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01.恐怖老太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101.恐怖老太太字體大小: A+
     

    “得寸進尺。”

    迷濛間,這麼一句帶着輕笑聲的話鑽入耳朵,撩動着我耳朵裏的絨毛,這感覺,就像是有人在向我耳朵裏吹氣似的,癢的我渾身一顫。

    “孫遇玄,其實我不介意你是鬼。”

    “其實我覺的鬼也挺好的。”|

    “其實我不是那個意思。”

    “其實我……”

    ————

    陽光柔軟,我睜開迷濛的眼睛,發先黑色的窗簾被拉開了一個縫,刺眼的陽光剛好打在我的眼睛上,怎麼睡了這麼久啊。宿醉的後遺症就是,起來的時候頭骨震碎般的痛,我用拳頭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發現自己睡的地方是姑姑小區的房子。

    想到孫遇玄,我一個激靈坐了起來,趕忙拉上了窗簾,然而房間裏空空蕩蕩,只有我一個人存在的樣子,孫遇玄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我努力回想昨晚的事,到我跟骨心嬈說我不喜歡孫遇玄那裏,就徹底斷片了,記起來只有一些斷斷續續的畫面。

    想着想着,我驚的差點咬掉了舌頭,我昨晚……不會抱孫遇玄了吧!

    那我說了什麼?我說了什麼?我緊緊的咬住嘴脣,悔不當初!

    我起身飛快的洗漱,洗漱完之後卻又不知道該乾點什麼,於是我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無意間瞥到了小十三的罈子,我拍了拍,發現小十三還是沒有回來,這個小十三神出鬼沒的,怎麼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不過想想也是,小十三不是個小孩子,也不可能一直呆在我身邊,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以後我有了另一半,就不能在和小十三像這樣親密無間了,一想到他根本不止十八歲,我就感覺心裏怪怪的。

    我又在沙發上呆坐了一會兒,想觀察一下對面的情況,這幾天姑姑她們沒有什麼過多的行動,這讓我心裏面有點沒底,按理說,姑姑和曉冉在知道我已經知道一切的時候,應該徹底的跟我撕破臉皮,可是她們卻像是石沉大海一般,連個電話都沒有給我打。

    她們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覺得不安,因爲她們一定在背地裏祕密的謀劃什麼,有句俗語說的好:不會叫的狗最兇。

    於是我屏住呼吸,一步步的靠近窗戶,然後小心翼翼的把望遠鏡從側面伸了出去,爲了防止被發現,我只伸出去了一點點,大概是因爲支點不穩,導致鏡頭有些晃盪,過了好一會兒,才穩定下來,我的手心都出了汗,偷窺這種感覺真是又刺激又不安。

    我調試了一下,然後才能把姑姑家看的一清二楚,起初房間裏沒有人,過了兩分鐘之後,我才反應過來我看的是別人的房子,我無語的拍了怕自己的腦袋,隨後轉換了一下場景。

    這時,我看到了一個有些臃腫的身材,應該就是我的姑姑,她的對面還坐了一個人,只是被她的身形給擋住了,我只能看到一點花白的頭髮,應該是個老太太。

    曉冉從廚房那邊走了過來,給老太太端了一杯茶,然後坐在了姑姑的旁邊,她們兩個這麼一檔,我連頭髮都看不見了,更別提觀察她們的嘴形看看她們在說什麼。

    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我就一直期盼着曉冉跟姑姑趕緊離開,讓我看看老太太的廬山真面目,就在我渾身肌肉痠痛,想要放下望遠鏡休息一會的時候,曉冉和姑姑終於站了起來。

    曉冉在一旁乾站着,姑姑不知道去房子裏拿什麼,這時候,我才能看清楚那個老太太長得是什麼樣了。

    老太太人很瘦小,看起來尖嘴猴腮的,顴骨很突出,像是吃過很多苦,她的手裏掂着一個煙管,此時正吧嗒吧嗒的吸着,看起來是個老煙槍。

    她穿着灰色的布衫,外面套着個馬甲,瘦小的腿瞧着二郎腿,腳上穿着帶盼黑布鞋,看打扮,應該是農村小老太太,我看這老太太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爲啥姑姑和曉冉卻都是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

    就在這時,那老太太卻突然把頭擡起來了,我一看,差點嚇得坐倒在地上,因爲她的眼睛看起來是灰藍色的,而且目光很死,眼球凹陷在眼裏,就像是我們小時候玩的玻璃珠似的。

    她的眼神間或一輪,乾枯的手指突然指向我的鏡頭,把我嚇得渾身的肌肉都僵住了,從頭麻痹到腳,但是沒過一會兒,她的手指就移開了,看來她並沒有發現我,只是偶爾指了過來,我不由的大喘了一口氣。

    只見老太太的手指又接着指了幾個地方,像是在指點風水一般,隨後,姑姑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手裏拿着個紅包,又坐到了老太太的對面。

    我忽然眼前一亮,想到之前姑姑說的老家有個神婆子,她要請來對付孫遇玄,這個老太太會不會就是那個神婆子,如果是的話,那麼她和姑姑會面的原因就是爲了除掉孫遇玄?

    想到這,我心裏不由的狠狠咯噔一下,雖然不知道這老太太有什麼本事,但看起來模樣厲害,應該不是個省油的燈,但是她比較讓我放心的一點就是,她年事已高,沒有三爺那麼精神,或許,對我們並不能構成太大的威脅。

    我如是想着,訕訕的收回瞭望遠鏡,姑姑請來了人,我應該給孫遇玄還有陳迦楠通知一下,可是,我的手機被方白山給弄黑屏了,沒辦法再用了。

    我心急如焚的在房間裏踱來踱去,剛準備做點飯充充飢,門外就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我屏住了呼吸,條件反射的就躲進了那間空房子裏,主要是因爲可以在空房子的門口處,可以直接看到玄關,我有預感,門外站着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果不其然,外面竟響起了曉冉的聲音:“有人嗎,有人在嗎?”

    我聞言,心不禁跟着砰砰砰的跳了起來,難道說,剛剛的那個老太太發現了我?

    “奶奶你看……”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她先是咳嗽了一聲,那沙啞的聲音,彷彿嗓子裏被塞滿了沙子一般。

    “沒事,我放長蟲進去看看。”

    我聞言,立馬把門輕輕的關了起來,只留下一條小小的縫隙,隨即一陣響動,只見門下方探出了一個黑戳戳的腦袋,就像一隻被壓扁的蛇。

    我回想起老太太的話,這應該就是她口中可以看房間裏有沒有人的長蟲。

    我見狀,立馬把門緊緊的關了起來,關的連一絲縫隙也沒有,隨後,我站在的了門口的凳子上,以免那蛇從門底下的縫隙裏看到我,我狠狠的壓着門板,想要把門和地面壓的一點縫隙也沒有。

    時間過得十分漫長,一秒鐘彷彿一萬年這麼久,我死死的壓着門,不敢有半點的懈怠,就在我的胳膊實在痠痛的想要稍作休息的時候,一個黑色的扁腦袋就從門底探了進來。

    那一瞬間,只覺得呼吸都禁止了,我的額頭上開始往外泌汗,心在胸腔裏砰砰直跳!

    只見。它的頭朝左巡視了一圈,又朝右巡視了一圈,身體沒有完全的進來,如果它身體完全進來的話,我就會被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這時,我額頭上冒的汗滑到了鼻尖,在我的鼻尖處晃來晃去,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如果這汗滴到那蛇頭上的話,我就死定了!

    我屏住呼吸,渾身僵住而不敢動彈半分!

    那蛇見狀,縮了回去,我不由的做了個深呼吸,就在我剛要擦汗的時候,那蛇又以迅雷之速折了回來,我的心跟着狠狠一揪。

    它再度確認房間裏沒有異樣,才肯安心離去,真是個條狡猾的蛇!

    一驚一乍之後,我終於得以放鬆一下神經,就在我剛準備大大的鬆上一口氣的時候,門外竟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裏面果然有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