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64.回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64.回去字體大小: A+
     

    絕對是他纔買的。

    我認清了這一點後,感動之餘還有些負擔,說實話,我和陳迦楠並沒有很深得交情,沒有事的時候基本不聯繫。

    我們是那種同甘苦共患難,可以不顧一切去救彼此,但聯繫起來會尷尬的關係,我們之間的話題也僅限於孫遇玄,以及各種突發事件,除此之外,我們可以算是對對方的隱私毫不知情,所以,我並不能很自然的接受他對我的好。

    但是,此時此刻,我再推拒得話,倒顯得我有些矯情生分了。

    “謝謝了,改天一定請你吃飯犒勞一下你,話說,我好像還沒有請你吃過飯呢。”

    “不用了。”

    他再次不冷不熱的拒絕,我擡頭疑惑的看着他,他說:“還記得第一次和你吃飯的時候,你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聞言,忙不迭得問道:“什麼印象。”

    “不雅觀。”

    我又控制不住的白了他一眼,說:“陳迦楠,我姑姑她現在已經在把矛頭往你身上引了。”

    “你信誰。”

    “廢話,這還用說,當然是你。”

    “那就行了,隨她。”

    我試探得問:“你和我姑姑的關係真的破裂了麼?”|

    “嚴格意義上說,沒有。”

    “那你和曉冉呢,你們兩個怎麼樣了。”

    “永遠不會有關係。”

    “爲什麼?”

    “因爲我煩她,也不想再演下去,她呆在我的身邊,讓我有種厭惡感。”

    我聞言,疑惑,因爲我之前並沒有覺得他對曉冉有這麼反感啊:“那你之前爲什麼和她在一起。”

    “爲了接近你。”

    面對他得坦誠,我最初有點驚訝,但很快,我就想明白了,這句話也沒什麼歧義,他和曉冉談朋友,我們有了一個合理的理由見面,我也不會過度排斥他,之後,才能發生接下來一系列的事情。

    果然,他做的每件事,都有他得考慮。

    那麼對於和孫遇玄和好這件事呢,是真的因爲愧疚,還是因爲有別的考慮。

    “三爺說要買別墅,難道,真的要把別墅讓給他麼,如果沒了別墅,孫遇玄到時候連個藏身的地方都沒有。”

    陳迦楠抽出一張紙巾遞給我,大概又是嫌棄我吃像難看,於是我接過來,滿不情願的擦了擦嘴。

    隨後,他說:“很早之前,阿玄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所以,他早已經擬好了遺囑,並且還有影像證明,別墅的繼承人是你。”

    我聞言,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很早之前麼,很早之前,我根他的關係根本就沒有走到這一步。

    “他不想將自己辛辛苦苦爭來的產權付之東流,所以,交給了你,那是他最後的家,那裏面裝着他一生的時光。”

    陳迦楠這麼說,我忽然覺得像是有一塊巨石壓在我的肩頭,我必須,要保住這個房子,可我是那麼的渺小,如果三爺真的想要,我又哪裏能保得住?

    “爲什麼三爺還有宋志勤,他們都幫着孫書煜,爲什麼同是孫家人得孫遇玄待遇卻差別這麼多,孫遇玄都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難道他們還覺得他不夠慘麼?”

    “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從孫遇玄出生的那一刻就複雜起來,當年,他的媽媽並不想回孫家,而是被綁回去的,他媽媽爲了保護他,竭盡全力,但最後還是走到阿玄前面了,本以爲他媽媽在黃泉之下,會保住孫遇玄得命,卻不料,鬼並不是神通廣大,最終還是抵擋不過人的迫害。

    陳迦楠說這句話的時候,眉頭緊緊纏繞在一起,大概,他也痛心。

    “你知道他媽媽是怎麼死的嗎?”這纔是我最關心的事情。

    “好像是自殺。”他停頓一下,說:“那時候我跟阿玄年紀都比較小,家離得也遠,所以面對這件事的時候,我們束手無策,我記得我去找他的時候,他只是眼睛通紅的說,說他一定要報仇,從那之後,他變得不怎麼說話,於是久而久之,我也不怎麼說話。”

    陳迦楠說道這裏,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只是現實很骨感,後來的日子,他連活下來都很困難,更別說報仇了。”

    “殺人兇手不是孫書煜母子麼?”

    “或許是,但更多可能不是,孫書煜他母親雖然人比較壞,但是並沒有壞到敢殺人得地步,阿玄盯查過他們,發現他們並不像兇手,他不敢輕易的殺人,因爲如果犯法坐牢得話,就更沒有機會去報仇了,而且,他也揹負不起殺錯人的罪責。”

    我眼神暗淡了下來,看來,關於孫遇玄的死,以及孫遇玄母親得死,陳迦楠並不知情,也對,連孫遇玄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作爲外人的陳迦楠又怎麼會知道。

    陳迦楠安慰我說:“至少,阿玄的魂魄還存在於人間不是嗎,這已經是不幸之中得萬幸了。”

    我點點頭,心裏卻不可避免的苦惱,我真的想爲孫遇玄找出點什麼,如果我能解開一直纏繞在他心頭的那顆節,他一定會很開心。

    “阿玄不想把自己的煩惱帶給你,你也不用爲他操心,那樣會顯得他很無用。”

    晚飯過後陳迦楠洗了澡,本想給我擦藥,卻被我拒絕了,我說我自己可以擦,他的頭髮溼噠噠得往下滴着水,襯托的他眼神有些許氤氳。

    他點點頭,然後回了房間。

    夜晚,疼痛再度侵襲全身,我能隱隱約約得感覺到身體裏有火在運作,它滾燙,且颳着我的血管內壁,疼得我幾乎要哭了出來,但我還是咬住了嘴脣,我怕打擾了陳迦楠的好夢。

    第二天大亮,第一縷陽光刺進來的時候,我便驚醒了過來,心事加上疼痛,讓我一晚上都沒有睡好覺,自我療傷一夜之後,血泡上的皮已經幹了。

    看來,我簡直就是一個跟鹹魚一樣,不需要關心得人呢。

    我小心翼翼得接水洗漱,陳迦楠就坐在沙發上,偶爾擡眼看看我。

    我以爲他要和我一起回別墅,他卻說:“你自己打車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我知道,他現在已經完全被三爺的監視捆住了雙腳,於是我點點頭,對他說:“你自己也小心一點,如果扛不住了給我打電話,我雖然幫不上什麼大忙,但當個人肉氣墊還是可以的,你看我,多皮實。”

    他罕見的露了個笑臉,但是非常的牽強。

    “嗯,走吧。”

    “你怎麼不開電視?”

    “我喜歡安靜。”

    “那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是。”他毫不避諱的說:“但是你的打擾,讓我的生活變得不再複製。”

    我看着他臉上泛青的胡茬,以及淡淡的黑眼圈,發現,我不僅打擾了他,而且打擾得很徹底。

    “那我走了。”

    “嗯。”

    隨着他嗯的落下,身後的門便被關的嚴嚴實實,這麼希望我走。

    一路疾馳,來到別墅的時候天已經豔陽高照,我的心緊張的突突跳動,每走一步,孫遇玄的臉便在我眼前清晰一分。

    對了,我得血變熱之後,估計女血屍不會再追着我不放了吧,但是,我的經期已經結束,那個萬傾會不會趁着此時喝乾我的血?

    不,不會,因爲……我沒洗澡。

    我第一次發現,沒洗澡也是件值得慶祝的事情,而且我身上那麼爛,他也不會下口吧。

    一進入別墅,我四下叫了幾聲沒人迴應,於是就跑到密道里去找孫遇玄,沿着那條線一直往前走,不知他還在不在那裏。

    四周只有我腳步得‘啪嗒’聲,我怕招來萬傾,於是全程咬脣保持緘默。

    就在此時,我慢慢的走到了一個豁然開朗的空間裏,與此同時,繩子也到末尾了。

    只是……

    繩子的末尾並不是我離開栓的那根木棍,而是栓在……

    一個血屍的手腕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