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49.我是妖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49.我是妖孽?字體大小: A+
     

    “是嗎,那就比比誰快!”

    眨眼間,她便扣動扳機,只聽咔咔響聲,扳機竟然失靈了。

    “fuck!”

    誰知,她剛咒罵完,孫遇玄便已經飄到了她得身邊,將她得手敲打了一下,瞬間,她手裏的槍便啪啪落到了地上,她怒視着孫遇玄,因爲此時她已經被孫遇玄捆成了一個糉子。

    “作爲回見禮,我也要看看是我的手快,還是你逃的快。”孫遇玄話音方落,便伸手朝女孩的天靈蓋劈去,然而卻撲了一個空,女孩逃脫的速度,快的連我都沒有看清,就像是變魔術一般。

    隨後,我聽到門外那女孩傳來不服氣的聲音,她說:“你等着我奶奶來收拾你吧,就算第一天第二天收服不了你,第三天定要收服你!”

    孫遇玄聞言,面無表情,顯然是對女孩的話十分的不屑。

    然而,我卻狠狠地愣住了。

    “孫遇玄——”我指了指他的身後,驚訝的說:“血屍不見了!”

    他也忽的反應過來,飄起身子四處尋望之後,搖了搖頭,示意房間中沒有,隨後,他準備出去找尋一番,他剛打開大門,卻有折返回來,大概是怕血屍突然冒出來攻擊我,所以他決定和我一起出去。

    我跟着他一起走出了大門,看見階梯上有一個鮮紅的腳印,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但根據這個腳印足以判斷的出來,血屍趁亂跑出去了。

    因爲我們都對她放鬆了警惕,所以她跑出去了!

    我將剛剛得發現告訴了孫遇玄,我說我懷疑這個血屍是有思想的,孫遇玄倒對我這個說法顯得不足爲奇,他說,人其實就算死,也是有思維的,這是正常現象,但是它只有思維,卻沒有記憶。

    “她會不會出去害人?如果有人抓到她了怎麼辦。”

    孫遇玄望着天空中一輪清冷的月亮,說:“我不怕她害人,我只怕她害你。”

    我聞言,不懂他話裏的意思。

    孫遇玄繼續解釋道:“你的血液給她造成的渴望,超過所有人得血對她造成的渴望,在沒吸到你的血之前,她或許不會去吸別人的血。”

    一輪心驚膽戰之後,我害怕的靠在孫遇玄的懷裏,不知所措。

    “剛剛那個女孩,你覺得她能構成對我們的威脅麼,你爲什麼要故意放她走。”

    孫遇玄摟摟我的肩,什麼也沒說,我仰望着他,清冷的白月光爲他鍍上了一層銀白色光芒,我忽然覺得,我從來都不懂他。

    我跟孫遇玄進了房間,血屍已經不知去向,現在這種特殊時刻,留我一個人在別墅裏是很危險的事情,所以孫遇玄也不打算去找。

    我雖然努力不讓自己變成他得負擔,卻又不可避免的困住了孫遇玄的腳步,如果沒有我,他便可以來去自如,不必思前想後。

    孫遇玄一直不肯鬆開我,他說他以後再也不會像今天這樣離開我。

    我趕忙搖頭,對他說:“你也有你要做的事情,我不能幫你,也不想做你的負擔,你想做什麼就去做,我一個人也能照顧好自己,還有,你知不知道你附在小蛇身上,那樣呆在白姑身邊有多危險,一旦她在白天的時候發現了你,你就連逃都逃不掉。”

    “老實說,你今天之所以這麼晚纔回來,是不是因爲呆在菸袋裏面,菸袋透光,導致你受了傷?”

    他緘默。

    我環住了他的腰,靠在他左胸的位置:“我知道你是爲了我好,想幫我找出姑姑的目的,但短期中姑姑是不會害我命得,所以我們要先着手你的事情,以防到時候壞人的勢力越來越大,我們沒辦法拿他們怎麼樣。”

    孫遇玄攬住了我,讓我別爲他操心,他不想讓這些煩心事打擾我。

    從他淡淡的言語中,我能聽得出來他是自責得,因爲他覺得他給我帶來了原本不屬於我的危機,就像我因爲芳百煞幾次傷他而感到自責一樣。

    他將他聽到的對話說給我聽,其中有一個就是上次曉冉和白姑去敲我跟孫遇玄租的屋子的事。

    其實,那天白姑還有姑姑他們並沒有發現對面的人是我,她們只是爲了,從我這個房子,向姑姑的房子中看到些什麼東西。

    “爲什麼要從我們那個房子看?”

    “小區的樓因爲地勢的緣故,不是完全平行的,但是我們租得那間房子,和你姑姑的房子卻是完全平行的狀態,並且,房間的外部構造,都是在一條線上,我們的房子和你姑姑的房子的玻璃窗,大小一樣,座標也一樣,但是根據透視原理,從我們這個房間,看你姑姑的房間,其實構成了一個‘回’字。”

    雖然,我不知道這‘回’字中有什麼玄機,但這個字就像有魔法一般,在聽到的那一瞬間,我不由的渾身一凜。

    原來,孫遇玄當初之所以選擇這個房子,並不是單純的爲了監視,而是爲了這個‘回’字。

    “從這個回字能看到什麼?”

    шшш ✿ttκǎ n ✿CO

    “能看到一些玄妙的東西。”孫遇玄敷衍我。

    或許,他根本什麼也沒看到,又或許,他看到了一些不能說的事情。

    我得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了起來,心想這個白姑可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眼睛明明是瞎的,卻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玄妙之處。

    孫遇玄說,她們還聊了一些家鄉的事情,因爲用的是家鄉話,所以他沒有聽懂。

    當然,過了一會兒後,是曉冉說了話,他才又聽懂的,曉冉問白姑,爲什麼我被毒液噴到了一點事都沒有,而她被毒液噴到了,撒了白姑做的血粉,才慢慢見好。

    姑姑瞪了曉冉一眼,讓曉冉以後別再隨便招惹我。

    白姑就對曉冉說,曉冉是凡人,而我是妖孽,自然是不能比的。

    我聽到這裏,無法淡定下去了,趕緊向孫遇玄再次求證一遍:“你說什麼?你說白姑說我是妖孽?”

    孫遇玄點了點頭,肯定了我的話。

    我不解:“她爲什麼這樣說我,我不就是個普通人麼,難不成是小柔的緣故?”

    “她們老一輩的人,對於自己不喜歡的女人,都會說她是妖孽,沒什麼好奇怪的。”

    話雖這樣說,但我總感覺這不過是孫遇玄在寬慰我罷了。

    孫遇玄接着往下說,他說曉冉在白姑說完這句話後,不敢再造次了,而是搖着白姑的手臂,眼淚汪汪的哭訴道:“白奶奶,我不想死,我不想睡棺材,你幫冉冉除了那個妖孽吧。”

    白姑聞言,說,現在不能急啊,先保住了曉冉的命再說。

    隨後,我姑姑便抱着曉冉痛哭。

    曉冉卻猛地推開了姑姑,指着她說,都怪你,要不是你當初對薛燦她媽……

    姑姑扇了曉冉一巴掌,讓她閉嘴。

    白姑嫌她們兩個吵,就讓她倆安靜一會,之後,就偶爾只有幾句談話,還都是操着家鄉里的方言。

    對話裏爲什麼又提到了我媽,當年,姑姑究竟對我媽做什麼了,以至於姑姑竟然情緒激動的扇了曉冉一巴掌,記得上次曉冉對我說,說我媽勾引她爸未遂,便和有錢的男人跑了,然後被我爸給殺害了。

    然而現如今看來,曉冉當時說的完全是一句毫無根據的話,就姑父那猥瑣得長相,就算是給我媽一卡車拿回家拉磨我媽都不定會要。

    那麼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呢?

    我媽已經失蹤多年,如今就是想追究,也無從下手。

    我裹緊身上的毛毯,聽完孫遇玄得一番話,只覺得渾身發冷。

    曉冉不想死,可是她不想死這一點,跟我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呢……

    “明天早上,你去把那間房子裏的陣法破掉。”

    “幹什麼?”

    “下去看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