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09.真正的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09.真正的關係字體大小: A+
     

    “孫遇玄!”

    他聞言,垂眼看我,即使被捆綁起來,看起來也絲毫不狼狽。

    他聲音低沉的說:“你怎麼回來了。”

    “我回來救你。”我這話說的十分沒有底氣,我回來救他,我回來用什麼救他,面對此情此景,我還不是束手無策。

    “不用你救我,回去吧。”孫遇玄嚴聲拒絕道,顯然是餘氣未消,雖然,我也不確定他是不是在生氣。

    他沒有理由生氣不是嗎,我只是把何若寧活着的消息傳達給他,我只是不想再被悶到鼓裏,從他的反應態度來看,他早就知道何若寧沒有死,既然這樣,該生氣的應該是我吧。

    “我不回,你不讓我救,我偏救!”

    “好啊,那你來救。”他翹起一邊嘴角,話音裏帶着淡淡的譏諷,因爲他心裏清楚,我根本就救不了他。

    我仰視着他,急得都快要哭了,我不顧自己的安危來救他,他卻是這種態度,也對,有了何若寧之後就開始急於撇清關係,互不相欠了吧。

    那好,我就再擔心他最後一次。

    但是,我望着巨大而幽深的坑而猶豫了,先不說孫遇玄在上面我怎麼夠得着他,單是這坑,就已經阻止了我的前進。

    “孫遇玄,你不是可以自己吞噬煞氣的嗎,你把那煞氣吞噬了,然後飛過來不就行了。”

    “不行。”身後突然出現一個聲音打斷了我,我扭頭,只見出聲那人是骨心嬈,她怎麼會來。

    她接觸到我的疑惑的目光後,解釋道:“我跟迦楠一起趕到的。”

    我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爲什麼不行?”

    “他這種面朝下,是投放祭品的方式,一旦他落了下去,會立馬被吞噬。”

    骨心嬈一直跟蹤芳百煞,關於這一點,她知道的無疑比我多,這個芳百煞,真是卑鄙到家了,隨後,骨心嬈從背部甩出骨鞭,繞在了孫遇玄的身上,說了一聲好了。

    這時,孫遇玄才把纏繞在身上的煞氣一點點的吸入體內,然後骨心嬈揮動骨鞭,把孫遇玄穩穩當當的送到了地上,我看着這一幕,不禁愕然,爲什麼我感覺他倆就像是事先商量好了的一般,怪不得孫遇玄會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模樣。

    看到我一臉疑惑的樣子,骨心嬈說道:“其實孫遇玄是故意被抓進來的,一方面是爲了救你,一方面是爲了看看芳百煞究竟要幹什麼,我也是通過追蹤芳百煞得知到進入他老巢的辦法,可能是因爲他終於要達成自己的目的太激動了,導致他放鬆了警惕,沒有發現我的跟蹤。”

    骨心嬈解釋完之後,說:“對了,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我剛想說,孫遇玄就出聲道:“先出去,出去再說。”

    “心嬈,你知道芳百煞爲什麼要抓我還有孫遇玄一起來這個山洞裏。”

    骨心嬈搖了搖頭說:“這我倒不知道,我也挺好奇的,而且,你不覺得這個空間佈置的很詭異嗎?”

    “怎麼詭異了?”

    “他一個大男人,爲什麼要在洞穴裏面插這麼多紅色蠟燭,把這裏佈置的跟喜堂一樣,他把你們抓過來不會是要讓你和孫遇玄成親吧。”

    “成親。”我聞言,不由得驚呼一聲,然而骨心嬈說的不無道理,芳百煞一個大男人把山洞裏佈置的跟喜堂似的,確實有點詭異。

    我們三個剛要走,此時陰風大作,把我們三人直直的向後吹了好幾米,他們兩個勉強支撐住了,但是我卻沒有把控好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跌下了深坑,按理說我是個靈魂,掉下去的速度應該不會太快,但是我錯了,我身體墜落的速度竟然出奇的快!

    就在我要被那勁風颳得睜不開眼睛的時候,一記鞭子纏上了我的腰肢,然而,我還沒來的急大鬆一口氣,身體就開始加速墜落,嚇得我大驚失色,我抓住骨鞭,心臟提在嗓子口蹦達。

    隨後,墜落之勢猛然停下,應該是骨心嬈也掉了下來,但是她飛出鞭子纏上了另一個沒掉下來的人,饒是這樣,我被她鞭子纏住的身體還是不斷的有下滑的趨勢,骨心嬈大概感覺到了,又甩下來一條鞭子纏向了我,這才把我給穩住。

    於此同時,我又聽到那深坑裏的鎖鏈聲嚓嚓嚓的響,像是裏面那個大東西,狂躁不安起來。

    我聽到骨心嬈大聲的威脅道:“芳百煞,你就不怕我把這個女人扔下去嗎!”

    “你不會的。”

    就在這時,我聽見骨心嬈一聲吃痛的慘叫,大概是芳百煞傷了她,慘叫之後,又傳來芳百煞陰冷的笑聲,他嘿嘿的笑着,說:“看吧,我說了你不會。”

    卑鄙!

    我憤憤的咬牙,咬的牙根發酸也無事於補,我就是一個拖累,如果不是我,骨心嬈怎麼可能會受傷?可是我不敢割開我的穴口,如果我將它割開了,只怕後果會更嚴重。

    我一直以爲是孫遇玄在給我帶來麻煩,然而事實告訴我,我纔是那個罪魁禍首。

    我該怎麼辦呢,我怎麼才能幫上忙,骨心嬈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兩根骨鞭也顯得越發吃力,我環顧四周,雖然地下依然是濃濃的黑,但是近在眼前的那面山壁我卻看的一清二楚。

    只見我的頭頂好像隱隱約約有個山洞,如果能在那個山洞裏落腳,骨心嬈也不會這麼吃力了。

    想法落定之後,我便用腰部力量開始晃盪起來,說實話,這樣挺困難的,畢竟我不是男生,沒有男生那麼強的腰腹力量。

    骨心嬈像是知道了我的用意,便不動聲色的,把我甩向石壁,石壁上雖有棱角,但幾乎垂直的角度還是讓人寸步難行。

    我往上爬了幾步,骨心嬈又明白了我的用意,她復又甩下來一個鞭子,纏住了我,然後吃力的把我拉了上去,在經過那小山洞的時候,我拉了一下她的骨鞭示意她停下來,然後她就停了。

    我走進那兩人高,三四米寬,七八米深的山洞裏,骨心嬈的鞭子也隨着我的移動慢慢增長,我本來只是打算歇歇腳,卻意外的看到山洞裏掛的一副畫,以及兩個杯子,一壺酒。

    一個杯子是空的,另一個杯子是滿的,兩個挨在一起的酒杯,倒顯得洞內的空間有些空曠。

    我走到那副畫前,不由得驚呼一聲,因爲那畫上的人穿着一身白衣,眉宇間美的纖塵不染,他輕輕蹙眉,單眼皮中盛着憂鬱,他沒有頭髮,光滑的額給這幅畫平添幾分佛韻。

    畫中的人除了方白山還能有誰!

    他兩不是仇人麼,我可沒見過哪個仇人會掛對方的畫像,而且還會給他斟上一杯酒。

    光線有限,我上前湊的更近,幾乎要把眼睛貼了上去,只見畫卷底下,寫着龍飛鳳舞的一個字,“念”。

    霎那間,猶如五雷轟頂,有電光在我的腦海裏閃過,怪不得方白山不肯幫我收拾芳百煞,原來他們兩個根本不是敵人,而是……情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判斷錯誤,但是單單憑這一個念字,以及那緊緊依靠在一起的酒杯,我就確認自己的推測,八九不離十了!

    我趕忙摘了那副畫,站在畫前,總覺的腳下這片地方分外平坦,就像是有一個人,常年站在這兒,凝望着這幅畫一般。

    我將畫卷捲起來,示意骨心嬈將我拉上去,骨心嬈有些猶豫,大概是怕我上去後身陷囹圄。

    我又拉了拉她,以表決心。

    我手裏緊緊的捏着那副畫,因爲它現在,是我唯一的籌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