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12.類似愛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12.類似愛情字體大小: A+
     

    然而孫遇玄完全不像我一樣慌張,也對,這對他來說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推開土牆之後,就準備出去,我一下子急了,條件反射的拉住了他的胳膊,聲音聽起來有些柔弱:“你要去哪?”

    “拿點東西。”

    “我,我害怕。”我咬住了脣,十分難以啓齒的說。

    孫遇玄頓了一下,說:“那我陪你,等你睡着之後再去。”

    我點了點頭,躺在了骨心嬈的牀上,褥子是那種鋪在死人背底下的金黃軟墊,雖然乾淨,但心裏實在是膈應,躺在上面就跟有一千根針在扎似的。

    最後,我還是坐了起來,抱着膝蓋,坐在孫遇玄的旁邊,雙目呆滯。

    “怎麼了。”

    “我睡不着,感覺好奇怪。”

    “因爲我在旁邊。”

    “不是。”我趕忙搖頭:“你要是不在旁邊的話,我早就跑了,這裏太恐怖,都是死人用的東西。”

    孫遇玄沒有說話,半晌,我才又出聲道:“你還在生氣嗎?”

    “我爲什麼要生氣。”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的表現就是在生我的氣,我們和好吧,別不理我。”

    孫遇玄沉沉的嗯了一聲,說:“以後別提何若寧,我煩她。”

    “爲什麼。”我問道,把臉埋在雙臂裏,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揚。

    他似乎沒有發現我心裏的小九九,而是耐心的向我解釋道:“從你進入別墅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何若寧沒有死,她不會這麼容易死,就算她真的死了,屍體也不會這麼容易丟,既然丟了,其中一定是有蹊蹺。”

    “有些事情我不想提,因爲那是我的恥辱,我的傷疤,我不想把那樣的我展現在你面前。”他扭過臉,直視着我:“薛燦,你只需要記得,我是那個可以保護你的人就夠了。”

    我聞言,不由的紅了眼眶,我抱住了臉,不想讓他看出來。

    他從來沒有這樣跟我說話,從來沒有,我只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我想抱住他,想緊緊的抱住他,卻被某種若即若離的關係綁住了手腳。

    “你從來就不是她的替代品,你是突然闖進我生命裏的……那個意外。”

    我不懂他話裏的意思,像是表白,卻又不像,但是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我的眼淚早已顆顆的滾落了下來,浸在褲子上緊緊的和皮膚貼在了一起,我儘量不讓自己啜泣出聲。

    “傻不傻。”

    孫遇玄嗤笑了一聲,然後沒有說話。

    我不知道此刻該說什麼,有一種微妙的氣氛在我們之間流動,我不敢開口,我怕孫遇玄聽出來我在哭。

    只要我不是爲他人做嫁衣的那個,就夠了。

    我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一句話在口中迂迴幾遍卻依然沒有說出口,我含糊不清的問道:“你說,芳百煞爲什麼要抓我們兩個。”

    “可能和他與方白山之間的關係有關。”

    我不解。

    孫遇玄說道:“你忘了,芳百煞和方白山都是男的。”

    我有些驚訝的瞳孔微張,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信息呼之欲出。

    “一白一黑,一正一邪,一陽一……”

    “陰?”

    “對,芳百煞應該是利用我們兩個,來改變他們之間的陰陽屬性,這樣,他們就不會再自相殘殺。”

    原來,一直默不作聲的孫遇玄心裏卻有這麼清晰的分析,而且,他分析的很有道理。

    “他爲什麼要找我們呢?”

    孫遇玄聳聳肩,眉宇間不再那麼的冷冰冰:“說不定,我們可以通過芳百煞,揭開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們?”

    “只有你可以帶我走出別墅,只有你在還沒有和我換氣的時候就能碰到我的身體,的那種關係。”

    我抹乾淨了眼淚,驚訝的看着他,不知道說什麼好,原來我和他之間,有這麼不一般的關係麼。

    “會不會是因爲我們冥婚,但是我在夢中看見了你,你割爛了我的手,往一張紙上滴了血。”

    “婚契。”孫遇玄有些不確定的說:“應該不是。”

    “我們要不要問問陳迦楠他們。”

    孫遇玄搖了搖頭說:“不要完全信任他們,而且,他們似乎有些太積極了。”

    “積極什麼?”

    “讓我們兩個獨處。”

    我聞言,臉嗖的一下子紅了,原來孫遇玄也察覺到了。

    “或許,這樣他們就有時間獨商量些什麼事情,又或者是因爲別的,總之,像你有穴口這件事,不要說給骨心嬈聽,一定要對他們有所保留。”

    “骨心嬈?其實我覺得她挺好的。”

    “這麼猛然間出現的一個女人,突然就把陳迦楠愛的那麼深,他還沒那麼大魅力。”

    我聞言,心中不禁起疑,爲什麼這句話,聽起來這麼醋意滿滿呢。

    “怎麼感覺你是在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所以。”他扭臉,凝着我:“以後跟陳迦楠保持距離。”

    “爲什麼。”

    他挑挑眉,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冷冷的說:“因爲我不開心。”

    “你真的喜歡陳迦楠?”

    他眼角一抽,嘴角微微翹起,罕見的可愛:“你說呢。”

    我吐吐舌:“我怎麼知道,你們的世界我不懂。”

    “不懂就快睡。”

    經過這麼一番交談之後,我感覺這牀鋪也沒有那麼膈應了,索性躺了下來,一眨不眨的盯着孫遇玄的背影。

    “對了。”他沉沉出聲:“我發現你跟無影殺手之間的關係似乎親暱了不少。”

    不知怎的,他話音落下的時候我竟在空氣中聞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我老實的答:“沒有吧,他好像認識我,說不定是我一個故人吧。”

    孫遇玄哦了一聲,明明用的疑問句,聲音聽起來卻一點都不輕快。

    “怎麼了?”

    “不喜歡。”

    “孫遇玄……”

    他嗯了一聲,我說道:“感覺你今天有點奇怪。”

    我這麼說着,心中卻不由的竊喜。

    “是,我應該像往常一樣走掉,不和你羅嗦這麼多。”

    我聽他這麼說,立馬害怕的閉上了嘴巴,他要是走了,我一個人呆在這裏,豈不是要被嚇死。

    我蜷縮在一起,裹着從車上帶來的毯子,蜷縮成一團。

    我們之間似乎隔着一層薄薄的紙,誰也不想去戳破,那是一種類似愛情的東西。

    他不喜歡何若寧,這纔是我想聽到的那句話,與其爲分別的那一天積滿淚水,倒不如像現在這樣,什麼都淡淡的,都順其自然。

    只要心不痛,就算幸福。

    漸漸的,我入睡了,睡夢中有一隻涼涼的手,一直和我相握在一起,他怕失去我,我怕失去他的那般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我想我們都不是會輕易說愛的那種人,因爲我們怕,怕一發不可收拾。

    一覺醒來之後,我發現孫遇玄就躺在身邊,他躺在土地上,把褥子留給了我,我們的手仍然緊緊的握在一起,猶如兩棵纏藤樹一般。

    我鬆開了手,把視線尷尬的移向別處。

    孫遇玄輕輕嗤笑一聲,似乎覺我的行爲彆扭又幼稚,他就這麼看着我,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他的雙眼就像沼澤一樣柔軟,在我臉上燃起叢叢火苗,那眼神,溫柔的就像可以擠出水一般。

    我從來不知道,一像高冷的孫遇玄,竟然也會有如此炙熱的眼神。

    我的心咚咚的跳,就快要從嗓子口蹦達出去,我躲避孫遇玄的眼神,喉嚨澀澀的說:“那個,我要出去看一下。”

    “哪個。”

    “就是你唄。”

    “我是誰?”他的聲音軟軟的,帶着蠱惑。

    “孫遇玄。”

    “嗯,你去吧。”

    我聞言,趕緊想去外面透透氣,誰知我還沒有走兩步,便被絆了一下,本以爲會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卻深深的撲入了一個懷抱裏。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