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47.音樂殭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47.音樂殭屍字體大小: A+
     

    “孫遇玄,你發什麼愣啊!”我焦急的大聲喊叫,尤其是在看到孫遇玄把打火機給掉到地上的那一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眼見着那血屍就要掐住他的脖子,孫遇玄卻嘴皮顫抖的叫了一聲媽。

    這下子,卻輪到我愕然了!

    孫遇玄抓起那女血屍的手,我這纔看見,原來女血屍那乾枯猩紅得手指上竟然帶着一枚金燦燦的戒指!

    估計是方纔打鬥時我沒有注意,然而現在特地去看時,一眼便認出這個戒指。

    是陰陽戒!

    我的身體猛地一陣冰冷,孫遇玄不是說他媽媽的鬼魂在枯萎的花園中跳舞嗎,可是現在,怎麼成了一具血屍?!並且差一點,就被孫遇玄給親手燒死。

    不過,這具血屍渾身上下沒有一寸皮膚,只能從身形上勉強分辨出是一個女的,要不是這枚戒指,我估計孫遇玄也沒辦法認出她。

    在孫遇玄叫了一聲媽後,那女血屍根本就沒有一絲停頓的朝孫遇玄揮過手掌,瞬間,孫遇玄的脖子上便滲出藍色血液,這血屍真厲害,竟然能傷到身爲鬼魂的孫遇玄!

    很顯然,血屍根本就沒有自己的思維,孫遇玄這麼叫她,無異於對牛彈琴。

    我的身上越發的癢,先前的紅疙瘩已經變成透明的模樣,裏面裝着血水,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如果孫遇玄還不能搞定那女血屍的話,我就只能割破自己的皮膚急救了。

    “媽,是我,阿玄!”孫遇玄雙手扶住那血屍的胳膊,懇切的說着,眉眼裏面滿是傷痛,誰見到自己的母親這副模樣會無動於衷呢:“媽,告訴我,你怎麼變成了這樣,我一直以爲你的屍體被火化了,是誰把你弄成了這個樣子,是誰!”

    孫遇玄搖晃這血屍的身體,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傷痛與憤怒齊齊衝撞着他的胸膛,像一座沉寂許久的活火山,終於爆發了!

    我的心也跟着痛了起來,我無比心疼此刻的孫遇玄,心疼他一直活在一場騙局中,心疼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母親的真正死因!

    那女血屍發出嗚嗚的憤怒聲,卻根本說不出話,我也知道,殭屍沒有思維,更不會說話。

    我想勸孫遇玄冷靜下來,但是我卻不敢開口,我怕在我開口的瞬間,他那根緊緊繃着的弦就斷了。

    是誰?到底是誰幹的這一切,而孫遇玄的媽媽,又如何變成了這副模樣?

    難道會是孫書煜母子?如果真的是他們的話,這手段未必也太殘忍了一些。

    那血屍脫離了孫遇玄的桎梏,又朝我跳躍過來,我慌忙的躲,卻因爲行動受限而沒能躲的開,最終是孫遇玄過來了,我才解的圍。

    既然這個血屍是孫遇玄的媽媽,我們決不能將她燒死,更不能和她講話,因爲她根本沒辦法聽懂。現在得情況是,血屍把孫遇玄看作和她爭搶食物的人,所以她一定會想辦法將孫遇玄殺死,但是孫遇玄根本不會對她動手,所以如此下去,吃虧的只會是孫遇玄!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讓這個血屍停下來。

    有什麼東西,既能讓血屍停下來,又不會傷害她。

    符咒?

    不行,這玩意只有陳迦楠纔有,就算有一張符咒就擺在我得面前我也不會使用啊。

    火把?

    更不行,如果點了火,女血屍一定會變的躁動不安,更重要的是,如果不小心點燃女血屍身上的汽油,就完蛋了。

    一籌莫展之際,我忽的靈光一現。

    對了,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一部林正英演的電影,叫《音樂殭屍》,裏面的殭屍一聽到懷錶裏的音樂便會停止動彈,說不定只要找到孫遇玄媽媽喜歡的東西,吸引她的注意力,就可以讓她停下來!

    孫遇玄媽媽喜歡什麼……跳舞!

    我心中一喜,拖着瘙癢至極的身軀狂奔到電腦跟前,邊開機邊朝孫遇玄大吼道:“孫遇玄,你媽媽跳舞的時候最喜歡用什麼音樂!”

    “花間夢!”

    我聞聲,眼見着那血屍朝我飛跳而來,啪啪啪的在敲打出了這三個字,我發誓這絕對是我打字最快的一次,我的心臟提升到了嗓子口,因爲那血屍直接一揮臂,將孫遇玄打倒在一邊,如果此法不成,我很可能會死!

    就在那血屍到達我身邊的瞬間,我啪的一聲點下了播放鍵,瞬間冷汗直流,整個人都虛脫了!

    我慌忙的躲開,那血屍本來想轉換方向朝我攻擊過來,卻在音樂響起的那一刻,停下了。

    她的喉嚨裏嗚嗚得哼着,像是在哼歌曲的內容,黑色壓抑的空氣中,飄渺而空靈的女聲,伊伊而唱,一具烏紅僵硬的屍體在歌聲中起舞,這一幕,別提有多恐怖了。

    這是一首中國古典歌曲,本應柔美的舞姿,在她僵硬的動作下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但我卻絲毫笑不出來,甚至眼睛發酸,有想哭的衝動。

    孫遇玄的媽媽在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個美麗的女人吧,只可惜,紅顏薄命,就連她也不曾想過,自己竟會這樣悲涼的死去吧。

    我朝孫遇玄跑過去,他有些搖晃的站了起來,望着血屍的舞姿,有些出神。

    他的眼神是那樣的哀痛,只是哀痛之中帶着隱忍,那是一份屬於男人的堅強,他不能放任自己難過,他不能讓自己脆弱,因爲一旦他脆弱,很多東西便會隨之坍塌。

    這樣默默承受一切的孫遇玄讓我心疼不已,我倒希望他所有的情緒都可以發泄出來,這樣,他的心就不會那麼痛了……

    我想,一定是那些進入血泡的血水起了作用,導致我現在身上沒有之前那麼癢了。

    我沉默而沉重的向孫遇玄走過去,輕輕的環住他的腰間,臉部緊緊的貼住他的胸膛。

    孫遇玄……

    雖然我比你矮,天塌了我無法替你頂着,但至少,我可以在你要轟然倒塌的時候,默默的做你的支柱。

    孫遇玄愣了一下,隨即,也環住了我的背,他的下巴抵在我的肩上。

    半宿,有一滴冰涼落在了我的背上……

    我渾身一顫,身上遍佈的毛孔都因那突如而來的冰涼而輕輕地收縮,我雙眼一酸,眼圈滾燙,更加用力的抱住了他。

    隨即,兩滴,三滴得液體,斷斷續續的砸在了我的背上。

    明明不痛,我卻很痛。

    我一遍一遍的拍着孫遇玄的背,像安慰一個受傷的孩子,過了一會兒,我的耳邊傳來孫遇玄帶着鼻音的輕笑,他撫摸着我的頭髮,將我額間的碎髮縷到耳後。

    他深沉的眼睛看着我,清亮的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嚇到你了。”

    我搖頭,滾燙得眼淚終於藏不住,沿着他的手指墜落下來。

    據說,被殭屍吸乾血液的人會魂飛魄散,我不怕死,但我怕再也見不到你。

    我所有的話都淹沒在口中,我不知孫遇玄是否會懂我眼淚的含義。

    我拉着他的手,用力的握了握,他反手握住了我,亦用力的握了握。

    傷心過後,原本存在得事情依然要去面對。

    “她已經完全不認得我了。”孫遇玄的語氣輕飄飄的,帶着難以藏住的疼。

    我停了停,問道:“你死之前,有沒有把整個別墅都爬了一遍?”

    孫遇玄聞言,搖了搖頭,淡淡的說:“我不清楚,大概沒有。”

    我想起白姑白天時得詭異行徑,以及她最終停下來的地方,還有她敲了三下菸斗的動作,顯然,她這一連串的行爲都是因爲同一件事。

    我抓着孫遇玄的手,驀然縮緊,嗓子發澀的朝他說道:“是我的想法被先入爲主了,其實,白姑並不是在還原你死後的場景,而是在還原你媽媽死後的場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