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3.白姑受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3.白姑受傷字體大小: A+
     

    我看向陳迦楠,只見他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我也不好分辨我是不是把真相講出來了,但是從三爺的反應不難看出,他相信了。

    “三爺,實話我已經跟你說了,我之所以會說,是因爲玉佩已經被搶走了,而且搶走玉佩的那人太過強大,反正陳迦楠是沒有本事再拿回來了,三爺要是覺的自己有那個本事,大可以自己去搶回來,而爲難我們,一點用都沒有。”

    “搶走玉佩得人是誰?”

    “我不認識,我只能告訴你那個人是個男的,穿着一身紅衣服,帶着一張銀色面具。”

    三爺聞言後,便不再提出質疑了,估計是因爲他也見過萬傾。

    三爺轉了轉眼珠後,說:“楠楠,剛剛三叔的槍走了火,不小心打到了你,既然這樣,就在三叔家裏把傷養好。”

    估計是爲了防止自己再次被騙,所以三爺要通過這種方式將陳迦楠軟禁起來,軟不軟禁沒關係,只要能把陳迦楠的命保住就行了。

    三爺一定會帶我一起回別墅,呆在三爺身邊,至少不會受到白姑她們的威脅,在我看來,白姑比三爺要危險多了,至少三爺要的不是我的命。

    然而,陳迦楠剛被請走,身邊就有人過來通報了消息。

    “三爺,老太婆她們逃了,看守的人現在都已經中了毒。”

    三爺聞聲後,情緒上沒有太大的波動,而是從懷中掏出來了一個小瓷瓶,放到了那人手中,說:“把藥給他們撒上,她們應該逃不遠,不用追了,我把她抓了過來,就是怕她壞了我的是好事。”

    “陳三,我什麼時候逃跑了。”白姑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原來她根本就沒有走,而是躲在我們的視覺死角處,出來得人只有他,想必姑姑和白淺已經出了院子,在外面給白姑她們做接應。

    三爺呦了一聲,笑着說:“看來今兒你是不想走了?”

    “走當然要走,但是我要帶着你手裏的丫頭,一起走。”白姑說道,青灰色的眼睛直視着三爺。

    三爺使了個眼色,白姑身邊圍繞着的保鏢立即舉起了槍,三爺拄着柺棍,說:“恐怕你是帶不走了,還沒有哪個人能從我身邊把人帶走。”

    我聽三爺這麼說,不由的往他身邊靠了靠,如果我被白姑給帶走了,一定會死的!

    “那我只能搶了!”

    白姑話音一落,三爺的手下便同時開了槍,槍子的速度可想而知,然而不過就這麼不到一眨眼的時間,白姑竟然徒手接住了所有槍子,還有一粒打到了她的軟金鎧甲上,叮的一聲響後,便脫落了下來。

    白姑將手中的槍子通通甩了出去,手勁之大,以至於槍子顆顆的打進了那些保鏢的手臂上那些人吃痛,槍便從手中脫落了下來。

    白姑手上像是有磁鐵一般,五指一弓,手槍便被白姑吸到了手心裏,白姑雙手合併,用力的一糅合,那些做工精良的槍便盡數斷裂,瞬間,成了一堆廢品。

    白姑攤開手,渣滓從她手中簌簌的掉落下來,親眼看到這一幕的我,不由得目瞪口呆,這速度,早就已經突破人體極限了!

    三爺方纔還自信的笑容此時卻慢慢的垮了下來,甚至十分的嚴肅。

    我的心猛然被揪緊,在胸腔裏胡亂的跳動,看這陣勢,白姑很有可能會贏,如今我的一隻手臂已經受她控制,可以說,落在白姑的手裏後,我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了,只能任人宰割。

    三爺見狀,握緊龍頭,意識到是自己出手的時候了。

    三爺一句話也沒說,就掄起了柺杖,將龍頭朝白姑扔去,白姑用手握住,三爺立即轉動拐的杆部,龍頭立馬改變了形狀,長出了許多類此倒刺的刀片,勾住了白姑的手掌心。

    三爺用力的一拉扯,直接把白姑手掌裏的一塊皮給拉掉了,頓時,血淋淋的紅。

    白姑吃痛的微微蜷縮手掌,嘴裏罵道:“卑鄙的老傢伙,盡學一些歪門邪道!”

    “我看你學的法術也沒有用到正道上。”三爺對白姑的話嗤之以鼻,我在心裏深表贊同。

    說罷,兩個人便拳腳相加,三爺因爲有龍頭柺杖,致使白姑根本無法進不了他身,但由於白姑有黃金鎧甲護體,所以也沒有受到多重的傷,兩人鬥法的場景更加的驚心動魄,我只感覺整個地都在震動。

    白姑用胳膊肘夾住了三爺的柺杖,然後用另一條胳膊肘狠狠的撞向柺杖的杆子,堅硬的木杆此時竟發出了咔咔的碎裂聲,足以見得白姑的力氣有多大,但是,與此同時,有血紅色的液體從杆中流了出來,滴到了白姑先前便已經受了傷的手上。

    霎時間,只問道一股刺鼻的焦臭味,我扇了幾下,再度定睛時,只見白姑的手都被燙化了,有一截截的骨頭晾在外面,觸目驚心極了。

    但是白姑也不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人,傷的那麼重,卻連聲痛苦的呻吟聲都沒有發出來,便有條不穩的從自己口袋中拿出一捆金絲,邊和三爺打鬥,邊將三爺纏了起來,儘管三爺已經極力去躲,最後還是被捆了起來。

    三爺隨時都可能會撐破繩索,所以白姑便不再戀戰,而是抓着我的手就帶着我跑,我極力的把身體往後仰,腳用力的蹬着地來給自己增加摩擦力,那邊三爺已經有掙脫得跡象了。

    白姑見狀,手朝我後脖子用力一叩擊,我便渾身變的軟綿綿了,白姑將我駝了起來,吹了一個極爲響亮的口哨,在走到門口之後,事先已經叫好的出租車便停了過來。

    我被塞到了車裏,我雖然渾身不能動,但是意識卻是清醒得,有點像植物人一樣,睜着個眼睛,歪着個頭。

    “奶奶你的手怎麼了?”白淺在看到白姑血淋淋的手之後,被嚇到了,趕忙哆哆嗦嗦的給白姑上藥。

    “老不死的東西把我的手給弄成了這樣,我卻一點都沒有傷到他。”

    “奶奶,那個陳三這麼厲害嗎?”

    “他厲害個屁!”白姑惡狠狠的說了一句,氣的嘴巴都在顫抖:“我要想殺他,他早就死了,奶奶個熊的,不是個東西,我就算瞎了兩隻眼,也照樣弄死他!”

    司機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白姑,嚇得臉色蒼白,瑟瑟發抖,怪只怪他今天倒黴,拉錯了客人。

    姑姑在一旁說:“看什麼看,開你的車。”

    車子來到三爺擄走我們的地方,把我們放下了,我們換了車,一路疾馳,跨市,等到了盤山公路的時候,天色已經很黑了。

    我又被捆綁了起來,只是被捆住了上肢和下肢,肚皮處沒有捆繩子。

    白姑爲了防止再次發生類似上次的那種情況,把我交給姑姑她們之後,自己一個人封鎖了門窗,然後用毛筆沾着金漆書寫經文,寫完之後,還默唸咒語加持,並在幾個重要得方位掛了法器,佛珠之類得東西。

    在她做完這一切,唸完最後一具咒語時,最邊上那口裝有曉冉的棺材,突然傳來了砰的一聲響,隨即棺材板便應聲而落,我當時是站着的,便將棺材內的場景一覽無餘。

    先是聞到一股屍臭味,隨後便看見棺材裏的曉冉,皮膚呈青灰色,眼睛鼓脹,睜的老大,牙口突出,此時正不斷往外冒着白色的氣體,雙頰凹陷,活脫脫的一個木乃伊。

    姑姑見狀,忙對白姑說:“白姑你別念了,曉冉的屍體已經受不了了!”

    白姑走了過來,對白淺說道:“今晚,你給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