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09.沒有白掉的餡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09.沒有白掉的餡餅字體大小: A+
     

    “啊!”我尖叫了一聲,用手阻擋着他,說:“別過來啊!”

    那小女孩的媽媽趕緊把小女孩給抱走了,還不停的低聲訓斥她:“不要亂動姐姐,姐姐現在疼的很。”

    小女孩委屈的哦了一聲,大大的眼睛裏滿是眼淚,我在說出那句話的同時便已經反應了過來,面前的小女孩並不是那個叫我媽媽的女孩,但是我還是控制不住地害怕。

    那個小女孩爲什麼要叫我媽媽呢,我明明和孫遇玄什麼都沒有幹過,和其他人也沒有發生過什麼呀,怎麼會莫名其妙多出來了一個孩子?

    難道說是我肚子裏的東西的那個東西麼,但我的肚子也不顧,並且裏面的東西只有差不多拳頭大小,怎麼可能會是個孩子?

    拳頭大小……

    我頭皮一痛,忽然想到某樣拳頭大小,並且存活在肚子裏的東西——吞噬屍胎!

    我之所以一直沒有往那方面想,是因爲屍胎只是存活在死人肚子裏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我身上了,而且陳迦楠當時說的很明白了,姑父肚子裏的屍胎,是由姑姑跟姑父的屍體發生性關係之後生下來的。

    那麼,情況會不會是這樣,屍胎被毀之後,姑姑又製造了一個屍胎,然後將屍胎放入我的肚子裏面培育,所以她纔會一直給我餵養雞冠血。

    之前屍胎一直在孕育期,所以我沒有感覺,但是現在,屍胎卻長大併成熟了,難道說,我會被屍胎撕破肚皮然後吃掉?

    我渾身不由的發麻,這種感覺就好比肚子裏突然鑽進去了一隻蟑螂,然後蟑螂在其中不斷的繁殖一般。

    那我剛剛看到的那個小女孩,會不會就是我肚子裏的東西?

    時隔這麼久,我竟然又見到了那個小女孩,我原本以爲她只不過是一個幻覺,但現在,事實明顯的告訴我,這並不是幻覺,並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她又一次的出現了!

    也就是說,這個小女孩很早就把我認作了她的媽媽,可是她沒理由會無緣無故的叫我媽媽,那個時候我所經歷的事並沒有現在複雜,更不可能會懷孕了。

    我想來想去,想到了最可疑的地方,也就是在公交車上,那個在身後頂着我的男人,陳迦楠說那是他操控孫遇玄的魄所做的,所以會不會在那一刻,我就懷孕了?

    所以會有痛感,所以會流血?

    我的腦袋裏一團亂麻,整個人都快要崩潰,因爲我冥冥之中總有預感,事情不會就這樣的簡單,早知道我應該和小女孩多交流兩句,而不是把她給趕跑。

    我被送到了醫院,當醫生說我肚子裏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毛了,這怎麼可能呢,在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自己的肚皮此起彼伏的,就算沒有孩子,也應該會有什麼別的東西啊。

    我抓住醫生的手,有些激動得說:“不可能的,醫生你再仔細的查查,看看我肚子裏面有沒有類似肉瘤的東西。”

    “沒有。”

    “如果沒有的話,我怎麼會流這麼多血呢?”

    “你內分泌紊亂,排卵不正常,卵子沒有受精,子宮內膜脫落,造成的出血,只是量比較多,吃點藥調理一下就行了。”

    “不可能的,我能感覺到我肚子裏面有東西。”

    醫生大概覺得我有點煩,就把B超圖給了我,讓我拿上自己去走廊裏看,走廊裏光線不是太明亮,手裏的圖片也不太清晰,我湊近了看,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那粗糙的線條,縱橫的溝壑,看起來就像……

    就像一張老人得臉!

    我手一抖,手中的B超圖差點飛了出去,我又仔細看了幾下,只見圖片裏面光禿禿的,的確什麼都沒有。

    我捂着肚子,百思不得其解,再說,如果真的只是來月經這麼簡單的話,我又怎麼會疼的快要昏死過去,並且現在就已經不流了?

    先前送我來醫院的那家人已經走了,我還沒來的急好好謝謝他們呢,心裏感覺挺不好意思的,因爲我差點把她家的小女孩給嚇哭。

    我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所以就準備穿着病號服回別墅,然而,就在我剛踏出醫院門時,強烈的陽光直直照射在了我的身上,我再度的弓起了身子,胯間墊了小麪包,我能感覺到有潮水一股一股的往外涌。

    並且肚子裏的那個東西又開始躁動不安了,我都快要被折磨瘋了,醫生不是說裏面什麼都沒有麼,就在這時,忽然有人扶起了我,我沒有擡頭,艱難的說了一聲謝謝。

    然而,就在我擡起頭,看到陳迦楠的那一刻,整個人都愕然了,結結巴巴的說:“怎麼,怎麼會是你,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他言簡意賅的說:“來這看一個朋友,但是我看到你姑姑她們了,便想到你應該就在醫院裏,所以我一直在車裏等你出來。”

    我驚訝的嘴脣微張,我姑姑她們怎麼會知道我在醫院呢,或許是在來找我的途中看到了載我的私家車,因爲醫院裏人多並且嘈雜,所以她們在醫院外面守株待兔?

    按理說,白姑在上次被我給重傷了之後,不應該這麼快就再度上門找茬,所以由此可見,她們越來越着急了。

    “快上車。”他說的很小聲,可誰知他話音剛落下,不遠處得白姑忽的把頭扭了過來,然後姑姑也跟着扭頭過來。

    陳迦楠見狀,低聲說了一句糟糕,然後拉着我一路小跑到他停車的地方,而白姑她們也已經利用這個時間差上了車。

    陳迦楠說了一聲抓緊了,然後猛踩油門,幾個利落的轉彎,便上了高速路,白姑她們窮追不捨,開車得是白淺,她雖然技術不如陳迦楠,但是也差不到哪去,陳迦楠已經盡力的想要甩開她,但還是沒有成功,一向好脾氣的陳迦楠,此時竟然氣的想要砸方向盤。

    “我們去哪?”

    “不知道,現在只能隨便開。”

    陳迦楠給我拉了遮光板,邊認真的開車,邊語速很快的問道:“你的肚子怎麼了!”

    “不知道啊,等到甩開白姑她們的時候,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我快要痛死了。”

    陳迦楠繃住嘴角,便一言不發了,一陣風馳電掣之後,我們來到了荒無人煙的地方,到這種地方之後,什麼都一目瞭然,更別談甩開白姑她們了。

    就在這時,開着車得白淺忽然拿出了一把手槍,對準我們的車後胎砰的一槍,霎時間,正在行駛的車忽然失去了平衡,宛如失控的賽車一樣朝護欄處撞擊過去,我跟陳迦楠在車裏被摔得七暈八素,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白淺她們已經停在了我們得身邊。

    白淺手上的槍無疑是致命的威脅,一旦她用槍指上了陳迦楠的腦袋,我一定會乖乖就範,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便是將那槍奪過來,於是我顧不得腹部的疼痛,伸出手背上的鱗片以及指甲,便朝那手槍進攻去。

    然而我的手還沒有碰到那手槍,便傳來了劇烈的疼痛,就好像有一隻帶着尖刺的刑具在不斷的將我擠壓一般,我只感覺手骨筋盡斷,皮被一點點的割開。

    我渾身止不住得往下淌汗,艱難的擡頭,只見白姑淡然的站在陽光下,嘴巴里默唸咒語,霎時間,如同千萬根針一起扎進了皮膚裏,那種劇痛,讓我都想砍掉自己的手。

    白淺見狀,呵呵一笑,鄙夷的說:“天上沒有白掉的餡餅,你這麼大的人了,不會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懂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