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2.商談失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2.商談失敗字體大小: A+
     

    三爺離開後,白姑二話不說得就要上樓,我當然是擋住了她得去路。

    到這一刻我才忽的反應過來,白姑這老婆子真是夠聰明的,她通過昨天那麼一引誘,便算出我們今天一定會進去那個密道,所以,她在推測出時間之後,便又來了別墅,準備來個甕中捉鱉!

    要不是三爺的突然到訪,我肯定已經跟着孫遇玄一齊下了密道,在密道中的我們肯定會對外面的事情一無所知,到時候,白姑進入密道,白淺在外面圍堵,孫遇玄可真的就插翅難飛了!

    “你這個丫頭,不知道是該說你執拗,還是應該說你傻,剛剛這麼好的機會你不逃,非得留下來受些皮肉之苦。”

    我昂着臉,對她說道:“你從昨天就應該看出來了,我絕對不會逃跑,不是因爲我執拗,也不是因爲我傻,而是因爲我不會丟下那個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人。”

    就像他也不會丟下我一樣!

    “奶奶,我看這個女的腦子傷得不淺啊,估計就是個花癡,被那男鬼的好皮相給唬的一愣一愣的,我跟你講,鬼都是會變的,真實得鬼都是歪鼻子斜眼的,你當真以爲跟你看到的那樣帥啊。”

    白淺不屑的笑笑,因爲在她的眼裏,我現在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花癡,但是,我看過孫遇玄最恐怖的樣子,那時的我並不想推開他,反而很心疼。

    雖說人鬼殊途,但是殊途同歸。

    他那麼鮮活的站在我面前,幫助我,愛護我,這樣的他,比活着的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白姑搖搖頭,對白淺說:“你勸她根本就沒用,她現在已經病入膏肓了,要不是她姑姑求我幫這丫頭把纏她的那個男鬼除掉,我才懶得管她呢。”

    我就知道,一定是姑姑在白姑面前裝可憐,引的她動了惻隱之心,白姑可能以爲孫遇玄害了不少人,所以鐵了心的要除掉他。

    我攔住白姑,解釋道:“白奶奶,我知道你只是爲了除鬼,但是你得這份好心根本就是被我姑姑利用了,其實這個男鬼根本就沒有害過人,他死的很慘,相反的,都是別人在害他,而我姑姑求你除掉他,其實是因爲那個男鬼一直在幫我,我姑姑這是想要害死我!”

    沒想到白姑聽完我說的話,竟是無動於衷的對我說:“我已經說過了,我雖然眼睛瞎了,但是鼻子卻靈着呢,我一聞便能聞出來,這鬼身上怨氣大的很,只不過他一直沒有爆發出來,就算他現在不害人,以後也絕對會害人,我告訴你,姑娘,別看你現在跟他關係好,等到他怨氣爆發出來的時候,連你也一起害!”

    白姑的話,足夠的危言聳聽,但我卻不怎麼害怕,因爲我對孫遇玄無比的堅定,就算有一天他喪失了理智,也絕對不會害我,我就是這樣,盲目的自信。

    “白奶奶,雖然這麼對您老人家很失禮,但是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上樓的。”我雙手緊緊的握着樓梯,對白姑說道:“死去的人爲自己的死報仇又有什麼錯,難道,那些害了人的人逍遙法外,絲毫沒有受到懲罰就是對的麼,就算是一個已經死了的人,也有爲自己平反的權利。”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白姑語氣悠長的說道。

    我卻極力否認:“並不是這樣,這只是無能的人,安慰自己得話罷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神仙,就算有神仙它也不會去管這些無聊瑣事,所以人只能靠自己,而不是去靠老天。”

    “奶奶,你別和她囉嗦這麼多,這種鬼迷心竅的人,打一打就清醒了,讓她知道什麼叫痛,什麼叫死,省的跟個鬼魂呆在一起就變得大無畏,把生死度之身外了。”

    而白姑聞言,也沉下了眉頭,對我兇巴巴的說了一句:“讓開,否則我連你一塊收!”

    連我一塊收?怎麼收?我又不是什麼鬼魅!

    白姑見我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樣,類似提醒的對我說道:“爲什麼蛇毒在你的身上沒有效果,在你那個表妹的身上效果卻這麼激烈,關於這點你有想過嗎?”

    我仍是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因爲我不是對蛇毒沒有反應,而是有反應過後,我的血將它自動淨化了。

    沒想到,白姑竟然連這都看到了,我真懷疑,她得眼睛到底是真瞎還是假瞎了!

    “那蛇毒,是因爲吃了死人肉才形成的,但是到你身上卻沒有反應,你說,這是因爲什麼?”

    白姑邊說,邊眯起青灰色的眼睛向我靠近,那唆使的語氣,就好像讓白雪公主吃毒蘋果的巫婆!

    我聞言,大腦一片空白,像是生鏽的齒輪一般,機械的轉着。

    是因爲……我是死人?!

    不不,這怎麼可能,我能說能動的,有體溫,血液也是流動的,更不畏懼陽光,這一切的現象都能說明,我根本就是個活人。

    這老太太,簡直就是在信口開河!

    “你的身上,流淌着極陰之血,所以不要自找麻煩,因爲有太多麻煩要來找你。”

    白姑彎着眼睛,用力一敲我的手,瞬間整條胳膊都麻了,她輕而易舉得打開我得手,就要從我身邊走過去。

    爲什麼我得身上流淌着極陰之血,這會給我帶來什麼樣的麻煩,難道是因爲我體內吸了太多芳百煞的煞氣?

    我正要攔住白姑,卻不料手上被拴住了一條繩索,這繩索盡頭帶着一個鐵爪,也就是昨夜白淺用來從樓梯處滑到一樓的工具。

    這個工具用的極其好,因爲我只要稍稍一動彈,鉤子便會完全扎到我的皮膚裏。

    “孫遇玄,快出來,白姑進去了!”無法攔住白姑緩慢而穩健的腳步,我只能通過吼得。

    然而白淺卻是譏諷一笑,對我說道:“別白費力氣了,裏面的空間根本什麼都不能聽到。”

    “不是。”我搖搖頭,焦急得說:“孫遇玄很厲害,我怕真正交鋒起來,他會傷害到你奶奶。”

    “得了吧。”白淺呵呵一笑說:“昨天晚上,我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了,這樣的鬼能厲害到哪裏去。”

    “他昨晚是故意放你走的。”

    白淺聞言,愣了愣,顯然出乎所料。

    “他爲什麼要放了我。”她顯然不相信我的話,因爲她覺得自己和孫遇玄沒交沒情的,孫遇玄完全沒必要放了她。

    “可能是看你一個女孩子,不想欺負你,他真的是一個好鬼,你放了我吧。”

    “先不談他是個什麼樣的鬼,你覺得你想現在這樣和我談話我就會放了你?有本事打贏我啊。”

    打……

    聽聞這個詞,我遲疑了,因爲我現在除了只會用指甲亂挖人,其餘的,根本不行,但是白淺就不同了,她身板雖小,但卻靈活矯健。

    就在這時,我已經聽到白姑打開那地板的聲音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白淺一個愣神的期間,我猛地的前進,繃直的繩索瞬間一鬆,趁白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快速攪動手腕,擺脫了那纏在手上的繩索,看向之前被爪手壓住的手背,只見上面露出了血點。

    這白淺要是再用點力,只怕我的手骨都要被她挖的外露出來。

    我伸出指甲,剛準備朝她挖去,面對那張可愛的臉,卻收起來了,就在這時,白淺固住了我的兩隻手,其中一個膝蓋抵着我的膝窩,看樣子是準備把我綁起來。

    我在感受出她手的方位後,猛地拽住,一個背摔,將她摔在了樓梯上。

    白淺不服,在我上樓梯的期間,將那爪子甩到了我的腰上,只要她稍稍一用力,我的腸子都會傾瀉而出,於是我不得不伸出指甲,劃斷那根可沉重幾百公斤的尼龍繩。

    順便將白淺綁在了樓梯上,打了個死結,她掙脫兩下無果,憤憤的看着我。

    “逃脫專家你慢慢解,我失陪了。”

    我講完這句話後,便火急火燎的上了樓,壓開地板,沿着狹窄而又岌岌可危的木梯進入了密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