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18.隱蔽的藏書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18.隱蔽的藏書地字體大小: A+
     

    陳迦楠說道,然後打開了那薄薄的長形鎖,隨後,他取了擋板,將車開進了院子,院子裏鋪着磚頭,隨後,他把大門開了一條縫,從裏面捏上了鎖頭,隨後,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此時夕陽西下,加上房屋的院牆很高,導致走進去的時候,感覺十分的陰涼,樓是木式結構,建築風格有點像南方,大概因爲年代久遠的緣故,木頭都已經發黑,犄角旮旯裏都結滿了厚厚的蜘蛛網,這讓我不由得望而卻步,這房子會不會的塌啊。

    陳迦楠走了進去,瞬間地上的灰就飛了起來,嗆得我猛烈的咳嗽。

    陳迦楠有些淡然的解釋道:“我怕三爺找人一路跟蹤,所以幾乎沒怎麼來過。”

    “爲什麼我們要來這邊。”我好奇的說。

    “這裏是我爸的藏書閣,如果把書藏在我爺爺家的話,早就被我三叔翻了個底朝天的。”

    “沒看出來,你三叔還挺喜歡讀書的啊?”

    陳迦楠扭頭,回看了我一眼之後,說:“這些都是絕無僅有的書,不僅是我三叔,所有修道之人都會搶破頭,這些書裏面記載着無數未知的事情,說不定,還真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孫遇玄點點頭說:“去看看吧,天馬上就要黑了,芳百煞現在已經越來越急切了,說不定,會找上這裏。”

    “抓緊時間。”陳迦楠這麼說了一句之後,就進去了糧倉,陳繁用鐵鍬把地上幾乎都要碎掉的黃豆杆鏟向了一邊,飛起來的渣子嗆的我再度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孫遇玄用冰涼的手指捏住了我的鼻子,但沒捏緊,所以我只能費力的呼吸。

    不到一會兒,一個像下開啓的門便呈現在眼前,陳迦楠毫不費力的將那門提了起來,然後下了木梯,孫遇玄也下去了,敞開手抱我,於是我在半空中就跳了下去。

    在我落地的同時,木板子門也隨之叩了下來。

    這是一個地窖,地窖挺矮,我這個身高只要稍稍踮腳就能後碰到頭,所以,他們兩個大男人只能貓着腰走路,陳迦楠摸到一角拉了燈,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線路依然可以用。

    那老舊的鎢絲燈閃了幾下,無力的亮了起來,光線昏黃,低矮的地窖裏搖曳着我跟陳迦楠的影子,看起來分外的詭異。

    地上整整齊齊的擺滿了罈子,罈子全部被封好,密閉的空間裏面散發着濃濃的酒香,還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味道,混着這酒香聞起來有些反胃,但顯然,他們兩個沒有感覺到,不知道是我太敏銳,還是我太敏感。

    我們沿着酒罈子中間那條狹窄的走道往前走着,我心中不由得有些起疑,這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酒窖,何來的藏書?

    沒想到,就在這時,陳迦楠在一個隱蔽的地方扭動了一下,隨即,有一塊土地伸了起來,陳迦楠拿開了上面的酒,貓着腰鑽了進去,我也跟着鑽了進去,踩着土塊壘出來的樓梯,走了下去。

    一進到下面的空間,我便聞到了一股老舊的書籍的味道,這種味道總能讓人心安,因爲它聞起來神祕感十足,讓人總覺得裏面藏着巨大的寶貝。

    這房子裏擺着簡陋的木質書架,看起來都有些腐朽,我把手背在身後,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一個吹氣,就把這書架給吹散了,孫遇玄拿起了一本書,簡略的翻閱幾下,不由的隆起了眉頭。

    “這些書,我家不也有麼,雖然古老,但算不上什麼獨一無二。”

    陳迦楠神色清清得說:“還有最後一層保障。”

    陳迦楠移開了一個藏書架,隨後,對着之前藏書架背後的一個地方狠狠的推了一下,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那土牆竟然彈了出來,大概有一條胳膊這麼深,雙臂打開這麼長,裏面整整齊齊的擺放着嚴重磨損的書。

    約莫有三四十本這麼多。

    我不禁感嘆:“爲了這麼幾本書,至於耗費這麼大的工程麼?用個東西把它包起來,挖個坑埋在地下不就完了。”

    這一環扣一環的,跟解九連環似得。

    陳迦楠拿出一本書遞到了孫遇玄的手上,很自覺的略過了我伸出的手,他這是在褻瀆我的智商,他見我橫眉豎眼的,勉爲其難給我挑了一本最薄的書。

    然後他也的那了一本,給我拿了一個小凳子,自己撿了塊磚坐在上面,他這才說道:“破四舊,打牛鬼蛇神的時候,許多的古書都被紅衛兵給毀了,別說是埋在地底下了,就是埋在祖墳裏,人家也能給你掘出來,好多的能人術士也被批鬥死了,就我爺爺,一點傷沒受,書也一本沒少。”

    “爲什麼你爺爺沒有被批鬥。”

    “我爺爺比較懂得明哲保身,也從來不去多管閒事,他跟我說過,有些人不能幫,你幫了他到時候還會被反咬一口,倒不如管好嘴,管好手,最後別人還會記你的好。”

    他話音剛落,孫遇玄就插進來了一句:“學學。”

    我白他一眼,陳迦楠繼續說到:“這宅子,是我外公從一個老地主手裏買下的,所以,這些機關也都是那個老地主設計的,爲了藏金銀財寶,這個地窖的事,是我父親和我母親結婚後得知的,我外公喜好吹牛,外婆嘴碎,所以這地窖底下有書的這件事,他們兩個一直都不知道,是我爺爺跟我父親,我母親裏應外合,移過來的。”

    陳迦楠這次談起自己的家事,神色不再抑鬱,大概是他也覺得這事說起來挺有意思的。

    我隨口問道:“那你說那老地主的兒女能甘心,會不會經常潛回來,看看自己家老宅子曾經放了寶物的地方,現在放的什麼?”

    陳迦楠愣了一下,說:“應該不會,老宅子陰氣較重,一般不會有人這麼膽大得胡亂進入老宅子。”

    我哦了一聲,發現孫遇玄已經開始聚精會神的讀書了,他應該自幼看過不少的古書,所以文言文讀起來對他來說並不吃力,再看看陳迦楠,他也是跟讀白話文一般,然而我剛翻來那書本,就一陣頭皮發麻。

    這是什麼鬼,不僅是文言文,還有各種的通假字,不僅如此,通篇都是繁體文,看的我一個頭兩個大,正想合了書好好睡一覺,卻突然想起之前對孫遇玄信誓旦旦說的話,便硬着頭皮往下讀,有不認識,讀不順的地方也不好意思打攪他們兩個,於是只能靠自己的想象力。

    然而我的書還沒有翻頁,他們兩個便先後看完了,對視,隨後搖了搖頭,示意書上沒有有用得內容。

    於是,我也不甘示弱的讀了起來。

    讀者讀者,我不由的嘶了一聲,他們兩個還以爲我有什麼發現了,齊齊的向我看過來。

    我兩手朝書頁上一捏,向他們舉了起來,狐疑的說:“這怎麼有根黃頭髮?”

    陳迦楠聞言,臉色不好的趕了過來,抓起那根頭髮,語氣沉重的說道:“看來,你說的沒錯,果然有人來過這了。”

    我心裏一咯噔,安慰他的同時也安慰自己:“會不會是*?”

    “很顯然,只有年輕人會染黃髮。”孫遇玄說道。

    這根頭髮不太長,也不短,很難從一根頭髮,讀出宿主的屬性。

    孫遇玄接過我手裏的書,快速的翻了幾頁,那速度就像是風在翻書頁一般,就在我感嘆時,忽然,他停了下來,用指尖指在了書頁中的一行字上。

    剎那間,空氣彷彿都靜止了,我跟陳迦楠一起屏住了呼吸,朝孫遇玄手指的地方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