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1.三爺與白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51.三爺與白姑字體大小: A+
     

    三爺,怎麼會是三爺,他要買這房子,不是存心和孫遇玄過不去麼!

    也對,就算這房子生前署名是孫遇玄,但是在孫遇玄死後,這棟別墅理所應當的又回到了孫遇玄爸爸的手裏,所以,把這個房子賣給三爺,也是孫遇玄爸爸的意思。

    但是我記得陳迦楠說過,他父親生前和孫遇玄爸爸是合作伙伴。

    而三爺和陳迦楠的父親明顯得不對口,既然這樣的話,孫遇玄爸爸爲什麼會同意把別墅賣給三爺呢。

    這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關於孫遇玄得鬼魂還停留在人間這件事,孫遇玄的爸爸應該早就有所耳聞,但是他卻從未出過面,連看一眼都沒有。

    然而,哪裏會有父親在得知孩子的鬼魂還在人間時,卻連看都不看一眼。

    我從樓梯上走了下來,直視着三爺,說道:“三爺,您爲什麼一定要和我們過不去?”

    三爺蒼老的手撐在柺棍上,笑眯眯的看着我,卻是綿裏藏刀。

    我見他不回答,便繼續說道:“您想要的東西在陳迦楠那裏,陳迦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想你比我們更清楚,您覺得通過威脅我和孫遇玄真的能拿到您想要得東西麼?”

    “小丫頭,你知道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我聞言,不知道爲什麼,渾身都冰封了起來。

    三爺握緊柺杖,戳了戳地板說:“我要這塊地皮。”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皮不由得狠狠一痛,難道說,陳迦楠的東西就藏在這個別墅裏?這怎麼可能呢!

    按照往常,孫書煜早就上來一把把我推搡出去了,只是不知道爲何,他今天卻沒有這麼做,從他進別墅一直到現在,似乎看我的眼神都有些閃躲。

    這個別墅絕對不能給三爺,他控制了這棟別墅,就等於控制了孫遇玄,在孫遇玄還沒能完全脫離別墅的時候,我一定不能將他丟給別人。

    就在我一籌莫展,想要開口對三爺說些什麼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個清脆的聲音:“哪家的老頭子語氣這麼張狂啊?!”

    隨即,一個妙齡少女走了進來,也就是的昨晚見的那個假小子。

    她進來的時候,嘴巴里還吧唧吧唧的嚼着泡泡糖,然而在看到三爺的那一刻便愣住了,吃驚的說了一聲怎麼是你,隨後,便憤憤得盯着三爺。

    三爺看向她,倒是無所謂,黑色的眉毛挑了挑,故作親暱得說:“白淺丫頭,你怎麼也會來這兒。”

    這下子,着實輪到我吃驚了,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三爺竟然和那女孩認識,而白姑是那女孩的奶奶,這不就說明……

    “跟我奶奶來的。”

    白淺不悅的話音剛落下,外面便負手走進來了一個老太太,正是白姑。

    不知爲何,白姑今天沒有帶姑姑和曉冉來,大概是嫌她倆礙手礙腳吧,白姑青灰色的眼睛擠在她狹小的眼眶裏,看起來分外得陰森恐怖。

    “這眼睛瞎了,鼻子卻分外靈敏,大老遠的便問道了一股臭肉味,沒想到,這房子裏果然站着一灘爛肉啊!”

    “白姑,你我都是土沒到脖子處的人了,何必說這樣的話。”

    我看着二人之間充斥的火藥味,心中不由的一喜,因爲這種鷸蚌相爭的狀況,對於我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喜訊。

    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偷走孫書煜手裏的房產證,然後,將他們趕出這間屋子。

    但細細想了想,就算我偷走了房產證也沒有用,最主要的是戶主孫遇玄已經死亡了,這個房子早晚都歸孫書煜他們一家!

    “陳三,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現在混的不錯啊。”

    三爺不說話,只是笑着。

    “平時我打不過你,因爲你手裏的人都帶着槍,但是你今天,身邊只帶了一個毛沒張齊,就囂裏囂張的臭小子,如果你選擇跟我打,只怕我會讓你提前入土。”

    “白姑,這麼多年都相安無事的過來了,又何必爭這一時。”

    白姑抿脣一笑,有些顫顫巍巍的說:“因爲你要的東西,我也要,你要是不走,我就跟你搶!”

    “哎,白姑,我說你這好強的性格害死了你家男人不夠,還要把自己害死不成,我勸你還是好好安享晚年,不要過問這世道,反正你離死也不遠了,何必這麼着急着去見閻王?”

    “我呸,你個死老頭講話不積德,活該你絕後!”

    三爺握着龍頭柺杖的手,狠狠的掐了起來。

    白淺不依不撓的說:“怎麼,你現在混出個人樣了,想當初,你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姦殺,還不是連個屁都不敢放!”

    此話一出,我跟孫書煜都被嚇得嘴巴微張,這個白淺,膽子也太大了,這無異於往老虎屁股上放把火!

    果不其然,三爺氣得用力一甩柺杖,那柺杖便像車輪一樣滾着圈朝白淺飛過去,白姑耳朵一動,拿着手上的煙管便擋住了三爺的柺杖,這真可謂四兩撥千斤!

    然而,白姑的實際情況並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麼輕鬆,只見他的虎口都被震出了血。

    “人心不能太毒,太毒得人就得遭報應,對一個小女孩都能下此狠手,我看你身體裏的邪氣已經病入膏肓了!”

    三爺對孫書煜使了個眼色,讓他去把龍頭柺杖撿回來,然而孫書煜剛走到跟前,就被白淺給擋住了。

    白淺力氣上比不過孫書煜,但是歪點子卻多的很,再加上跟白姑學得,擅長放毒,所以不到一會兒,孫書煜就直接退到了老遠,讓白淺不要靠近他。

    然而,白姑還沒有所動作,三爺便伸手舉起了手槍,對準白姑。

    三爺笑了一下說:“現在是科技時代,不興鬥法了,白姑,雖然你住在農村消息比較閉塞,但是也得跟上時代得步伐走啊,這麼多年你一定想殺了我吧,但是,只要我稍稍一開槍,你那老胳膊老腿就再也動不了了,學術法能有什麼用,本事再高又有什麼用,最終要的是要有錢有權。”

    然而,三爺話音剛落,一條細小的黑蛇便纏到了三爺的手腕上,那蛇張開嘴,咔得一口咬上了三爺的手腕,霎時間,三爺的手像麻痹了一般僵直的伸着,手槍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白姑惡狠狠的盯着他,說道:“但是,人一旦被利益薰心,他離自取滅亡也不遠了。”

    “陳三,這些年你生疏了不少啊,當年你弄瞎我眼睛得時候,可比現在厲害多了!”

    我聞言,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難道,白姑的眼睛是三爺給弄瞎的,可是三爺爲什麼要弄瞎白姑的眼睛,他是爲了什麼?!

    三爺捂住發痛的手腕,大概是怕毒液蔓延,而用指頭死死捏住了幾處穴道。

    “出來混,遲早要還,陳三,你社會上呆着得人,應該比我更懂這個道理吧?”

    “白姑,自己想死沒關係,別拉上孫女做墊背的!”

    三爺撂下了一句狠話,眼睛裏冒出憤恨得火焰,便跟孫書煜走了,我知道三爺應該從來都沒有吃過這樣得虧,他現在雖走了,卻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三爺這次是完全沒有預想到白姑會來,所以只是一個人和孫書煜來的別墅,但是下一次就不一樣了,下一次三爺再來的時候,肯定會帶很多保鏢過來,到時候白姑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但倒黴的卻是我!

    經過剛剛得一幕,我對白姑的仇恨心裏降低了不少,甚至有種錯覺她其實是和我們站在一邊的。

    然而,很快我便否定了這個想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