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91.不肯罷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91.不肯罷休字體大小: A+
     

    我與孫遇玄紛紛回頭去看,只見說話的人正是白姑,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我不由得有些不理解,我還以爲她走了呢,卻不料她只是在等待時機,二虎相爭,好坐享漁翁之利。

    不知道白姑會不會提到無影的事,如果她說出我當時是清醒的情況的話,我就不好面對孫遇玄了,正因爲撒了慌,所以在見到白姑的哪一刻,我有些心虛。

    宋志勤一看是白姑來了,趕緊扶着孫書煜準備撤,而白姑雖然跟他們沒有什麼交情,但目的很明顯,她要保他們兩個。

    但白姑並不是慈悲心發作,而是想要把人清走。

    孫遇玄說:“既然白姑都發話了,你們兩個就滾吧。”

    宋志勤聞言,對白姑短暫的謝過之後,就扶着孫書煜離開了,白姑這次是一個人,估計姑姑和白淺她們正藏在一個地方觀看這一切,因爲白姑怕她們反而會成爲自己的負擔。

    手上的傷口還沒有癒合,清清楚楚的提醒着我,面前這個老太婆不是個善茬!

    “我且尊敬的叫你一聲白姑。”孫遇玄說着,向我踱步過來,微微舉起我的手,對白姑說:“這個帳,你想怎麼還。”

    白姑蒼老的脣部肌膚皺縮着,她緊緊的抿着雙脣,隨後說:“她是個禍害,我不過是爲民除害,相信你也看的出來,這丫頭手背上的東西,不是個好東西,一旦它成熟了,只怕金漆都派不上什麼用場!”

    “這樣的局面,當真是你所期望得?”白姑一臉狡詐,像是威脅又像是在反問。

    孫遇玄沒有回答白姑得話,這讓我不由得有些起疑,我一直都沒有考慮過穴口的好壞問題,它是我身上最後一個殺手鐗。

    可是經過煉骷的火焰,以及這次白姑金漆的洗禮,只怕它已經脆弱的不堪一擊了,而且,自從芳百煞和方白山的死去,我感覺穴口已經漸漸失去了它的作用。

    對於我們的一號大敵,萬傾,我的穴口更是派不上用場了,甚至那個萬傾有個比我大,比我易於操控的穴口。

    “我要的只是她好,而你觸犯了這一點,就是錯。”

    在這時,我插嘴問道:“白姑,你這麼對我,根本就不是爲了幫我姑姑吧,你絕對有你自己的目的。”

    “沒錯。”白姑點點頭,青灰色的玻璃眼瞧着我:“如果是爲了你姑姑,我怎麼會如此的煞費苦心?”

    “那你是爲了什麼?”

    “爲了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爲了什麼,又怎麼告訴你。”她笑着盯着我,說:“丫頭,你活的太久了。”

    我聽聞白姑的話,有些不知所云,白姑看出了我的疑惑,說:“你身邊的這位或許知道些什麼。”

    孫遇玄聞言,面無表情的看着白姑,我看不出他的想法,是默認,還是不屑?

    “一開始,我確實想除掉你,因爲我以爲你是我路上的阻礙。”白姑看向孫遇玄,毫不掩飾的說:“但後來,我發現你跟我是一路人,有些東西,還需要你的推波助瀾。”

    “抱歉,我跟你不是一路人。”

    孫遇玄冷言道,然後作勢要向白姑攻擊,白姑笑笑說:“除了剛剛那個鬼,還沒有鬼敢主動和我打。”

    白姑說完這句話之後,一雙黑綽綽的眼睛看着我:“姑娘,你跟他關係不錯啊,逃跑的時候,那抱得叫一個緊,到底哪個鬼才是你的男朋友啊?”

    她這麼一說,我立馬在心裏暗叫一聲慘了,這下子孫遇玄百分之百可以肯定,我剛剛在山上的時候欺騙了他,而且我當時說的還有模有樣的,他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一定會被氣死吧。

    也對,白姑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挑撥機會,她就想讓我跟孫遇玄鬧分裂,然後她好乘虛而入,現在曉冉死了,她們沒有辦法再用我的命去給曉冉過壽,但這並不代表着她會就此收手,她和姑姑,一定有更陰毒的辦法來要我的命!

    孫遇玄身上的黑氣凝聚成繩,轟然攻向白姑的胸膛,而白姑裏面穿着軟金鎧甲,所以她並不懼怕孫遇玄的攻勢,果不其然,前一刻還氣勢滾滾的煞氣,在與白姑軟甲相撞的同時,卻飄散而去,如用煙霧。

    “哎,你可比先前那個鬼弱多了。”白姑嘆了一口氣,故意挑唆道。

    而我,擔心的不是他們此刻誰能贏,而是我事後該怎麼對孫遇玄解釋,早知道現在會落得個這種進退兩難的境地,我還不如老老實實的交代呢,本來沒有什麼的,這麼一遮遮掩掩的,反而還跟有什麼了似的。

    白姑兩手開印,左右開工,抵擋孫遇玄的進攻,而此時的孫遇玄,只是一直嚴肅的繃着一張臉,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模樣。

    孫遇玄身上的黑色煞氣,與白姑手上的印相接時,就像冷兵器與大地相擦,迸發出了火星一般,看的我心一會提緊,一會兒落下,就跟坐過山車一樣的驚險刺激。

    其實白姑完全可以不用多此一舉,在這個時候插手,難不成她已經有了必勝的打算?

    就在這時,白姑的二手輕移擺出蓮花狀,她嘴中念着經文,彷彿無形之中安了個擴音器似的,連我都聽到頭皮發麻,更別說孫遇玄了,他好似被人忽地困住了手腳一般,站在原地捂着頭皮,他的臉一陣綠一陣黑的,我怕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變成一副青面獠牙的模樣。

    白姑唸經的口,卻忽地不動了,她對孫遇玄說:“現在還有逃的機會,我做的事情,可跟你沒有半點關係,但如果你想要給她陪葬的話,我也不攔着。”

    “我跟你走!”

    在她下一句經文即將要說出口的瞬間,我趕忙阻止道,白姑顯然有些驚訝我竟然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說這一番話。

    孫遇玄想要攔我,但他的腦仁還在陣痛着,最終只能作罷。

    我低着頭,乖巧的向白姑走過去,一邊走着,一邊求白姑不要再念經了。

    白姑看着我,滿意的說:“想通了就好,能想通的人才會少受罪——”

    白姑的話還沒說完,便戛然而止了,青灰色的眼珠微微愕然的瞧着我,因爲我並不是真的來向她求饒。

    在他和孫遇玄打鬥的期間,我艱難的捕捉到她身上的軟金鎧甲,看似天衣無縫,但其實在腋窩地下,有一節稍稍出來的金絲,或許那就是整件衣服的關鍵處,或許拉一下那地方,鎧甲就會脫落,少了這個東西做防護,白姑的能力將會大打折扣。

    所以,在白姑跟我說道理的瞬間,我便拉上了這裏。

    過不其然,在我狠狠一抽之後,整件衣服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軟軟的脫落了下來,然而我還沒有高興多久,那魚鱗一般的衣服進掉落在了我的胳膊上,瞬間把我的胳膊給纏繞死了。

    我再看像白姑,只見那軟金鎧甲依然在她的身上,而我胳膊上的這一節,便是從軟金鎧甲上脫落下來的。

    那東西就像螞蟥一般,狠狠的吸附在我的胳膊上,白姑不緊不慢的說道:“要想除掉它,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把你的皮給割了。”

    “就知道你個丫頭壞點子多,今天我也是讓你見識一下,爲什麼叫做薑還是老得辣。”

    她話音剛落,孫遇玄便拍地而起,從白姑的後方進攻,但是白姑只用稍稍動動嘴皮子,就能讓孫遇玄無力反抗。

    胳膊上的東西仍然不斷的往肉裏鑽,就像是一片片刀片,硬生生插進皮肉裏一般,此時,我的五指已經腫脹的如同饅頭,上面佈滿鱗片,活生生變成了一隻恐龍的爪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