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9.你想我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9.你想我麼字體大小: A+
     

    我滿臉黑線的對小十三翻了個白眼,真不知他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真是難爲情。

    “你沒事咬我幹嘛。”我兇巴巴的說了一句,然後拉了拉衣領說:“講正事。”

    我和小十三坐在了沙發上,女血屍損壞過的茶几安安靜靜的擺在面前,這個房間的一切都是這麼安安靜靜。

    “去找煉骷,然後呢,對他現在的情況會有緩解麼?”

    “廢話。”我感覺小十三一定在罈子裏翻了我一個白眼,然後他繼續說道:“到時候,你需要打開你的穴口,把煉骷的火焰吸進去,然後,你的血會變燙。”

    “這就完了,可是,如果我的血太燙,會不會對他有害啊。”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他的火焰進入穴口會很疼,我在擔心你能不能挺得過去。”

    “我們能打得過煉骷麼,會不會有去無回?”

    “有本少爺在,怕什麼,要死也不會輪到你先死。”

    小十三說着,他的話中帶着交代後事的語氣,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他是在幫我,如果有生命危險,我一定不能讓他在我前面出事。

    於是,我扭過身子,鄭重其事的問他:“小十三,你覺得這麼不要命的幫我,值得嗎?”

    “不值得。”他不假思索的答。

    “那你爲什麼還這麼幫我?”

    “因爲本少爺想做得事就做,從不衡量值不值得。”

    他言,如同一道暖流,潤着我的心尖。

    於是我簡單得收拾了一下,和小十三一起往外走,然後拉上了大門,但願不會有人發現孫遇玄,佛祖保佑!

    “小十三,真的不要我給你換個罈子,這樣你會很脆弱的。”

    “你以爲,這罈子能堅持到現在是因爲它質量好?”小十三反問的語氣帶着些許譏諷,顯然是覺得我想法太幼稚。

    “不是啊。”我搖了搖頭,說:“我感覺,它顯示的是你的狀態,就比如罈子上有裂紋,就說明你受傷了。”

    小十三在半空中飛着,我在長着雜草的小路上走着,夜間的寒露,打溼了我的褲腿。

    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這個罈子對本少爺來說,就相當於蛋殼,當蛋殼碎了的那天,也就是……”

    “也就是你出聲的那一天!”我興奮的對他說:“小十三,是不是到時候,你就可以用人形站在我面前了。”

    小十三飛在半空中的罈子忽的停下來,縱使他沒有五官,沒有身體,我也能感覺到他此時正在認真地看着我。

    他聲音輕飄的說:“也就是本少爺解脫的那一天。”

    解脫……

    爲什麼這個詞像是帶着撒手人寰的悲慼感。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確定的問,目光涼涼的看着他,生怕他說出什麼讓我傷心的話。

    “受夠了劫,自然就解脫了。”

    “我問你說的解脫是什麼意思!”

    他似乎是輕笑了一聲,然後垂下頭,默默的說:“沒什麼意思。”

    印象中的小十三,一直臭屁且高傲,但是今天,我卻看到了別的他,認真卻隱忍的他,悲傷卻掩藏的他。

    小十三,爲什麼你不對我坦率一些呢,你明明知道我看不到你的表情,猜不到你的想法……

    “你不要去了,我自己一個人去,我不想你再爲我受一丁點得傷。”

    因爲,我還不起。

    所以說,欠什麼都不要欠人情債,它對我來說,就像一座大山似得,壓抑着我。

    但,我是如此的沒用,因爲少了他們的幫助,我或許任何事都完成不了。

    就像去找煉骷這件事,有小十三在我身邊,我至少覺得自己還能活着回來,但如果沒有小十三在我身邊,我會覺得自己百分之百是去送死。

    “醜女人,你這是在擔心本少爺麼。”他恢復了正常,一副自信過度得模樣。

    “相比於擔心你,不想讓你消失更貼切一點。”

    “那就是捨不得本少爺。”

    我沒有吭聲,小十三心照不宣得沒有往下追問,過了一會兒,他飛到和我齊邊的得位置說:“放心,本少爺不會爲了你這個醜女人出什麼狀況,因爲本少爺好面子。”

    他說完之後,便飛到了我的前面,因爲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所以我不得不去追他。

    這一幕讓我恐慌急了,我怕小十三某天會像個風箏一樣,飄在遠處,我追呀,追呀,卻再也追不上他……

    我們最終乘坐的火車,火車比較慢,到達目的地得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因爲罈子缺了一個角,所以我只能用黑色的布把他包起來,因爲在別墅的時候沒能找到袋子,所以我只能用手抱着小十三。

    身邊擦身而過的人,紛紛對我側目而視,大概是以爲我懷裏抱得是個骨灰罈。

    我被看的難受,扁在路邊買了一個書包,回到學校的時候,我發現韓子墨已經不在宿舍了,東西搬的一乾二淨,但那個掛着的簾子還在。

    這感覺還挺滲人的,尤其是在風空蕩蕩吹過的時候。

    就像一個幽靈一樣……

    我回想着昔日大家初見的時候,都是一張張單純的臉,卻不料四年之後,臨近畢業前,什麼都變了。

    我突然想起了這是個忙畢業論文的季節,但我還什麼都沒有做,連導師都沒有見過。

    等到孫遇玄醒過來的時候,我一定要吵着讓他幫我把畢業論文給做晚,他一定會很無奈,冷眼看我一會,然後一邊說我真麻煩一邊幫我寫論文吧。

    想到這,我不由得笑了,以前還沒有談戀愛的時候,總是渴望一份轟轟烈烈的感情,但是有了那個他之後,我甚至覺得兩個人眼神默契的交換都是一種幸福。

    一種簡單而又綿長的幸福。

    小十三在我的桌子上,看到我這副模樣,發出不滿的嘖嘖聲。

    “怎麼了?”

    “本少爺不喜歡你這種眼神。”他好不隱晦得說。

    “哪種眼神?爲什麼不喜歡?”

    面前明明只是個罈子,我卻感覺它彷彿翹起了二郎腿,擡起了下巴,說:“因爲有太多女人用這種眼神看本少爺,本少爺膩了。”

    不知爲什麼,我總覺得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有些彆扭。

    “比如說誰。”我斷定他在吹牛。

    “比如說……”他剛開口,那名字便淹沒在了他的口中,我知道,他一定是要對我說個名字,但我卻不知道,他爲何說了一半便不再說了。

    “比如說什麼?話說完啊。”

    “沒什麼,你該睡覺了。”他表達了他拒絕得態度,然後再次說道:“晚上去地獄十八層。”

    “爲什麼去那,而不是游泳館,我感覺游泳館更容易逃脫一些。”

    小十三無奈的嘆了口氣,說:“一見面肯定會打起來,倒時候把游泳館打垮可就不好玩了。”

    也對,地獄十八層只是個虛幻的空間,不會有太多外界的干擾,更重要的是,那裏沒有又髒又臭的水,也沒有牆壁可以限制空間。

    於是我上了牀,將落滿灰塵的牀單換掉,然後躺在上面準備睡覺。

    自從轉換了鼠女得能力後,我的聽覺靈敏了不少,然而後遺症就是睡覺時,一點輕微的動靜都會讓我像個神經質似的從夢中驚醒,所以我在火車上,一夜都沒有睡着。

    但是此刻,我明明困到不行,卻依然睡不着,因爲心裏面總裝着晚上要乾的事。

    一陣翻騰之後,我沮喪得對小十三說:“我睡不着。”

    “真麻煩,這麼大的人了,難不成要本少爺給你唱搖籃曲麼。”

    當然,小十三最終沒唱搖籃曲,但不知他對我幹了什麼,以至於我竟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這是一個冗長而混沌得夢。

    黑暗而且蒼白,寒風掠過,耳際忽然傳來了一個冰涼中帶着悲慼得聲音。

    “就要見面了。”

    ……

    “想我麼?”

    ……

    頭皮一陣鈍痛,這個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