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79.重見小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79.重見小十三字體大小: A+
     

    一直想知道真相的我,在知道的那一刻,卻沒有想象中的痛快。

    我甚至不敢追問下去,我不想讓關係變的更加尷尬,姑姑口中的承諾,以及後果,又是什麼呢?

    陳迦楠的那一句值得,註定讓我無法心安。

    我似乎不止一次聽到過別人說陳迦楠喜歡我,但我從來都沒有往心裏去,一是因爲陳迦楠對我很冷淡,我根本感覺不出來,二是因爲我選擇性的忽略,我不想兩個人的關係變尷尬。

    可是現在呢,我還能忽視麼?

    我在心裏一個勁的希望自己是在自作多情,如果可以,我永遠都不希望有天他會向我表白。

    這樣,我才能裝傻下去,我們之間,也不會連朋友都做不了。

    陳迦楠沒有再說話,而是冗自拿了醫藥箱,剪斷了我給他纏傷口的布,隨後,從醫藥箱裏找藥自己上。

    因爲已經是夏天,所以他穿得是短袖,在袋子被剪斷之後,傷口便觸目驚心得露了出來,他把那半截短袖擼了擼,露出完整的胳膊線條,他的肌肉屬於細長型的,所以線條很好看。

    但是這一切得美觀,都被胳膊上那個醜陋的傷口給破壞了,傷口很深,但好在沒有傷及筋骨,大概是白淺在刀扎進去的那一刻,害怕了。

    他處理起來很不方便,但是他的表情之中卻帶着執拗。

    “我來幫你吧。”

    “不用。”他想都不想就拒絕。

    “爲什麼?”

    他閉緊嘴巴,什麼都不說。

    “爲什麼不用?”我鍥而不捨的問道。

    “你安靜點,就是在幫我了。”他說完,連看都沒看我,就默默得處理傷口,我也就忍着不去內疚,但是看着他笨拙又忍痛得模樣,我怎麼能不愧疚。

    終於在他綁繃帶綁半天都沒弄好得時候,我忍不住的說:“今天之後再保持距離吧。”

    於是我用力揪過他手裏得繃帶,不顧他反對,他的手握緊了方向盤,手上的筋隆了起來,他故意偏過臉不看我,眼角冷冷的。

    我冒着冷汗,折騰了一會兒,終於給他綁好了。

    他用眼角微看了我一眼後,說:“衣服拉鍊拉好。”

    我面色一囧,然後趕緊拉起了拉鍊。

    隨後,他忽的笑了,笑容有些雲淡風輕,輕口談道:“是你說得,今天之後再保持距離。”

    我聞言,低下了頭,整張臉都縮到了他的外套裏。

    “以後出門多帶點衣服。”

    “啊?”

    “以後沒人給你外套了。”

    他雖然在笑,但那嘴角的弧度卻好似輕輕一抹,便能抹掉。

    陳迦楠自從遇到我,丟失了不少的外套,想到這,我冗自笑了。

    “要去看看小十三麼?”

    “嗯。”我點了點頭,悶悶的答:“陳迦楠,你爲什麼要搞的跟生死離別一樣,我們不是說過了要忘記那件事嗎,再說,再說你又不是故意的,我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啊,爲什麼要刻意的保持距離,我覺得我們走的也不是很近呀。”

    他沒有回答我,開了車,夜晚的涼風徐徐吹進了車窗,他的話磨碎在風裏,帶着夜間的晚露。

    “因爲我難受。”

    ……

    車子再次停下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之後,我下意識的去看陳迦楠的胳膊,雖然繃帶上有血,但沒有流太多,這至少說明他的血被止住了。

    看到他這副模樣,我心中的愧疚像潮水一般的翻涌,爲什麼我總讓身邊的人替我受傷,真是一個掃把星啊。

    陳迦楠輕咳一聲後,我才被拉回了思緒,視線落定之後,率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那硃紅色得大鐵門,我一瞬間就發現這是哪了。

    火葬場!

    夜色中,年老的大榆樹彷彿風中殘燭一般在招搖,樹枝之上猶如掛着無數只幽靈在飄蕩,六月的天,我卻被冷得瑟瑟發抖。

    這裏是我第一次遇見小十三得地方,遙想當時招魂的場景,還有些心驚膽寒。

    陳迦楠領着我,來到火葬場的後方,一片樺樹林中。

    夜風吹得樹葉呼啦作響,如同無數只鬼魂在頭頂拍着巴掌。

    他拿着從車上帶下來得小鏟子,來到一快地方,然後用鏟子挖開了那片地,隨着土層被撥開,我的心都跟着揪了起來。

    明明知道那土層底下埋得是一個黑色罈子,我卻感覺像看親人的屍體一樣揪心,小十三,你還在休眠嗎,你能否知道,我過來看你了?

    明明他才消失了幾天,我卻覺得他走了幾年。

    明明他只是個鬼魂,我卻覺得,他死了……

    我這麼想着,眼眶卻突然紅了,小十三,這會不會是陳迦楠對我編織的善意謊言,或許,你永遠都不會醒來了。

    終於,那個罈子在我的面前顯露了原貌,仍是佈滿着碎紋,上面都是稀泥。

    “他叫我帶他來這的,這裏陰氣重,是個養屍寶地。”

    我木木的點了點頭,然後蹲了下去,想用手去觸摸他,卻被陳迦楠給阻止了。

    “別碰,你身上陽氣太重。”

    難道現在的小十三,連陽氣都能對他造成傷害麼,小十三,你爲什麼要帶我去見煉骷,你什麼時候能醒來,告訴我,然後站在我面前諷刺我?

    你這麼驕傲的一隻鬼,卻被我害的,再也驕傲不起來了麼?

    蹲的近了,我才發現小十三的壇壁上的顏色與平時有點不太一樣,於是預感不好的問陳迦楠:“他罈子上的顏色怎麼有點變了?”

    陳迦楠顯然知道事情的原委,所以只是淡淡得說:“是血。”

    “他的?”我說這話得時候,聲音都有些跑掉。

    “嗯。”

    剎那間,就在陳迦楠的一聲‘嗯’塵埃落定的時候,我的心似乎被人狠狠的擰了一把,久久不能平復,小十三救我出來之後,竟然,流血了……

    “陳迦楠!”我站了起來,望着他:“你告訴我,小十三到底會不會醒過來。”

    “會的。”他說:“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

    然後,陳迦楠將我麻木不仁的身體朝旁邊推了推,蹲下來,用土將罈子再度掩埋了起來,那黑色的罈子,如同骨灰罈一般。

    一隻無名無碑的骨灰罈。

    大概是因爲夜,所以陳迦楠的聲音也變得輕渺,溼涼:“我把位置告訴你了,以後你要想來看他,就過來看看,有月亮的夜更好,讓他曬曬月亮。”

    不到一會兒,那小小的坑便被填平了。

    爲什麼我感覺,父母姑姑離開了我,小十三離開了我,到現在,連陳迦楠也要離開我,爲什麼,那麼多得人,都在離開我?

    陳迦楠似乎是摸透了我得想法,只是安慰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得話麼,擁有不過是意味着失去,與其這樣,我寧願什麼都沒擁有得過。”

    我看向他,月光在眼中模糊。

    與其這樣,我寧願什麼都沒擁有過,但,誰能控制呢。

    我們站了一會,聽樹葉不斷得拍掌,聽蟲叫,混着火葬場裏飄出的焦臭味,靜默着。

    上了車之後,陳迦楠問我去哪,我還能去哪呢,想着快要放假了,便跟他說:“宿舍吧。”

    車子一路輾轉,到了宿舍樓下。

    我沒有立即下車,陳迦楠也沒有驅趕,而是點了一隻煙,靠在了椅背上。

    我把他的煙抽走,捻滅在煙盒裏:“你煙癮又不大,現在還有傷,就別抽了。”

    他把口中包裹的煙氣緩緩吐出,說:“那你下去吧。”

    “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嗯。”

    “你記不記得,當時也是在這個地方,你送給了我一枚玉佩。”

    “記得。”

    “你是爲了讓我防孫遇玄麼,可是,玉佩對他沒什麼用。”

    他聞言,淡淡得答:“不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