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72.愛就是佔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72.愛就是佔有字體大小: A+
     

    他抿着脣角,眼睛深眯的看着我,說:“薛燦,現在還有機會說離開。”

    “你真可笑。”我雙手抓緊他胸口的衣服,說:“我都厚着臉皮跟你表白了,你覺得我還會離開你嗎?”

    “跟我在一起,只會給你帶來傷害。”

    我用手指擋住了他的嘴巴:“我最想要的東西,只有你能給我。”

    他眼睫微垂,眼睛如同深海一般,凝視着我,在等我說話。

    我笑了,最淺最溫柔的笑:“一個家。”

    他似乎被我得話給驚詫住了,嘴巴微張,他心裏一定在罵我是個傻子,竟然要和一個居無定所鬼有個家,絕對沒有比這,更天真的人類了。

    可我說得這話,並不是一時頭腦發熱,我抗拒過,我也試圖說服自己過,但是,只有在他這縷冰冷的幽魂身邊,我才能感受到溫暖,我纔會覺的安全。

    “那以後……”他的大掌忽然扶住了我的腰窩,面無表情的臉上竟然浮現了一個寵溺的微笑:“你就別想逃了。”

    他低下頭,攝住了我的脣,我們的脣瓣緊緊貼在一起,一熱一涼,觸發着我敏感的神經,細細麻麻的電流沿着嘴脣一路擴散,連帶着我的肩部都微顫起來。

    我從來未想過,脣齒相依,也會有如此奇異的感受。

    他的舌,將我的脣瓣細細的舔舐,酥麻的觸感,讓我不由的緊緊抓住了他的衣服,發出細不可聞的嚶嚀。

    他輕掃我的口腔,我像是被迷了心魄一般,飄飄使然,我控制不住的吞嚥,他的舌順着我吞嚥的動作,被狠狠吸了一下,空氣中傳來響亮的嘖嘖聲,讓人聽了不由的臉紅心跳。

    我無形之間撥起了他衣服的一角,指腹摩挲着他涼涼的腰間,他有些癢的顫了一下,吻着我的嘴角緩緩揚起一個微笑。

    他閉着眼,慵懶又溫情。

    當他的手動情的摸到我得肋巴骨處時,吻便停了下來,他裝作滿不在乎的撇開臉,不冷不熱的問了一句:“疼麼。”

    “恩,疼。”我皺着眉頭,故作很痛的模樣。

    “我看看。”他說完,就立馬轉過了頭,擼起我的袖子查看手臂上的傷口,只見手臂上光潔一新,傷口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看着我,眼神壞壞的。

    我笑出來,只見他嘴脣紅潤,整張臉柔軟的就像讓人淪陷得沼澤地。

    “我說,被你親得疼。”

    他聞言,俯下身,柔軟的舌頭舔着我的脣,酥癢的感覺瞬間麻痹了我的神經,舒服極了。

    “還疼麼。”

    “不——”我話還沒說完,他靈巧得舌頭,便鑽進了我得口腔,與我極力糾纏。

    我與孫遇玄的身體貼的很緊,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體溫,依然很涼,我離開他的脣之後,便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處,不斷的呵氣,氣息噴薄在他的衣服上,我能看見他的胸膛一起一伏。

    “唔,難受。”他悶哼一聲,胸前的小粒緩緩挺了起來,我偷笑一下,沒想到他這個鬼魂竟然比我還要敏感。

    我伸出舌尖,隔着衣服,輕輕的點了一下,他的牙縫中擠出一絲氣流聲,要不是礙於自己是鬼魂,會傷害到我的身體,估計他早就把我吃幹抹淨了。

    我埋在他胸前,笑着笑着竟然笑出了聲。

    “好笑麼。”他幾乎是咬着牙,說出這句話得,帶着濃濃的威脅味道:“是誰還在那跟骨心嬈談論我行不行的問題。”

    我聞言,臉唰的就紅了,看着他,嘴硬得說:“我哪裏有和她討論,你哪隻耳朵聽到了?”

    “這兩隻。”他伸出兩根食指,分別指着自己的兩隻耳朵,模樣酷酷的,看起來萌萌得,這種反差萌,讓我特別想捏捏他。

    但最終,我只是皺皺鼻子,嗤之以鼻的說:“你一個鬼,什麼行不行的,難道成精了不成?”

    “低級一些的風流鬼,會進入女生的夢中,而高級一些的鬼,會是真實的感覺。”

    我聽聞他的話後,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隨即爲了趕走這種尷尬,質問他:“你是不是經常進到別人得夢裏去?!”

    他用手握住了我指着他的手指,沒有回答我得問題,而是牽着我得一根手指來到了棺材裏,我這才發現我因爲身上的傷一直沒有洗澡,於是趕忙說:“你先去休息一會兒,我要洗澡。”

    “我陪你。”

    我聞言,臉上一燒,立即說了一聲不要,沒想到他卻硬是把我拉到了浴室裏,然後說:“邊洗澡,邊說話。”

    見我還是放不開,他就立馬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

    “放心,在對你沒有傷害之前,我不會和你有太親密得接觸,因爲我的定力沒這麼好。”

    我撇撇嘴,什麼太親密,剛剛還不叫親密麼,說的好聽。

    沒錯,的確是說的好聽。

    因爲在我踏進浴缸的那一刻,孫遇玄便轉過身,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害的我不停用泡泡遮蓋住自己,只露出一顆窘迫的頭,動都不好意思動。

    孫遇玄一副興師問罪得模樣,翹着二郎腿,拇指抵着下巴,食指靠着太陽穴,肘尖頂在椅背上,說:“你爲什麼去找煉骷。”

    “救你啊。”我的聲音因爲氤氳的水汽而變得模糊不清。

    “救我?”孫遇玄有些不確定的反問道。

    我一聽他這麼說,立馬激動了,委屈個臉說:“喂,你不會真的以爲是何若寧救的你吧。”

    他仍是保持着方纔的動作,眉梢微挑,眼裏帶着笑意,我忽的意識到不對勁,趕忙低頭看去,發現自己得渾圓已露了大半在空氣中,還好上面有泡沫遮擋着,要不然我可就真的春光乍泄了!

    丟死人。

    我臉一紅,灰溜溜得的縮了回去,心情卻由於提到何若寧三個字,而變得極度不順暢。

    “怎麼這樣想。”

    “是她昨天自己說的呀,什麼下跪啦,什麼殺雞啦,什麼什麼不睡覺的。”

    我撇着嘴,極其不樂意的講着,大概是我表情太豐富,導致我竟然聽到了孫遇玄得輕笑聲,他今天真反常,以前想要聽他笑一下,可是比登山還要難。

    “你覺得我信?”

    “哪裏不信,又是謝謝,又是不討厭的,信的不得了。”

    “記得倒清楚。”

    “能不清楚嗎,我差點就被氣的一命嗚呼了。”我憤憤的哼了一聲,孫遇玄把我氣的這麼厲害,我要是不追究,就太憋屈了。

    我搭在太陽穴得手指,移到了嘴脣處,臉頰隨意得揚起,微含指尖,一副誘惑我犯罪得模樣。

    “我看你睡得挺香的。”

    “噯?”我疑惑出聲。

    “天亮之後,估摸着你要醒來,我才把被子給抱走的。”

    我聞言,臉忽的紅了起來,心臟在胸腔裏不安分的跳動,那溫暖的感覺,比圍繞在身邊的水還要溫暖。

    “我不能瞬間轉移,一是力量跟不上,怕卡在時空縫隙中,二是方向找不準,所以就讓何若寧送我回來,至於之後的事,全是她自己一個人眼的,看你生氣感覺很開心,就配合她演了幾句。”

    我憤憤,咬着牙說:“可就算那樣,你也不能讓她對你摸來摸去的。”

    竟然看到我生氣他還感覺很開心,真是把自己得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壞蛋!

    “她碰不到我,我對她來說,只不過是團有形的空氣。”

    “那也不行!”

    “恩,好,你說不行就不行。”

    孫遇玄帶着寵愛的妥協像軟軟流淌得輕音樂,鑽入耳朵,撩撥耳朵裏的絨毛,我感覺自己並不是在洗澡,彷彿躺在一團雲朵裏。

    經過何若寧這一出,我忽的明白,愛就是佔有,當感情中忽然多出一個人的時候,嫉妒心會把人折磨的發狂。

    更何況,對於那個極度佔有的男人。

    孫遇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