玄有一天會因爲毫無閃光點的我而厭倦這種生活。

    我趕忙拉住了衣服,內心惶恐不安,這種愧疚感折磨的我都快要瘋了。

    萬傾的嘴巴上還帶着我的血,他每用舌尖細膩的舔一下,孫遇玄的火焰都會被增旺一分,他恨不得現在就殺死萬傾,於是孫遇玄飛身起來,一腳踹到了萬傾的肩膀上,以至於萬傾的肩膀直接陷入了牆壁之中,霎時間,整面牆壁都開裂開來,然後直接空了一個洞。

    萬傾聳聳肩,無所謂的說:“你要是想把你的房子拆了,我也沒有建議,不過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馬上天就亮了,跟我這麼糾纏下去對你可是沒有半點好處,等到天一亮,我還是能帶走她,然後想怎樣就怎樣。”

    萬傾還在持續不斷的刺激着孫遇玄,我不知道爲什麼他每一次見到孫遇玄都要故意用語言刺激他,然後讓孫遇玄怒火中燒,他們之間到底能有什麼深仇大恨?!

    孫遇玄聞言,說:“想帶走她,除非我死!”

    “哎呦,真有骨氣,值得鼓勵。”

    我其實不想就這麼敢站着,能幫上點小忙也好,但是我怕我一插手會給孫遇玄帶來更多的麻煩,所以最後只能在一旁傻站着,看着他們打,但是他們這麼打下去也不是辦法,樓上樓下都有人,難不成他們要把整棟樓都給拆了嗎?

    天空中的魚肚白越來越顯眼,越來越亮,誠如萬傾所說的,天就要亮了,我見狀,立即跑到了窗戶跟前,拉住了窗簾,然後死死的拽在了手裏,這樣至少能保證孫遇玄不會被陽光給曬死。

    萬傾呵呵一笑,說:“都是你在打,我也該動動手了吧。”

    萬傾活動了一下筋骨,猛然的飛身過來,一拳砸到了孫遇玄的連臉上,孫遇玄的身子朝後飛去,擦着地停了下來,隨後一記反攻,讓萬傾也佔不到便宜。

    萬傾見狀,將手對成無極狀,一個挪移,便將孫遇玄在空中翻轉了360度。

    如果萬傾想要帶我走的話,他完全不必如此的大費周章,其實在孫遇玄趕來之前,他有充分的時間帶走我,但是他沒有,他非得等到孫遇玄掙脫束縛的時候,再用言語激怒他。

    我感覺到胸口有潺潺的熱流流了下來,黏糊糊的,燙燙的,難道說傷口裂開了,在往外流血?

    我用手摸了一下,渾身疼的發抖,差點一鬆力氣跪了下來,我看向手掌,果然是觸目驚心的紅色,與此同時,我的眼前有點發黑,甚至身上虛軟無力,反應來的怎麼會這麼毫無徵兆,又這麼快?

    就在這時,天已經全亮了,萬傾突然伸出帶穴口的手,然後朝着我的方向開始發力,霎時間,身後的窗簾開始快速的鼓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