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9.爲什麼要害死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9.爲什麼要害死我字體大小: A+
     

    就在我發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肩膀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立即回頭看,然而在回頭的那一瞬間,我被嚇得不輕,因爲我的身後根本就沒有人,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無影在裝神弄鬼,不,他本身就是鬼,但他實在沒有理由這麼玩我!

    於是我對着空氣大聲的喊道:“無影,你別再嚇我了,我真的要生氣了!”

    但是我的喊聲只是飄進了虛無的空氣之中,根本就沒有人迴應我,天空之中的紙錢依然打着旋的落了下來,就像是六月飛雪,帶着淒涼與詭異,所有的屍體就這麼靜靜的看着我,眼睛一動不動。

    此時,我不禁有些慶幸,慶幸猶豫距離的緣故,我並不能清楚的看到他們的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些,比如他們一動不動的眼神,完全是我自己腦補出來的。

    我看着那完好的墳丘,實在不知道他們是從哪出來的,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沒有一點的徵兆,就在我準備再次試圖逃脫的時候,忽然從不遠處走來了幾個人,他們擡着紅色的轎子,轎子四種沒有遮蓋,只有最前方有鎏金穿插着紅色的珠簾。

    珠簾隨着擡轎子的人左右虛浮的搖晃,就彷彿擡轎子的人是走在軟軟的海綿之上,又或者說沒有腳更加的貼切,我見這陣仗,明擺着是過來拉我的啊!

    我嚇得腿軟,立即想要轉身走人,但我的腳卻像被黏在了地上一般,根本就動不了,只能看着那轎子一點點的朝我走過來,這紅分外扎眼,忽的讓我想起來我跟孫遇玄第一次見面的場景,當時他就是坐在大紅轎子裏,掀起流蘇簾,朝我伸出了他分外蒼白的手。

    然而就在外我愣神的期間,只感覺渾身一輕,回過神的時候盡然看見自己坐在了轎子上,可我還沒有反抗呢,怎麼就坐了上來?

    轎子依然輕飄飄的,就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船一般,讓我有種我的身體毫無重量的錯覺。

    我側頭,這才從近距離看到了擡轎人的面貌,只見他們穿着一身黑,領口是老舊的紅色,頭戴高高的圓筒黑色氈帽,末尾是尖的,尖端掛着一個紅色的流蘇球,隨着挪動,流蘇卻一動不動,看起來分外的死板。

    他們的臉上如同塗着白麪,蒼白之下是一片片的紅斑,眼圈漆黑,死氣沉沉的眼珠一直目視着前方,我立即收回了目光,然而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竟然被擡到了最前方,繼而,所有的屍體再度死氣沉沉的轉了過來,面對着我。

    由於我整個人來到了最前面,所以能夠看到先前沒有看到的人,只見曉冉旁邊,赫然站的是我的姑姑,我頭皮一痛,百思不得其解,曉冉的屍體在這裏我倒能理解,但問題是,爲什麼姑姑也會在這,姑姑根本就沒有死啊!

    我又往旁邊看去,竟然看到了我爸爸還有我爺爺!好像,所有的人都湊齊了,不論是活人還是死人!

    不,還有兩個人沒在,一個是我奶奶,而另一個,就是我媽媽!

    我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我只知道我在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身上冷不丁的抖了一下。

    就在這時,空蕩蕩的空氣中又走來了另一對人馬,也是一個大紅色的轎子,然而與我不同的是,那座轎子的周圍是厚重的紗幔,偶爾會飄起來,卻看不清裏面有沒有人,又坐的是誰。

    不到一會兒,那轎子便來到我的身邊,恰好這時,一陣陰風吹過,轎子上的紗幔被輕飄飄的吹了起來,但只是掀了一個角,我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緊緊的盯着那個被吹起來的角。

    入眼的是一片扎眼的紅,幾乎要和轎子融爲一體,而好巧不巧,這段被掀起來的紗幔剛好擋住了那人的臉,我只看到了一截細長的脖頸,以及一隻隨意的攤在衣服上修長的手。

    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眼,但我立即看了出來,這是一隻男人的手。

    男人?

    我心裏猛的一陣空落,這不會是要成親吧,這些站着的屍體是過來給我們做見證,或者是慶賀的?

    屍體,紅色衣服……這讓我不由得聯想到那個剛剛消失的男人,萬傾!

    不,應該不是他,轎子裏的人是無影,都比是萬傾的機率要大,我不知道這已經是第幾次我想到無影了,平時不想見他的時候,他總是在眼前晃來晃去,但是今天,我叫了他那麼多次他都沒有出現,這不奇怪麼?

    說不定,他就在面前的轎子裏,情況特殊,導致他一隻都沒有理我,但是,如果轎子裏的人真的是他的話,那麼現在這副場景預示着什麼呢?

    我越想越緊張,心臟在胸腔裏不安的跳動,最後只能靜觀其變。

    就在這時,擡轎子的人忽的伸出白慘慘的手拉開了我面前的珠簾,隨即,身旁的紅色轎子也被拉開了前方的紗幔,紗幔被打開的那一瞬間,我看到面前的‘屍體’們竟然都露出了恭敬的表情。

    無語的是此時我所在的位置與那紅色轎子是平行的,所以我沒法看到裏面的人長得什麼樣,那感覺就像是有貓在抓一樣,看向那轎子的時候,總會覺得冷,彷彿那轎子裏面裝的是冰塊一般,有種十分陌生的感覺,這樣莫名的陌生感,讓我恐慌。

    面前的一衆屍體見狀,全部跪在了地上,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但是屍體的關節根本就不能活動,他們是如何跪下的,此時我腦海裏的疑問已經累積的快要爆炸了,又恰逢面前的屍體全都跪了下來,於是支起身體,利落的向地下一躍。

    我這一躍,恰好躍到‘我’的墳墓前,剛準備回頭看,卻被人在身後用力一推,以至於我的頭撞到了面前的墓碑上,額頭登時流出了血,我怒氣衝衝的轉頭,然而轉頭的那一瞬間,身後只剩下空蕩蕩的黑,夾雜着縷縷像灰塵一樣的白色的煙氣,就好似方纔所發生的一切只是我的錯覺。

    我立即站起了身子,一個個墓碑僵直的林立着,彷彿一個個僵硬的死屍,我頭皮不由得一陣發麻,難道說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只是我的錯覺罷了?!

    不,不是錯覺,因爲先前的一座座墳丘,此時儼然變成了一口口烏黑的棺材,而每個棺材前,都擺着墓碑,我來到了曉冉的墳前,準備將她的棺材打開,如果曉冉在棺材裏面,那就說明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是存在的,如果曉冉不在裏面,那就說明,我現在依然處在幻覺之中。

    我定了定心神,將手扶住棺材蓋的邊緣,用力的一推,棺材蓋便哐的一聲掉落在地上,而棺材裏面,就躺着曉冉,她依然是我先前見到的那副模樣,只是此時已經閉上了那雙毫無焦距的眼睛。

    我不免嘆息一聲,對曉冉說了一聲一路走好。

    然而我話音剛落,半空之中便傳來了一聲涼涼的抽噎聲,聽的我渾身狠狠一毛:“姐……”

    這一句飄渺的‘姐’,正是曉冉的聲音!

    我立即低頭看了看面前的屍體,發現屍體的嘴巴並沒有動,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姐……”這聲音再度傳來,伴隨着若有若無的嗚咽聲:“你爲什麼要害我,爲什麼要害死我……”

    “我沒有,曉冉我沒有害死你!”我朝着空氣大聲的喊道,我不希望她到死了都在誤會我,還一口咬定是我害死了她。

    但她完全沒有把我的話聽近耳朵裏,而是依舊涼涼的抽噎道:“你爲什麼要害死我,爲什麼要把我們當工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