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13.井裏的東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13.井裏的東西字體大小: A+
     

    我剛要起來,孫遇玄卻伸手按住了我的後腦勺,讓我的臉緊緊的貼着他的胸口,他的手指涼涼的,刺激的我頭皮發麻,頭髮根根的豎立了起來。

    “這麼緊張幹什麼。”

    “我,我要出去透透氣,謝謝你扶住了我。”

    “是我絆的你,有什麼好謝的。”

    我無語,緊緊握住雙拳,這個腹黑男。

    “噓——”他示意我安靜,然後輕聲說:“你聽。”

    我不說話,伏在他冰涼的胸口靜靜的聽着,卻只能聽到我自己慌亂的心跳,然後我說道:“明明什麼都沒有啊,你讓我聽什麼。”

    “聽我的心跳。”

    “你哪裏有心跳,明明是我的。”

    他輕哼了一聲,說:“好,是你的。”

    我聞言,感覺自己中了他的圈套,於是立馬站了起來,死不承認的說:“是活人都會有心跳,死人才沒有。”

    他看着我,眼底微波盪漾,孫遇玄一定是吃錯藥了,雖然,雖然我心裏有那麼點喜滋滋,只有那麼一點而已!

    不行,我真的感覺自己要喘不過來氣了,於是我接過孫遇玄遞給我的早餐,跑了上去。

    重見天日的那一刻,我只覺的身心突然暢快了起來,我忍住自己想要跳起來的衝動,捂着嘴巴一直笑一直笑,那種幸福在心裏爆炸的感覺,幾乎要讓我笑出聲。

    該死的孫遇玄,終於,終於肯向我靠近了,這一天,等的我好辛苦!

    我的笑肌笑到發酸,但我卻沒有在孫遇玄面前表現出來,我不想讓他太得意,要不然他又該拿眼角看我了。

    清晨的陽光纖塵不染,就像是小孩子般柔嫩的臉,細細軟軟的光線灑在我的身上,只覺的無比幸福,我用手接着水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我摸到了我的耳朵,上面滾燙的嚇人。

    隨後,我又坐在木墩上,邊喝水,邊吃麪包,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只覺得昨晚凋零一地的花朵又重回了枝頭上,開得如火如荼,就像我心上,那盤根錯節的情愫。

    乾麪包啃起來卻比大餐還要好吃,索然無味的礦泉水喝起來也甘甜如怡,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有情飲水飽,我想到了孫遇玄炙熱的眼神,便立馬用礦泉水冰着臉頰,真是羞羞噠。

    孫遇玄說讓我不要去桃花庵,但是此時不去,更待何時,現在是白天,說不定方白山根本就出不來。

    關於給山神老爺磕頭的事,我也沒有告訴孫遇玄,我要是給他說的話,他一定說什麼也不會讓我再去桃花庵。

    我沿着梗爬了上去,爬得氣喘吁吁,筋疲力盡,也算是在大早上做了個有氧運動,此時,只感覺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一點都不覺得累,尤其是血管裏的血液,流的歡快。

    我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桃花庵,此時桃花已敗,桃花庵更是人跡罕至,踏上青石板路時,只感覺面前的庵看起來有些荒涼,但好在此時豔陽高照,所以看起來沒有之前那麼恐怖。

    我沒有過多的猶豫,一腳踏了進去,院子裏很乾淨,但是也很冷清,大風颳折了幾柱香,我把它們又重新扶了起來,然後用鼎地下乾燥的火柴,將它重新點燃了。

    其實我這麼做,倒不是因爲所謂的一心向佛,而是爲了聞着香火味,讓自己心裏能有點底。

    我叫了幾聲方白山,卻沒有人理我,果然,他在白天的時候不能出來,如此一想,我就沒那麼害怕了,大着膽子走到那個古怪的井邊,朝下看去,井水雖清澈,卻又深不見底,以至於我也看不清裏面有什麼東西。

    只能隱約的看到地下有一片白晃晃的東西,一提到白這個字,我心裏不由的打了個顫,不會這井底是方白山的屍體吧,想到這裏,我恨不得立刻提腳跑,但是我的手腳不聽使喚,越是想跑,越是死死的黏在了原地。

    既然這樣,我只能勾着頭往裏看,就在這時,水面開始有些晃盪,以至於我看不清裏面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於是我拿來了立在牆邊的竹竿,插進來井水之中,竹竿插到末梢的時候,我終於感覺到底部接觸到了一個龐然大物,很有肉感,但是那肉卻非常的結實。

    我用力的頂着竹竿攪晃了幾下,那大東西也跟着竹竿開始攪晃,水開始變的渾濁,以至於我不得不瞪大眼睛觀摩着水滴,就在這時,我彷彿看到了一隻青黃色的眼睛,在渾濁的黃沙井水中顯得分外清晰!

    我嚇得啊的一聲尖叫,丟了竹竿向後退了幾米,手心發了一層涼汗,因爲那個看起來像眼睛一樣東西太滲人了,那隻眼睛,足有一個男人手掌那麼大,所以我纔會被嚇得臉色發白。

    慢慢的,水面靜了下來,竹竿半漂浮在井裏,詭異的就像是漂浮着半具屍體。

    井裏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還是單純的是我看錯了?!

    經過剛剛那一出,我再也不敢呆在井邊了,更別說進佛堂了,我遠遠的觀望着山神老爺的塑像,這麼一看就看了好久,站在原地不由得腿腳發麻,那是一種令人臣服於腳下的氣勢,我想,大家之所以會喜歡拜佛,就是因爲這種氣勢吧。

    我本想離開,但是離開了之後,我跟白來一趟有什麼區別。

    記得上次方白山說,說他侍奉山神老爺,那麼,我是否能通過山神老爺來指使方白山和芳百煞見面呢,只要他們兩個見了面,相互殘殺,我和孫遇玄就有救了,雖說這種想法太不近人情,但誰讓芳百煞如此咄咄逼人呢。

    他爲了自己的幸福而對別人下殺手,這種人,不配得到幸福。

    我看着山神老爺,只覺得他模樣有些奇怪,記得我之前站在佛堂對面的時候,他的眼睛是直視着我的,而現在,他的眼睛卻是垂着看向地下,雖然這一幕看起來有些恐懼,但冥冥之中,我總感覺他在指引我什麼。

    我聯想起之前磕的兩個頭,似乎都是在一個地方磕的,不會是,那一片有什麼東西吧,我被自己這個猜想搞的有些興奮,同時又有些惴惴不安,這個庵這麼邪,別是個什麼陷阱。

    我又在太陽下站了好長時間,等到太陽角度改變到可以找到佛堂內的時候,我才終於決定踏進去,佛堂裏面充斥着淡淡的香火味,山神老爺塑像後面是五顏六色的帳子,卻都褪色掛着黏糊糊的蜘蛛網。

    繼而向兩邊望過去,卻是黑乎乎的一片,除了兩根頂樑的大黑柱子,根部已經腐朽掉漆。

    具體在哪磕的頭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跪下來一個一個的敲,石板太厚,縱使是空心的也難以聽出來,於是我只能加大力氣,敲的手心發紅,終於,我聽到了一聲悶悶的響,下面是空心的!

    我難以抑制住自己內心的興奮,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猜出來了!

    但是石板之間幾乎沒有縫隙,所以如何取出來成了一個難題,我正準備尋找工具,此時天竟然開始狂風大作起來,不消一會兒,便陰雲密佈,遮天蔽日,方纔還亮堂的佛堂,一下子黑了起來。

    與此同時,我聽見了淅瀝瀝的水聲,不像是下雨,倒像是有東西在往下滴水,水聲越來越響亮,我猛然想到了那個井,這聲音,不就是有東西從井水裏爬出來了嗎!

    那顆巨大的眼睛!

    我心臟猛地一怔,緊緊的收縮起來,那淅瀝瀝的聲音越來越近,我無處可躲,只能跑到佛像的後方,等我落定的的時候,帶起來的小風吹開了那佛案下面的黑布。

    我定睛一看,只見裏面竟然躺着一個五官青黑的女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