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2.玉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12.玉佩字體大小: A+
     

    我見狀,趁三爺的手還在我的肚皮上滑來滑去的時候,大力出手,一爪挖上了那個離我比較近的彪形大漢身上,我沒有想到自己那隻變了異的手會有這麼厲害,不過是輕輕一用力,就直接將那個男人結實的臂膀挖的稀爛。

    另一個保鏢見此被嚇的不清,趕忙送開了手,躲到了一邊,而三爺卻是一副臨危不亂的模樣,就在我要坐起身,對三爺故技重施的時候,三爺的手指卻在我小腹上的某個部位猛地一掐,痛的我渾身一縮,又倒了下去。

    三爺臉色凝重,微微轉頭,對陳迦楠說:“那東西呢?”

    “不在她這。”

    陳迦楠話音剛落,三爺便將手中的龍頭柺杖扔了過去,龍頭砸到了陳迦楠的顴骨上,瞬間就將陳迦楠的臉打出了血。

    三爺握住了我那隻變異了的手,說:“好,那我就先跺了她這隻手,在把她肚子刨開看看裏面有什麼。”

    “隨你。”陳迦楠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低下了頭。

    我見狀一擡腿,便將三爺踹到在地,然後迅速得爬了起來,然而還未跑兩步,便被拐杖拉住了腳,柺杖一用力,我整個人就跪在了地上。

    我顧不得疼,立即轉身,伸出手狠狠的劈向那柺杖,但是柺杖十分的堅硬,以至於我這一掌劈下去竟然紋絲不動。

    我見狀,朝三爺甩手,我甩手的動作純屬爲了防止三爺靠近,卻沒料到竟然從手背上甩下些許鱗片,如同飛鏢一樣插進了三爺的皮膚,三爺捏緊拳頭渾身一震,便把鱗片一片片的震了出來。

    三爺緊緊的吸着臉,看來是真的生氣了,他掄起柺杖,用裏的打向了我的肚子,柺杖帶着巨大的力量,以至於我被衝撞的腳尖離地,隨即雙膝跪在了地上,膝蓋處傳來碎裂的疼痛,但卻不及我肚子處的萬分之一。

    三爺把手放到了我的頭頂,臉色震怒,兇巴巴的擰在了一起,我跪在地上無法起身,只能費力的擡頭看着他,瑟瑟發抖,如同面對獵人的槍口的獵物。

    三爺扯了一下嘴角,手上猛的用力,彷彿要掐爆我的腦袋一般,我不知道他這樣的用意何在,難道也是爲了奪取我的記憶嗎。

    就在這時,一旁的陳迦楠突然脫離了兩位壯漢的束縛,並在一眨眼的功夫就將他們給擺平了,就在他準備朝我走過來的時候,三爺卻掏出一把鋥光瓦亮的手槍,指着陳迦楠說。

    “楠楠,你要是想逞英雄,那三叔就只有開槍了。”

    “你開吧,開槍之後,你就永遠都別想拿到你要的東西。”

    三爺嘆了口氣,我因爲被他給按住了頭,所以整個身體都動不了:“你說你小小年紀脾氣爲什麼這麼倔,因爲那東西,你爸你媽都死了,難道還不夠麼?”

    三爺說的像是真情流露,但心裏明白得人只會覺得虛僞至極。

    “你爸還有*死,你應該知道不是意外吧?”三爺說着,看了一眼我:“你爸你媽被孫遇玄他們一家給害死,現在你竟然還不顧自己性命救孫遇玄的女人,真是生了一副賤骨頭。”

    我聽完三爺的話,捕捉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陳迦楠的父母竟然是孫遇玄他們家人給害死的,怪不得之前陳迦楠提起他父母的死時,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給帶過了,那麼他那樣對孫遇玄,會不會是因爲要報仇?

    不對,就算是他要報仇,也不應該只對孫遇玄一個人報仇啊,我用手指抵着地面,爭取可以在關鍵時刻翻盤。

    三爺的話說的十分難聽,但陳迦楠卻不在意的揚脣微笑,說:“她本來就是一個無關的人,我救她,跟賤不賤沒有關係,反倒是你,一大把年紀還在給別人當狗,似乎你更賤一些。”

    三爺聞言,把槍下移,沒有絲毫的猶豫,看樣子是要射擊陳迦楠得腿,就在這時,我一個起身,用腿將三爺的腳腕一勾,他便整個人向後仰去,槍打了個偏,射到了牆上。

    然後我拽起還在發愣的陳迦楠,要他跟我趕緊跑,然而跑了幾步之後,他卻停了下來讓我先走,我鼻子靈敏的問道了血液的味道,低頭看去,只見三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開了槍,陳迦楠的整個後腰都被血浸溼了。

    “不行,你再堅持一下,我們快走!”

    “想走?”三爺此時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一步步的朝我們走來,嘴角掛着陰森恐怖的笑容:“好不容易把你們給湊齊了,你以爲我會這麼容易的讓你們走?外面全部都是我的人,我下了命令,只要有人跑了出去,一律掃射,你可以考慮考慮,還要不要走?”

    我扶住了陳迦楠,直視着三爺,說:“東西不在我們這,你又何苦爲難我們?”

    “哦?你知道我要的東西是什麼?”

    “我當然知道。”我的手扶着陳迦楠的背,感覺到有粘膩的血流了下來,縱使心裏不安,也得強撐下去,所以我比任何時候都要鎮定的看着三爺,說:“你要的東西,就在別墅的花園底下,你上次不是去了嗎,我以爲你已經知道了。”

    “花園啊。”三爺重複我的話說:“當時何若寧那丫頭說,花園底下有具女屍,女屍嘴巴銜了一塊東西,我可不信那丫頭會尋龍點穴的功夫,結果那丫頭,給我發來了探測數據,我看了一下磁場圖形,就帶上人準備去試試看。”

    三爺拄着柺杖,明明一大把年紀了,卻讓人在面對他的時候,害怕的發抖。

    “結果。”三爺握住柺杖的手狠狠的握了起來,說:“當天去的人,除了我,其他人回來之後都得了怪病,死完了,那丫頭估計是自己想下去看,但是怕會出岔子,所以拿我當她的試金石。”

    我聽完三爺的話,只覺的渾身的血液都在一點點凝結,看來,我完完全全的低估了何若寧,我一直以爲她不過是一個愛爭風吃醋的情敵罷了,但她卻膽大到,連三爺都敢騙,並且害的三爺損失了這麼多的人。

    那麼也就是說,何若寧早知道地下空間的存在了?難道她也在查找什麼?還有她的那句話,她說花園下面有一具女屍,是不是代表着她已經知道了棺材的存在?

    我越想越覺得恐怖,尤其是在想到何若寧的那張臉之後,感覺更加的恐怖,那麼一張不諳世事的臉下,到底隱藏着怎樣的一個人?

    陳迦楠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我怕再拖下去,他會失血過多而死。

    “今天我出門時,那塊地方塌陷了,說不定你再去查看一下,會有所收穫。”

    “我爲什麼要相信你?”

    “因爲我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陳迦楠死,實不相瞞,你要的那個東西,之前一直在我這裏,然後被花園底下的那個人給搶走了,現在花園塌陷,我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既然你知道,那你說說,我要的東西是什麼。”

    先前聽到三爺嘴裏冒出了‘塊’這個量詞,所以我只能孤注一擲,賭三爺其實也不知道陳迦楠手裏那個所謂得‘寶物’是什麼。

    “一塊玉,最開始只是一塊普通的玉,後來經歷了一些事,導致玉上顯露出了圖案,讓它變得不普通。”

    “帶圖案的玉……”三爺低低重複我的話,眼睛裏忽然綻放出精光,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鑰匙?”

    我看到三爺的嘴角慢慢揚了起來,顯然說明我賭中了,三爺根本不知道陳迦楠的那個‘寶貝’是什麼。

    但是,那寶物會不會真的就是玉佩?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