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7.根本沒有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7.根本沒有人字體大小: A+
     

    如果孫遇玄的屍體在萬傾那裏的話,爲何我在之後,就從來沒有見過?況且,萬傾也根本就沒有提過,如果孫遇玄的屍體真的在他那的話,我想折磨他的屍體,會比折磨他的鬼魂來的更簡單有效。

    都這麼長時間了孫遇玄還沒有來,估計是不會來了,主要我就算現在逃了出去,也沒有交通工具啊,難道說要我走着回去嗎?

    “萬傾,可不可以告訴我,你這麼做得目的是什麼。”

    “不可以。”

    “爲什麼這麼多人,你偏偏找上了我?”

    “你符合條件。”

    “那……你說的要用我的血染紅棺材,是什麼意思?”

    他聞言,盡然沉默了,我以爲是我惹怒了他,正盤算着要如何應對他的突發攻擊時,他卻突然站了起來。

    他嚴肅的繃住嘴角,說:“我休息好了,今天的一切就當作沒有發生過,下次再見面的時候,該殺,我一樣會殺了你。”

    他說完,便消失了,身邊瞬間如同掀起了一陣冷風,凍的我直打哆嗦,難道說,其實他今天來救我的目的就是爲了殺了我,或者放我的血,但由於我無意間的一個舉動,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思索片刻,發現偌大的山洞裏面只剩下了我一個人,我不由的開始發愁,這要讓我怎麼回去啊?難不成真的走回去麼?

    我剛要提腳走出山洞,便聽到有悉悉簌簌的腳步聲傳來,大概有兩三個人,我一聽便聽出來了,那羣人肯定是白姑。

    果不其然,黑暗中那個蒼老的聲音開口說了話:“你們都屏住呼吸。”

    她話音落下後,整個山洞裏靜的連根頭髮絲掉到地上都能聽到似的,我也知道我這會兒應該屏住呼吸,但是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我一下子沒有憋住,呼了出來,白姑立即耳尖的聽到了,然後說了句就在裏面。

    我肯定不能就站在這等她們來抓我,於是就往裏面跑去,我這一跑,白姑她們立馬加快了速度,前面就是死路,我總不能跳到深坑裏去吧,跑着跑着,我下意識的擡頭看,這麼一擡頭,便看到了那條通往薛家墓羣得甬道。

    眼見着白姑她們越追越近了,我只有這條路可以走,不是說着條道只有薛家人能夠進來麼,所以白姑她們應該進不來,倘若姑姑進來了,打敗她的信心我還是有的。

    打定主意之後,我便踩着石頭爬了上去,雖然受了傷,但是在這種時刻,哪有時間嬌滴滴的喊上一聲疼,只能咬着牙克服。

    我爬到洞口之後,並沒有急着進去,而是蹲在洞口觀望,這樣一來,我有足夠的時間差可以往甬道深處逃跑。

    白姑她們停在了洞口底下,從我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她們的腳。

    姑姑說:“她跑到哪裏去了?”

    白姑的耳郭擴了擴,說:“上面有呼吸聲。”

    該死的!我在心裏咒罵的一聲,真恨不得把白姑的耳朵給她堵起來,這也太靈敏了吧!

    然後我聽到她們往上攀爬的聲音,嚇得立即往裏面跑去,白姑她們不一會兒就趕了上來,大頭陣的是白淺,在中間的人是白姑,而姑姑就是殿後的那一個。

    根據姑姑的話可以判斷出來,她似乎沒有來過這,要不她也不會不知道,這上面有一個通往薛家墓羣的甬道了,但是,我總覺的姑姑應該會知道些關於薛家墓羣的事。

    於是我就一直往下跑,白姑她們一直在身後窮追不捨,不知道跑了多久,白姑她們仍然沒有減速絲毫,我真懷疑白姑到底是不是個老太太,爲何體力會這麼的好。

    跑着跑着,我心裏面有個預感,不能再往下跑了,再往下跑可就真的跑到墓羣裏面去了,我可不想下去,於是我停下來回頭看,長長的甬道之中一片空蕩蕩的黑,哪裏還有什麼白姑!

    我心裏忽然猛的咯噔一聲,心裏涌上來了一個不好的預感,爲什麼在甬道這場追逐中,我沒有聽到白姑她們發出任何聲響,甚至只有我一個人粗重的喘息聲,而白姑她們靜的就跟不存在似的。

    我心中一凜,像是忽然被一隻冰涼的手指戳到了脊樑骨,剛準備逃,腳腕上卻猛然一涼,我直接摔倒在地上。

    鬼拉腳!

    我的手扒着地,想要站起來,卻抵抗不過坡度,咕嚕嚕的滾落了下去,在滾下去的那一瞬間,我的心裏只盤旋着這兩個字,完了!

    饒是我已經盡力去阻止這種下滑趨勢,收效卻依然甚微,那種感覺就像有個人在身後將我往下踢似的,身上疼的發軟,沒有絲毫的力氣。

    不到一會,我便灰頭土臉的掉到了墓羣之中,飛起的灰塵嗆的我使勁咳嗽,當環顧了一下墓羣全景後,我不由得腿部發軟。

    一座座小山丘之前,都安安靜靜的立者黑色的墓碑,還冒着縷縷白色的煙氣,朝遠處看去,只見那一片地方發着幽藍色,藍色之中還帶着些血紅色,單是這詭異的顏色,就讓我渾身發冷。

    我見狀,想要立馬爬出去,好奇心害死貓,我可沒有那個膽量一探究竟!

    然而,那個‘引’我進來的人,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我出去,我不過剛擡腳,便狠狠的摔了個狗吃屎。

    我害怕的大聲朝黑洞洞的空氣中喊道:“誰!無影是不是你!要是你你就吱一聲!”

    如果‘引’我來的人真的是無影的話,我至少不會像現在這麼害怕,但如果那個人是別人,那麼他的目的就有待商榷了,說不定,是將我埋進墳墓裏?

    我腦洞越來越大,腿也越來越軟,空氣中依然沒有人迴應我,但是腳腕處卻一直拔涼拔涼的。

    “到底是誰!別給我裝神弄鬼!想幹什麼就直說,不要嚇我!我害怕!”我大聲喊叫着,來給自己壯膽,然而膽沒有壯多少,反而越來越心慌。

    就在我再次試圖逃跑的時候,前方那個可以讓我逃跑的甬道,此時卻傳來了跳躍聲,我心一涼,立即意識到又有東西進來了!

    前有狼,後有虎,看來我是要被堵在這裏了,反正逃也逃不掉,倒不如看看能出什麼幺蛾子!

    這時,只聽到突突的跳躍聲越來越近,山裏的空間很空曠,所以那個不明物每跳躍一下,便傳來悶悶的回聲,如捶悶鼓,以至於我整顆心臟都跟着慌張的跳動,好像被人拴了一根線似的。

    忽然,那跳躍的聲音停了下來,而且停了好一會兒,我正在納悶呢,忽然一個人影從山洞口蹦了出來,直直的降落在了我的對面,我與那‘人’臉對臉,等式嚇得都如篩糠。

    只見那‘人’雙頰凹陷,顴骨尤爲突出,眼圈漆黑,白濛濛的眼睛像死魚一樣絲毫不聚焦,她的牙齒爆了出來,肚皮處被打開了一個長口子,黃色的脂肪裸露在外面,還有腸子從中掉了出來,有些還拖到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的我,是又恐懼,又想吐,這人不是曉冉,還能是誰!

    但是曉冉才死了沒有幾天,爲什麼會脫水脫的這麼嚴重,看來萬傾說的不是假話,曉冉確實屍變了,並且,還來到了薛家墓羣,那麼姑姑她們爲什麼會沒有跟過來?

    曉冉的指甲烏黑,皮膚也發青灰色,頭髮乾枯而炸起,看起來狼狽又駭人。

    我們就這麼對視了一會兒,我不確定她是否能看得見我,一聲曉冉的曉字還沒有說出口,她便呼地朝我伸出爪子,我這才發現她的指甲上竟然帶着血跡!應該是姑姑她們留下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