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0.一場幻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20.一場幻覺?字體大小: A+
     

    曉冉用的詞是我們而不是我,她的意思是,我不僅害死了她,還害死了其他的人?不,不是害死,她說的是拿他們當工具,我拿他們當什麼工具了,爲什麼我自己不知道。

    於是我又對空氣中喊着:“曉冉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明白,我拿你當什麼工具了,我怎麼害死你了?!”

    “你應該下十八層地獄,你個惡魔!”說到這,那聲音忽然哭笑了起來,說:“不,你下不了地獄,因爲有那個人在,所以你下不了地獄,但是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你會死在他的手裏,我要等到那一天,我要等……”

    曉冉的聲音到這裏後,便戛然而至了,一切就像我做的一個荒唐的夢一樣,所以曉冉口中的工具是什麼意思,所以她口中的那個人是誰,那麼曉冉呢,到底是活着的,還是死了,到底是有意識,還是沒意識,她怎麼會突然的說了這麼一段的話,又不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費力的將棺材板移了回去,然後這纔有時間去看自己的墳墓,我站在棺材前,心裏控制不住的忐忑,如果我打開了這口棺材,發現裏面有一具跟我一模一樣的屍體該怎麼辦,又或者其他恐怖東西,但人就是這樣,越害怕什麼就越好奇什麼,所以我踮着腳尖,走到了棺材跟前,深吸一口氣後,手終於扶上了棺材板。

    我定了定心神之後,猛的一推,棺材板便隨着動作落了下去,我緊閉着雙眼,在棺材板落地的那一刻才終於睜開。

    然而,在看清楚棺材裏的東西的一瞬間,我只覺好像有一隻手忽的捏住了我的膽囊,並將它用力的擠壓着,因爲棺材裏面躺着的那個人,赫然是我奶奶!

    我腳下不穩,忽然一個踉蹌,手朝棺材裏伸了進去,竟然不偏不倚的按到了我奶奶的的小腹上,霎時間,溼*膩的觸感從手掌處傳來,讓我噁心的頭皮發麻,幾乎要吐了出來。

    我立刻將手掌抽離,只見上面粘着腐壞的組織,但不過一會兒時間,我的注意力便變不在惡不噁心這件事上,而是奇怪我奶奶的肚子爲什麼是空的,爲什麼我可以把手伸進去?

    就在我疑慮未消的時候,棺材裏的奶奶嘴巴里忽然發出了聲音。

    ‘咯嘣嘣……’

    ‘咯嘣嘣……’

    “啊!”我不受控制的尖叫一聲,正要往後退,卻一個踉蹌,狠狠的跌在了地上,我感到有手指在掐着我的人中,那手指十分的冰涼,將我激的瞬間清醒過來。

    當看到面前的那個人時,我差點抱着他的脖子痛哭出聲,孫遇玄,你怎麼現在纔來,嚇死我了!

    不對,這裏是薛家墓羣,孫遇玄不能進來的,我反應過來之後,趕忙驅趕孫遇玄道:“你快點出去,這是薛家墓羣,你不是不能進來嗎,快點出去,會對你有危害的!”

    我朝孫遇玄喊道,但他卻無動於衷,反而撫了撫我的額頭說:“沒有發燒,怎麼淨說些胡話,被嚇傻了嗎,一個人躲在這裏幹嘛?”

    “咦?”我疑惑出聲,隨後才擡頭越過孫遇玄的肩膀查看周圍的環境,我這才發現,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竟然是通往薛家墓羣那條甬道的入口處,我怎麼還在這裏,我明明跑進去了啊,而且我現在渾身都疼,足以見得我剛剛所經歷的一切,並不是我主觀臆想出來的!

    “我怎麼會在這。”

    “你在這好長時間了,我怎麼叫你你都不理,要不是你還有呼吸,我真以爲你死了。”孫遇玄伸手颳了刮我的鼻頭,然後抓起了我的手,指着我手心處那個棗核留下來的傷口,問:“這裏是怎麼傷的?”

    想起萬傾,我忽然激動的抓住孫遇玄的兩條胳膊:“你怎麼樣了?我都快擔心死你了,我怕三爺去別墅的時候發現了你,然後乘人之危。”

    “三爺?”孫遇玄疑惑出聲:“上次他不是已經確認了別墅沒有他要的東西,並且以後再也不會來了?”

    “啊?”這麼說,我又幹了一件壞事,三爺都已經說不會去別墅了,但我卻又把他個給引了過去,真是的,這麼好的消息孫遇玄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於是我將這短短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盡數告訴了孫遇玄,事情之多,以至於我都不相信這只是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孫遇玄聽完之後,眉頭不由得緊鎖起來。

    “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現在怎麼樣了?”我追問道。

    孫遇玄將我的腿平放在地上,我這才後知後覺的感到腿部麻木,他的手朝我的腿上按了按,瞬間舒服了許多,在此之前,我是萬萬想不到孫遇玄會如此的放下架子,體貼入微。

    “好了,和萬傾打完之後,我的自我復原能力變的比之前強了不少,或許過上一段時間,我只要稍事休息就能夠完全恢復過來。”

    “你爲什麼會突然變身了?你現在是不是能隨便就變成昨晚的那個樣子?”

    “變身?”他的言語裏帶着疑惑。

    “對啊!”提到變身,我瞬間激動的向他比劃着,說:“就是穿着一身黑色的披風,披風有五六米長,而且還有護甲,特別霸氣的那種。”

    孫遇玄不知所云的提起眉頭,然後搖搖頭說:“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得!對牛彈琴,虧我還如此的繪聲繪色,看來,孫遇玄也贏得稀裏糊塗的。

    “那你怎麼贏的,總該記得吧?”

    “他點點頭說,記得,但我當時好像沒有什麼別的變化,我沒注意。”

    提起萬傾,那個不安因素,他可明說了,說下次見面的時候會殺了我,於是我問孫遇玄:“你覺的,你能打過萬傾麼?”

    “說實話,目前打不過。”

    我聞言,不由得垂頭喪氣,立馬說道:“可你昨天都打過他了呀,都把他打的逃跑了。”

    雖然……

    雖然今天再見萬傾得時候,他已經是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了。

    孫遇玄聳了聳肩,隨意的說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但他給我的感覺,比芳百煞還要強大,只是他不像芳百煞那樣使盡渾身解數,他還是有所保留的。”

    我聽孫遇玄這麼說,鬱悶的哦了一聲,如果孫遇玄打不過萬傾,那萬傾沒了威脅,豈不是會更加的囂張,比如弄壞他棺材的這件事,指不定他要怎麼讓我們陪呢。

    孫遇玄的眉頭仍然鎖緊,他問道:“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關於我們兩個之間的事。”

    “我們兩個?”我聞言,心中一凜,他話講的這麼嚴肅,不會是要跟我分手吧。

    孫遇玄見我一張怨婦臉,原本緊繃的表情卻忽的笑了出來:“想什麼呢。”

    “你是不是要跟我分手?”

    “該擔心分手的人,是我。”

    我看着他,不解,難不成他是覺得我不夠堅定麼,他的臉又迴歸到嚴肅的模樣,隨即,淡淡的說:“每次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我都不能及時出現,只有事後才能找到你。”

    我拉住了他的手,說沒關係:“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着急着想要救我,但是你也說過,我們之間的聯繫越來越弱,這是沒有辦法得事啊,你別多想,我可以自己救自己的。”

    他伸手覆蓋住了我的手,眼神凝視着我的手,實則在思考:“我們之間的聯繫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就自己變弱,應該是有人在從中作梗,刻意阻撓我們。”

    他見我一副不知所云的模樣,提醒道:“那張婚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