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5.救命玉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5.救命玉佩字體大小: A+
     

    她把我用力得攜在懷中,沒有半點鬆開的意思。

    我用手敲打着她的皮膚,總感覺她得皮膚似乎比昨晚更加得堅硬了,打在上面,手都在疼。

    我不能就這麼被她帶走,如果現在別墅裏進來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讓孫遇玄喪命,他現在正處於危險之中,他在那種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心裏也一定非常的氣憤,如果醒來後發現我已經不在了,他一定會再次大動干戈的!

    “阿姨,孫遇玄受傷了,他是你兒子啊,他現在很危險!”

    我勉強的抽出身體,對她喊道,希望此舉能夠喚回她的理智,然而根本沒有用。

    就像孫遇玄所說,她不喝到我得血不會善罷甘系,只是她這次學聰明瞭,不再在別墅裏就動手,因爲她在忌憚孫遇玄,所以,她這是在將我帶到她得領地範圍內,然後好好的享用。

    我開始痛恨我這次的來潮,如果沒有來潮,血味不向外擴散,這女血屍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幹渴,一定要將我灌入到喉嚨裏才行。

    我忽然想到孫遇玄昨晚說過,她說這個女血屍對我血液得渴望超過其它任何一種血液,所以,她在吸到我的血之前,是不會去吸別人的血,那麼這不就代表着,一旦她吸乾我的血,就會展開殺戮!

    不行!我一定不能讓她得逞,一方面爲了自己,另一方面爲了其他手無寸鐵得人!

    女血屍將我帶到了她得洞穴,在亂石雜草中,十分的隱蔽和蔭涼,以至於我在進去的瞬間,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寒噤。

    洞外月色如綃,將空曠的土地映襯得銀白,就像棺材中,孫遇玄那張結滿冰霜的臉,想到這,我心口不由得一滯。

    然而女血屍對這月色絲毫不感興趣,也對,她是靠血液爲生的,怎麼可能會吸納天地靈氣。

    她慢慢的向我走了過來,我嚇得縮到了洞裏,在白慘慘得月光映襯下,眼睜睜得看到她得牙齒一點點變長,變長……如果插入血管,我會被立即吸乾!

    虧我幾秒之前對她還是有希冀的,我以爲她將我帶到這裏是有別的事情,並不是單純的只爲吸血,但現在一瞧,她不是要吸血,還能是啥!

    我蹭的一下從地上彈起,絲毫沒有了方纔一副小綿羊得模樣,因爲我不想被吃,我要想辦法自救!

    只要我拖到白天……白天……

    不,白天實在是太遙遠了,我根本就拖不到那個時候。

    我剛跑到洞口,還沒有把凌亂的樹枝撥弄開,身後的女血屍便已感到,長着利甲的手直接抓破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了血痕,有溫熱的血流了下來,她在嗅到之後,整個人明顯興奮了起來。

    我的傷口處疼的火燒火燎,然而此時卻根本無瑕去管,我轉身,朝她怒吼,像一個發怒的野獸一般呲起了牙齒,她見狀,也扯着嗓子朝我怒吼一聲,只是她的怒吼聲比我大多了,也比我有威懾力多了!

    她的嘴巴上沒有嘴脣,所以她的牙齒本就是呲着的,此時看上去,更加的恐怖。

    看來她今天是絕對不會放過我了,那就像白淺所說得那樣,看看誰能打的過誰,總不能這樣等死。

    我從凌亂的木枝中抽出一根木棍,爲了避免和她近距離的接觸,我舉在身邊,做防衛狀,她只是稍稍疑惑了一下,整個人便撲了上來,我用木枝去擋,卻被她一掌劈斷,隨着虎口狠狠一震,我手裏得木枝只剩下了半截茬子,揪着女血屍的運動慣性,我拿着木枝直接朝她的心臟處扎去。

    然而根本沒用,木枝沒有那麼鋒利!

    如果此時我手上拿的是根桃木枝,情況絕對會不一樣吧,因爲桃木克陰。

    但是由於這一番折騰,洞穴裏已是灰塵遍佈,我立馬閉上了眼睛,扇灰塵的同時,發現女血屍也亂了陣腳,在那裏胡亂撲騰。

    對啊,她沒有眼皮也沒有睫毛,所以灰塵和她的眼球是直接接觸的!

    意識到這一點得時候,我就使勁跺腳,把地上的灰塵全部都跺起來,但我還是太天真了,因爲她根本就不是在用視力判斷食物,而是靠嗅覺,她之所以亂了陣腳,大概只是因爲難受而已。

    所以下一秒,她就朝我蹦了過來,我像個受驚的兔子一般,不要命的往外逃!

    我邊揉着被灰塵迷了的眼睛,邊在空地上逃跑,這時候,只聽身後傳來‘撲,撲——’的風聲,隨即一雙血紅色得腳,落在了我的身後。

    我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我把她給引到空地上來了,這樣她的活動就不再受山洞所限,對付我來說更加得易如反掌!

    她鼻子兩邊的紅肉翳動,裏面發出粗重的喘息。

    完了,這下我死定了!

    我伸出指甲,準備和她抵死一搏,然而最終我卻被她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在摔倒在地的那一瞬間,我感到大腿外側狠狠一硌,像是有塊石頭在底下。

    我心中一喜,大腦中終於遲鈍的運作起來,我口袋裏有玉佩啊!

    如此一想,我立即從口袋中掏出了玉佩,激動地連手都在顫抖,終於在女血屍向我躍來的那一刻,貼在了她的身上,我本想貼在她的心臟處,卻手一偏貼到了她的鎖骨處。

    剎那間,只聽得‘滋滋——’兩聲,像是生肉放到了高溫鐵板上發出的響聲,女血屍吃痛的吼叫,大步退開了好遠,就在我把手中的玉佩當做絕地反擊得武器時,那血屍眨眼功夫來到了我的背後,一腳將我踹到在地。

    要不是她想喝我得血,估計她會用她的爪子像削泥巴一樣削掉我的腦袋!

    女血屍的腳步非常的重,我只感覺五臟六腑都傳來了碎裂感,手裏的玉佩飛出了老遠。

    糟糕!

    那女血屍一把把我從地上撈了起來,伸出獠牙就準備朝我的脖子上咬,她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喉間一哽,彷彿被死神掐住了脖子。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陣輕微的銅鈴聲,身旁的女血屍忽然不動了,她轉過身,眼球竟有些震顫,她在害怕?!

    我終於得以呼吸,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撿起那塊玉佩,在撿起的同時,我發現了一抹紅的發烈的身影。

    猶記得我和孫遇玄初見時,他也是穿着紅色的喜袍。

    紅色……

    我愕然擡頭,看見了那站在不遠處的紅色身影,臉上帶着銀色的面具!

    不過短短的幾個小時,我們又見面了!

    紅衣男子負着手,看着那女血屍,他什麼也沒做,那女血屍就害怕起來,低眉順眼的瞅着他。

    就在這時,那紅衣男子突然發出了一個聲音,類似於毒蛇噴毒液時得聲音,誰知女血屍一聽這聲音,嚇得渾身抖了一下,像個夾着尾巴得狼,出溜溜的鑽進了她的洞穴,沒有眼瞼的眼睛,從縫隙中暗戳戳的瞅着我們。

    紅衣男子見狀,朝我走了過來。

    “你別過來!”我舉起手中得玉佩朝他恐嚇道:“我手裏的傢伙可厲害的很,你要是再往前一步,就別想活了!”

    然而他聽聞後,不僅僅往前了一步,因爲他根本就沒有停下來!

    我舉起玉佩,朝他胸口燙去,然而他絲毫不閃躲,反而還將手背在後面,大大方方的讓我燙。

    我望着那塊平靜的玉佩欲哭無淚,爲什麼一點作用都沒有啊!

    他伸出手,毫不費力得抽走我手中死死抓住的玉佩,在手中端詳三秒,血紅色得脣漸漸開合:“它是我的了。”

    他的聲音淳冽好聽,如同紅酒滑過舌尖。

    然而令我詫異的並不是他口中的血腥味,而是他的聲音,聽起來竟極其耳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