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75.半夜被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75.半夜被綁字體大小: A+
     

    無影受傷了嗎?

    我明明用的疑問句,心中卻得到了肯定答案,無影一定會受傷,如果他沒受傷,是絕對不會現出原形的。

    那他傷的嚴重嗎,會不會魂飛魄散?

    可根據孫遇玄的描述,無影根本就不是萬傾的對手啊,我沒想到,萬傾竟然會強大至此,比之前的芳百煞還要強大!

    就算無影會受傷,那又能怎樣呢,難不成我會去救他麼,不,我怎麼可能會去救他,就算他救我百次,我也無法救他一次,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況,我更不可能會爲他做些什麼。

    但我的心,卻沒由來的內疚,無影爲什麼會無緣無故和萬傾打了起來,其中,多少有點我的原因吧。

    我合上了眼皮,但是合上眼皮的瞬間,無影嘴角滲血的模樣便會再度浮現在我的眼前,不過是孫遇玄的片面之詞,爲何我得腦海裏會不斷浮現他得影像,尤其是蒼白的,受傷的模樣。

    那血就像是滴在我的眼眶裏了一般,刺的我眼睛生疼,我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希望無影不要這麼傻,不要和那個萬傾無休止的糾纏下去,保住自己的性命纔是最重要的!

    這一夜,我睡的極不安穩,心臟帶着某種不好的預感砰砰跳動,夢境也不安定,總會夢到無影雪白的指,捧着我的臉,帶着血的脣輕輕的蓋在我的額頭上,他得呼吸,像羽毛一樣顫抖……

    每當從這樣的夢境中驚醒,我都會冷汗涔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整個人溼漉漉的,如同從冰水裏打撈出來了一般。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

    我扭臉,看向身旁的孫遇玄,然而卻是空的,我心中一涼,驚駭的想要坐起來,但是卻沒有成功,因爲我得身體已經被五花大綁了起來。

    我驚恐的睜雙眼,看到一個笑靨如花的女子,不是何若寧,鬆口氣的同時,我又不由得緊了一口氣,因爲那個人,正是看起來像男孩子的白淺!

    白姑還有她這個孫女,可真是執着啊。

    “綁我幹什麼!”

    “美女。”她流裏流氣的說:“不如你試試,試試你能不能逃開啊,上次你可是把我綁的緊呢!”

    白淺揉了揉手腕,惡狠狠的看着我。

    我又不是什麼逃脫大師,怎麼可能逃的了,我狠狠用力掙脫了幾下,卻徒勞無功,該死的,這樣被綁住了之後,我豈不是隻能任她擺佈了?

    “孫遇玄呢!”我問道,亦是惡狠狠的,白淺看到這一幕就不高興了,顯然覺得此情此景,我應該給她說好話纔對。

    “他啊,他被我奶奶給殺了。”

    我自然是不相信他的話,孫遇玄是不可能這麼輕易被捉住的,要不我也不會一點動靜都聽不到,不對,我連白淺將我捆了都不知道,又怎麼能聽到動靜呢?一定是她使了什麼招數,讓我醒不過來。

    白淺不再和我廢話,而是使勁的將我從棺材裏拽出來,我自然不會順了她的意,而是用力的往反方向壓,白淺就算再厲害,一個女生,力氣還是有限,所以她最後只能擦擦額角的汗,看向旁邊。

    不到一會兒,視線裏便走進兩個人,正是姑姑和曉冉。

    曉冉噘嘴,說:“我纔不要碰她呢。”

    “得,你大小姐,那你不如等死好了。”白淺插着腰,厭惡的看着劉曉冉。

    曉冉聞言,不敢再嗆聲,只好不情願的過來擡住我的腳,而姑姑,則是擡起我得頭部,我掙扎着說:“你們要帶我去哪,把我鬆開,姑姑,你不是說什麼我誤會你了嗎,那你們現在是在幹什麼,半夜三更的綁架我?”

    姑姑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肯撕破她那張僞善的臉,苦口婆心的說:“燦燦,你也不能怪曉冉對你這個態度,是你有錯在先,你搶了自己妹妹的男朋友,難道還不許你妹妹對你有點意見麼?”

    “我什麼時候搶了她的男朋友!我現在跟孫遇玄在一起,你們難道眼瞎看不見是不是。”

    “呵呵。”曉冉諷刺的嘲笑我,說:“那還不是因爲你水性楊花,我真不知道,陳繁怎麼會看上你這種賤女人,你除了會用身體勾引,你還會幹什麼!”

    曉冉說完這句話得時候,手指已經掐上了我的肉,我氣的嗓子冒火,想要掙開繩索,但根本就是徒勞無功的,我還以爲自己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可是看看現在,哪裏有不一樣,連一根細細的繩子都沒辦法掙脫。

    掙扎間,她們三個人已經把我擡出了棺材,但我能拖延一會就拖延一會兒,所以她們三個人也是費了一番功夫。

    “燦燦,你得理解姑姑啊,姑姑也是逼不得已才這樣做的,而且,你的終身幸福怎麼能夠託付給一個鬼,他會害死你得,你從小就沒有媽媽,姑姑就是你半個媽媽,怎麼能看着你墮落。”

    “呸!”我朝姑姑那僞善的臉上啐了一口:“就你也配說是我半個媽媽,你連我媽毛孔裏的污垢都不如!”

    我話音剛落,曉冉就過來扇了我一巴掌,見我反抗不得,她像是不過癮似的朝我另一邊臉扇了一巴掌,罵道:“你怎麼跟我媽說話得,真是養條狗都比你強,賤種!”

    我真不知道事情爲什麼會演變成這一步,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演變成這一步,因爲從小活的小心翼翼,所以時時刻刻都在害怕未來的某一天我會目睹人性的醜惡,但是這一天還是徹底的來了。

    我不知道在曉冉心裏,她到底有沒有把我當過姐姐,我不知道她和姑姑對我到底有沒有一點點親情,但我知道的是,我有。

    這就是血濃於水的弊端,就算你的親人再不堪,也沒法真正的狠下心。

    我瞪着姑姑,呵呵的笑道:“姑姑,你們真的以爲我反抗不了嗎,你們真的以爲我就這麼好欺負嗎,我不過是因爲念舊情,我不過是不想做的那麼絕,你們再這麼咄咄逼人,別怪我狠心!”

    “那你倒是狠啊,就知道說大話,你以爲我不知道,你之前那麼聽話得樣子不過是僞裝,你就是貪我們家的錢,虛榮罷了,如果沒有我們家,你跟個乞丐沒什麼區別!”

    我從小都是住校,只有放假的時候纔會來姑姑家幫忙,但是生活費,學費,我爸爸從來沒有讓姑姑掏過一毛錢,我之所以對姑姑狠不下心,是因爲她曾經,對於我來說,確實是很重要的存在。

    白淺不耐煩的催促道:“好了,羅裏吧嗦的沒完沒了,趁着那個男鬼還沒上來,我們趕緊走,省的過會兒還要念什麼破寒冰咒。”

    寒冰咒——寒冰劫?!

    姑姑把我背到了身上,隨後一行人迅速的下樓,白淺走在最後,不斷的審情度勢。

    姑姑她們把我扔上了車,絕塵而去。

    我回憶着白淺的話,她說,趁着那個男鬼還沒有上來,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孫遇玄又下了密道?可是他下去幹什麼呢?

    我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不過,白姑沒有來,至少說明孫遇玄是安全的。

    我的嘴被劉曉冉用黃色膠帶封的死死的,害的我根本說不出話,她們將我在家裏關了一天,不給任何吃喝,晚上的時候,便壓着我上路了。

    姑姑她們越來越無所顧忌,這次竟然沒有把我送去地下室,而是來到了墳場。

    墓碑林立的墳場中,有一處不一樣的墳,因爲那墳,沒有封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