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90.他們輸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90.他們輸了字體大小: A+
     

    該死!

    千軍一發之際,我竟然上前一把握住了銅錢劍,霎時間,如同握住了一塊烙鐵一般,滾燙的幾乎要燙爛我的手,我都能感覺到我的手立即起了一大片的水泡。

    但我還是用力把老頭的劍推開,老頭往後踉蹌了兩步,大概是沒有預料到我竟然會被銅錢劍給傷到。

    也對,我現在肚子裏有個陰邪之物,也就是說我整個人處在一種半人半鬼的狀態,難免會被銅錢劍所傷。

    “宋志勤你好卑鄙!”

    “管他卑不卑鄙,能傷到你們就行了,小丫頭,我看你也沒有磊落到哪裏去!”

    就在這時,他又伸出劍指向我,大概是發現這劍能傷到我便乘勝追擊,宋志勤纔不管什麼勝之不武的思想覺悟呢,他巴不得跟女人打,這樣他贏的打算就大的多了。

    “你真不要老臉,難道你以爲我是個女的就打不過你嗎?”我哼了一聲,已經做好迎戰他的準備了,但是孫遇玄根本就不給我這個小試牛刀的機會,立馬擋住了宋志勤的攻擊。

    也是,把我的對象換做孫書煜,就簡單多了。

    我立馬伸出了指甲,手指還是有些痛,大概是金漆留下的後遺症,就好像有人在硬生生揪我的指甲一樣,孫書煜在看到我的指甲時,眼神竟有些忌憚,像是嘗過我指甲得滋味一般。

    可我沒有挖過他啊,奇怪……

    孫書煜斜眼瞧我,說:“你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你管,只要能把你跟老頭趕走就行了。”

    “我不跟女人打。”孫書煜提脣,有些僞紳士的說道。

    呵呵,明明就是不敢跟我打,還在這裏死要面子活受罪,既然這樣,我也很樂意,一方面是因爲我並不能肯定能打過他,另一方面是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有些欠佳,如果真的打起來,我未必能佔到便宜。

    倒還不如站在一旁觀戰,關鍵時候還能幫孫遇玄抵擋幾招。

    孫遇玄和宋志勤處於不分上下的狀態,所以我就問道:“你們過來幹什麼?”

    “都說了找東西。”

    “找什麼。”

    “這個你別管。”他聳聳肩,說:“沒有義務告訴你。”

    “我看不是找東西,而是爲了別得吧,畢竟那個山洞裏可沒有什麼你需要的東西。”我冷笑着說,發現孫書煜也挑了挑眉。

    他說:“看來你對山洞倒是很瞭解呢,我稍稍向你透露一點,我在找祕密。”

    祕密?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如果是祕密,那麼他要找得是哪個呢,難不成關於我?

    我將話題轉爲正事:“你爲什麼這麼怕我得指甲?”

    “你哪裏看到我怕了。”

    “不怕?不怕就試試。”還好我身體夠敏捷,以至於在孫書煜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竄到了他的身邊,但我並沒有挖他,而是用指甲一溜劃下來,劃開了他襯衫得鈕釦。

    襯衫敞開之後,裏面是一個黑色二條t恤,我隨手一扯,他的背心就被我給扯爛了,只剩下幾片破布,隨着他的襯衫一起飄蕩,在他的肋骨之上,赫然有三道黑色的疤痕。

    其實我也只是猜測,沒有想到他得身上還真的有傷,這也就說明,那天我在放棺材的別墅裏找藥時,遇到的人就是他!

    是我誤會陳迦楠了,那個人其實就是孫書煜。

    我怎麼想都想不到那個人會是孫書煜,並且,他應該是在我去那房子之前,就在那裏了,所以他纔會有時間埋伏起來,怪不得孫書煜看我得眼神明顯不一樣了,那是因爲他在我手下吃過癟!

    我忽然感到無比的愧對陳迦楠,都那種時刻了,我還在懷疑他,我真的是太過分了,也難怪,陳迦楠之後的情緒會有點反常。

    因爲他很厭惡吧,厭惡這種付出卻得不到認可的感覺,一直以來,他都在用自己的行動,默默努力讓我們信任他,可是無論他做的再多,發生了某些事的瞬間,懷疑的那個人還是他。

    這大概就是,一個聰明人的悲哀。

    我心難安。

    孫書煜發現我知道了這個祕密,倒也沒有亡羊補牢的拉住衣服遮蓋,而是任由它敞着,痞氣更濃。

    “嘖,原來你這麼豪放啊,上來就扒男人的衣服。”他笑着,摸了摸棱角分明的下巴,說:“看來,你也想被我先吃個乾淨。”

    我完全把他的話當放屁,剛想質問他,孫遇玄卻從和宋志勤打架的場景中退了出來,然後掐住了孫書煜的脖子,讓他整個人都向後仰去。

    孫遇玄怒不可扼的說道:“孫書煜,你再給我說一遍!”

    “怎麼,事實你難道看不見,怎麼你身邊的女人都一個樣。”說完,孫書煜臉上露出不耐的表情,然而他沒得意多久,下巴上便迎來了一拳,霎時間,孫書煜的鼻血橫流。

    但是孫書煜仍然笑的張狂,他越是這樣,孫遇玄的怒火便燃燒的更旺盛!

    就在孫遇玄把孫書煜打的快要昏死過去得時候,孫書煜卻一手掐住了孫遇玄的心。

    他的手上抹着紅顏色得東西,對孫遇玄的殺傷力巨大,以至於孫遇玄渾身一顫,身體向前弓了過去。

    他之所以一直激怒孫遇玄,就是爲了讓他亂了分寸,從而能夠偷襲他嗎!

    果然是他們一貫的卑鄙作風!

    就在這時,一旁的宋志勤已經摩拳擦掌的想要一把除掉孫遇玄了,他咬破食指,在銅錢劍上書寫咒語,隨後空中默唸文字,隨即一劍朝孫遇玄扎過去。

    “不要!”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我根本無力阻止,心還在嗓子口揪着,便絕望了。

    然而,我的正後方卻傳來了一聲低笑,十分的有力,霸氣無比。

    他譏笑道:“呵,雕蟲小技。”

    我驚喜的回頭,發現孫遇玄就飄在我得正後方,他渾身縈繞着黑氣,白皙的臉上黑色得燒傷痕跡就像一朵極致妖冶得黑色玫瑰,他整個人,宛如盛開在夜幕之中的妖神。

    這樣的孫遇玄,令人陌生而窒息。

    他的脣角微勾,鋒利的像把彎刀,能夠輕易的挑破人的筋骨,讓人俯首稱臣。

    如果真正的孫遇玄在這的話,那麼宋志勤殺的那個是……

    我放眼過去,發現先前還在苦苦掙扎得那個‘孫遇玄’已然消失不見,而宋志勤的銅錢劍竟然插到了孫書煜的做腰腹處,孫書煜痛的咬緊牙關,整張臉瞬間白的像一張紙。

    這就叫做害人終害己,他們這完全就是自找的,壓根不值得同情!

    血從孫書煜握住劍的手中流了出來,點點滴滴,淹沒在沙土之中,他怒視着孫遇玄,像是帶着濃濃得仇恨一般,我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這麼恨孫遇玄,這事明顯就是他跟宋志勤事先商量好的,要不也不會這麼默契。

    宋志勤趕緊掏出藥給孫書煜上上,然後拔出了劍柄,上面血淋淋的。

    “竟然把我都騙過去了。”宋志勤說,語氣有些懊惱。

    他扶起了孫書煜,對孫遇玄說:“人已經受傷了,我也沒必要死磕,竟然你不讓我們進去,我們不進便是了。”

    宋志勤得語氣很強硬,完全不像一個落敗而逃的人,顯然他這個態度讓孫遇玄很不高興。

    他說:“想走,你以爲這麼容易麼,要不以後你豈不是說來就來,說走便走。”

    “那你想要我老頭子怎麼樣!”宋志勤困難的扶着孫書煜,整個人氣的臉都綠了,可是以前他佔上風的時候,對我們可是蠻橫的很。

    “跪下,磕三個響頭。”

    “年輕人勿呈一時之快。”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