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2.羞羞噠話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2.羞羞噠話題字體大小: A+
     

    他聽完之後,忽然邪惡的看着我說:“原來你的目的就是這個。”

    “什麼目的?”

    “驗明正身。”他抓住我的手,將它放到了他的褲子鈕釦處,說:“要驗麼?”

    我臉瞬間就燒的通紅,然後推了一下,撤開了手,窘迫的說:“你注意點場合,我們薛家的列祖列宗可都在瞪着眼睛看着呢。”

    我本是無意說這句話,但是話出口的瞬間我便後悔了,因爲我又想到了‘夢境’之中的恐怖場景,那一具具的屍體都井然有序的站了起來,死氣沉沉的看着我。

    以及,那兩座大紅轎子,轎子裏面坐的是誰,我也無從得知,我們兩個並排坐在轎子之中,薛家墳墓的屍體都朝着我們跪拜磕頭,這又意味着什麼?

    孫遇玄嘶了一聲,拉回了我飛的老遠的思緒,我見他一臉皺着眉頭的模樣,好像我把他給廢了一樣。

    我擡眉,沒好氣的問他:“有那麼疼麼?”

    “廢話。”他白我一眼,呵,說他胖他還喘上了,一個鬼魂,裝得好像自己有神經的模樣,他怎麼可能會覺得痛。

    我本來不想理他,但見他好像真的很痛的模樣,於是不情願的說:“那要不我給你揉揉?”

    孫遇玄本來還是一副裝痛的模樣,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連痛都忘記裝了,隨即憋着一張臉,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我立馬反應了過來,妹啊,我剛剛說了什麼?!我竟然說我要給他揉揉,我真是腦子打鐵了!

    他挑了挑眉頭,說:“你喜歡就好。”

    “什麼叫我喜歡就好,我明明不喜歡好不好!”我被孫遇玄的話氣的一時語塞,他那話裏的意思就是在說我好像特別色一樣,嘁!

    “不喜歡你爲什麼要揉。”孫遇玄個死腹黑,竟然在那裏給我裝傻。

    “我……”我說不出話,於是揮了揮手,言:“這件事就此翻篇,不要在糾結,我就是嘴巴講順溜了,我們聊別的。”

    “可我只想聊這個。”

    !!!

    我握拳,然後小聲的嘟囔道:“說的好像自己跟正常男人一樣似的。”

    無論我說的多小聲,孫遇玄都能聽的一清二楚,他聽完我的話,眼神立即變的危險不已,我立馬反應過來他可能又要對我做什麼羞羞的事情,我心裏面真的挺有陰影的,在什麼地方親熱,都不能在這!

    “說真的。”我好奇的問道:“鬼真的會有……會有反應麼?”

    “爲什麼不會,有沒有你感覺不到麼。”

    “我以爲是你變出來的啊。”

    孫遇玄聞言,一臉的黑線,看起來一副完全不想理我的樣子。

    我華麗麗的將他鬱悶的表情忽略掉,繼續說到:“跟你講正經的呢,我現在是在探討一個生物問題,說不定我也可以發表一篇論文,震驚全世界,到時候你就當我的模特,然後我來講解。”

    孫遇玄深眯起眼睛,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然後說:“難不成,你要爲了你的研究成果,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把你老公褲子扒掉?”

    “誰說你是我老公了?”我話一出口,孫遇玄那如同鷹隼一般的眼神轉移到了我的臉上,我瞬間就明白了禍從口出這四個字的意思!

    我撇撇嘴,繼續說到:“現在婚契都沒了,代表着咱倆都已經離婚了。”

    “這麼想和我離婚?”他朝我逼近,我整個人直接靠到了山體上,他涼涼的手指滑過我的輪廓,說:“聽話都要聽成自己心裏想聽的?”

    “啊?”

    “我只是說婚契被人動了手腳,又沒有說婚契沒了,你就想着要和我離婚了?”

    “被人動了手腳,跟婚契沒了有什麼兩樣,不都是削弱我們兩個之間的聯繫?”

    “如果婚契沒了的話……”

    “會怎樣?”我一下被他的語氣勾起了好奇心。

    “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我一臉無語的看着他,他指着我的嘴巴,警告道:“所以,別給我想。”

    我張嘴,咬住了他指着我嘴巴的手,涼涼的,像冰棒一樣,以至於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孫遇玄的眼神變的有些迷離,看起來蠱惑極了,冰冷的空氣之中,瞬間被渲染上了一層曖昧。

    “你從來沒有叫過我老公。”

    我聞言,立即不假思索的反駁道:“你也沒有叫過我老婆。”

    “老婆。”我話音還沒有落下,她便出聲道,自然的就好像我跟他是老夫老妻了一樣,連臉都不帶紅的。

    他挑眉,像是在等我說話,我不叫顯得我做作,可是我要叫的話又實在叫不出口,最後只能動了動嘴巴,繳械投降:“我叫不出口。”

    “我就叫你孫遇玄好了,多好聽,多可愛。”

    他瞪我。

    “我真的叫不出口。”

    他繼續瞪我。

    “你又沒有娶我,等你娶我的時候我就叫。”

    “那我娶你啊。”他說着,眉頭舒展開來,我摸着手上的戒指,聽着他的這句話,心口忽然一陣暖流滑過。

    “好啊。”我望向他,眼睛裏帶着星星:“那你不許反悔。”

    “那你不許逃。”他伸出手,將我攬在了懷裏,說:“每次抱着你的時候,都很有真實感。”

    “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很肉。”

    我哼了一聲,卻在他的胸前笑了。

    “笑什麼?”

    “感覺暖暖噠。”

    “傻樣。”

    我又朝孫遇玄的懷裏蹭了蹭,在心裏默默的說到,孫遇玄,我等着你娶我的那一天,只是希望那一天不要太久,還有,婚禮上不要再出現那座恐怖的紅色轎子。

    時間如果能禁止在這一刻的話,該有多好。

    “唉,對了,我現在纔想起來,既然你說你爲我守身如玉來着,爲什麼何若寧還要說孩子是你的。”

    “這重要麼?”

    “非常重要!”我異常肯定的說。

    孫遇玄假裝思索起來,說:“我可不可以把你這種在乎當作某種暗示?”

    “什麼暗示。”

    “你想和我滾牀單。”

    我白他一眼,說:“咱們兩個早都已經在牀單上打過滾了,有什麼好暗示的!”

    他聞言,忽然正經了起來,說:“何若寧陷害的,讓我誤以爲我真的跟她發生過什麼,在她告知了我她懷孕了之後,我推算了一下時間,感覺不對勁,於是找出那天所躺的牀單去做了檢驗,檢驗結果說……”

    他說到這之後,嘴巴忽的向我的耳朵靠近了幾分:“上面沒有……jy。”

    我聽到那兩個字時,只覺得耳朵都要燒了起來,就像是被人給放了一把火似的。

    “你好變態,連牀單都留着。”

    “因爲直覺告訴我,留着會有用。”他說的理所當然,臉不紅心不跳的。

    雖然孫遇玄來了之後,整個洞內的氣氛都緩和了不少,但是我還是覺得怪怪的,於是拉起了孫遇玄的手,說道:“我們出去吧,我不想在這裏呆了。”

    他嗯了一聲,然後跟我一起走了出去,他在下面接住我,我直接從高處跳了下來。

    誰知這麼一個跳下來的瞬間,竟然震到了腹部的傷口,痛的我直咧嘴,在孫遇玄的逼供下,我才終於說出了實情,告訴他其實白姑要劃開我的肚子。

    “你之前爲什麼不告訴我。”

    “因爲不疼了啊,我給忘記了。”我撒着拙劣的謊言。

    “這麼深的傷口,會不疼麼,而且到現在都還沒有復原。”孫遇玄嚴肅的說到,像是在氣我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其實我是怕她去找白姑,萬頃一個不人不鬼的東西都會被白姑傷到,更何況他。

    孫遇玄沒再說什麼,轉身朝山洞外走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