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6.與他的談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6.與他的談話字體大小: A+
     

    其實我也不是爲了救萬傾,我就是害怕他受了消魂釘之後會掉下來,到時候我們兩個誰都走不掉。

    當身後那衫沉重的門終於閉合之後,我才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差點以爲我真的要被白姑給開膛破肚了,不管萬傾的目的是啥,至少他救了我,而且他受了傷,也不能限制玩手上的能力,從他手中逃脫可比從白姑手中逃脫要容易的多了。

    但是總這麼逃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總有一天我會沒有這麼好運,導致我逃脫不了,還是得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但是現在我肚子裏的那個東西已經不見了,白姑她們應該不會再找上我了吧,不對,她們還不死心的要刨開我的肚子,看看裏面究竟有什麼,可就算我肚子裏真的有什麼,也不可能讓曉冉死而復生啊!

    萬傾撐着最後一口氣,將我帶到了山洞裏暫且藏身,但是萬傾現在受了重傷,這山洞完全就是個死衚衕,如果白姑她們趁勝追擊,我們豈不是連逃跑的餘地都沒有?不對,這個時候還談什麼我們的,我要先走了,萬傾會怎樣和我沒有關係,死了纔好,這樣就沒有人威脅我和孫遇玄了。

    想到孫遇玄,也不知他現在怎麼樣了,如果他身體恢復了,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來找我,可是他沒有,那就說明他現在依然處在危險之中,或許他現在正在試着找我,但是沒有找到。

    都是萬傾害的!我剛剛盡然還下意識的給他擋了消魂釘,真是作死!爲什麼不讓白姑釘死他。

    “你在那偷偷罵我什麼呢。”

    我聞言,立馬頂嘴道:“誰偷偷罵你了,我光明正大的罵你,就應該讓白姑把你給釘死,你害的孫遇玄到現在還生死未卜呢!”

    “剛好,我們的想法一致,早知道你這麼不領情,還不如讓你死了算了。”他的手伸進了帽子中,摸了一下後脖頸處,沾了一手的血,他緊抿着嘴角,不知道是怒還是痛。

    他一用狠力氣,便將脖子上的那枚消魂釘給拔了下來,我這纔看清楚那個所謂的消魂釘長得是什麼模樣,然而看到的那一瞬間,我不由得有些失望,因爲那不過是一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棗核!

    萬傾大概是發現了我臉上鄙夷的表情,把棗核扔到了地上,說:“這不是普通的棗核,一旦排成了七星陣,我就沒命了。”

    “不過她們一時半會也趕不來。”他咬着牙,把肩膀處的那一顆棗核拔了出來,說:“我剛剛把刀插到了屍體的眉心,讓那屍體屍變了,她們現在應該在忙着處理那個屍體。”

    我回憶了一下,這才理解了白淺那個驚恐的表情,估計在刀插到曉冉眉心的那一刻,屍體出現了某種變化吧,雖說死者爲大,但是姑姑她們的咄咄逼人,讓我連僅存的那一絲溫情也消失殆盡了。

    現在我沒有這個能力,一旦我有了那個能力,我一定會將她們施加給我媽媽的痛苦,乘以百倍還給她們,我要從姑姑的口中,知道當年的一切!以及我媽媽的下落!

    原來一個普普通通的棗核就能這麼厲害的,那麼以後如果萬傾再抓我的話,我是不是就可以用這種方法的來把他制住了,或者把這個方法告訴孫遇玄也行。

    萬傾將帶着面具的臉轉向我,提起嘴角,將我的幻想無情戳破:“別想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你不行。”

    我聞言後,心想着剛好白姑她們現在也脫不了身,我可以乘着這個絕佳的機會逃跑,於是在萬傾低頭的瞬間,我立即拔腿就跑,然而還沒能跑兩步,身後的萬傾便沉沉出聲:“站住。”

    呵呵,怎麼可能!

    然而我再出腳的時候,盡然雙腿一軟,撲倒在了地上,那枚棗核還嵌在我的手掌裏,沒來的急拔出來,這麼往地上一摔,棗核便更深的插了進去,疼的我狠狠的擰住了眉頭。

    看來萬傾雖然受了傷,但是能力卻並沒有減弱,以至於輕而易舉的就控制住了我。

    “過來。”他命令道,估計是命令別人習慣了:“把我背上的棗核取掉。”

    “你自己取,我要走了,你這麼壞,我幹嘛幫你,我告訴你萬傾,我今天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才放你一馬,等到下次的時候,我絕對不會這麼容易的放過你。”

    雷聲大,雨點小,估計就是形容的我這種人。

    “哦?這麼巧,我也是這麼想的,如果不是看在你剛剛救了我的份上,我現在就喝了你的血補充體力。”

    一聽到他說要喝我的血,我立馬就被嚇的噤若寒蟬,深怕他原形畢露,在這就把我給咔嚓了!

    我不想去,但是腿腳卻不聽使喚的朝他走了過去,萬傾並沒有急着讓我給他把棗核拔出來,而是拉過了我的手,嘴角忽然揚起了一個不帶侵略性的笑容。

    “你做什麼都像這樣麼?”

    “啊?”我不懂他的意思。

    他撇撇嘴,一臉不屑的說:“做不到點子上。”

    我聞言,立馬氣的火冒三丈,雖說是條件反射,但我也確實幫他擋了一下啊!這人也太不知好歹了吧,也對,這種變態怎麼可能會知道好歹!

    他一用力,便將我手心裏的棗核拔了出來,然後說:“表現還不錯,下次吸你的血時,我會盡量輕一點。”

    我瞪着他,奈何手上卻無法動彈:“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又爲什麼會來救我?”

    “我得東西別人不能碰。”他抿脣:“這麼髒的刀劃過你的皮膚,我怕我喝你血的時候,會吐出來。”

    我聞言,對他的話不爲苟同,如果他真的是怕我血液變味的話,早就不會喝了,因爲我的血裏不知道進去過多少髒東西!

    “我幫你拔出棗核就可以走了吧。”

    “我想你並不會把它拔出來,而是會把它往裏面再插進一些。”

    我對他的話嗤之以鼻:“卑鄙的人果然喜歡把別人看的跟他一樣卑鄙,雖然我是個女的,但我也不會趁人之危,還有,你確實很厲害,所以麻煩您高擡貴手,放過我們平民老百姓,我們鬥不過你!”

    “斗的過。”他弓起背,爲了方便我把棗核從他的背上拔掉:“那個男鬼沒你想得那麼弱,要不我也不會這麼看的起他,跟他過招。”

    “不過,你們弄壞了我的東西總得陪吧?”我的手剛摸到那顆棗核,便楞住了,因爲那個水晶棺對於萬傾來說,應該意義非凡。

    他見我沒有動作,繼續說:“你知不知道那個棺材對我來說意味着什麼?”

    我感覺到他的聲音明顯變冷了,說不害怕是假的,因爲我感覺他是真的生氣了。

    “你的棺材對於你來說很重要,難道我們的命對我們來說就不重要了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要你的命?”

    這下,換我愣住了,結果他想了想,說:“不過也差不多。”

    我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然後拔出了他的棗核,說:“玉佩我也不要了,你喜歡就拿走吧,還有,如果你真的這麼喜歡我的血的話,我可以給你獻一點,咱沒必要這麼大動干戈的,我的仇家已經夠多了,不少你這一個!”

    他被拔了棗核之後,顯然好多了,隨意的靠在牆上,把玩着手裏面的石頭,說:“你現在不應該求我把孫遇玄還有他媽的屍體還給你們?”

    “你要是講道理,我也不會這麼頭大了。”

    孫遇玄他媽媽的屍體,萬傾是絕對不會給我們的,而孫遇玄的屍體,我懷疑,不在萬傾那裏,甚至可以說,我上次看到的那個血屍根本就不是孫遇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