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98.第二個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98.第二個頭字體大小: A+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就算骨心嬈實力上不能裝作方白山,但刺探一下敵情也總是好的。

    “但是……”骨心嬈撓了撓頭髮說:“我沒有見過他是什麼樣,不知道怎麼變啊,而且,我也不知道他講話的聲音。”

    “他就在那個庵裏,難道你沒有見過他麼?”

    “庵裏,庵裏有人麼?”她稀裏糊塗的說道。

    我見狀,焦急的對他解釋道:“就是穿着一聲白,然後是個光頭,下雨天就會從井裏爬出來的那個。”

    骨心嬈聞言,仍是糊塗。

    陳迦楠說道:“這樣吧,我們一起去庵裏看看,就清楚了。”

    “不行,最好不要去,那個庵裏特別的古怪,我都差點被困在裏面出不來了,一個芳百煞都讓人夠嗆的了,如果方白山也和我們作對的話,我們就毫無勝算可言了。”

    “他爲什麼要和我們作對?”

    “因爲,因爲我把他惹生氣了。”然而事實卻是,他讓我侍奉那個該死的山神老爺,我沒有答應。

    “心嬈,要不我倆進去偷偷的看看。”

    “不不不。”骨心嬈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她說:“那個庵我進不去,百米之內都不能靠近,當然,你老公也不行。”

    我聽她這麼說,不由的疑惑了,爲什麼會這樣呢,如果鬼不能進去,那個方白山又爲什麼會在裏面。

    “可能說明他不是鬼,又或者,是個仙?”

    我愕然,因爲我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仙的存在,而且,還是個長得恐怖,行爲怪異,甚至雌雄莫辯的人!

    於是我準備獨挑大樑,要麼偷拍個方白山的視頻,要麼,將方白山引出來。

    此時天又恢復了黑暗的模樣,大概是又要下上一場雨,山裏的天還真是變幻莫測,孫遇玄和骨心嬈站在幾百米開外的位置,一是爲了防止被庵裏的正氣給傷到,而是爲了方便在天重新亮起來的時候飛回到地洞裏去。

    我這次學聰明瞭,沒有走進去,而是站在門口叫道:“方白山,你出來,我想跟你談點事情,方白山!”

    我叫完幾聲之後,只見黑洞洞額度佛堂裏,突然閃過去一個白色的身影,我立馬舉起了手機,按了錄像功能,可是,他只這麼飄了一下,就不見了!

    我的心惶恐不安,陳迦楠在指尖拿捏好符咒,已經做了隨時攻擊的準備,我跟他眼神交流一番之後,便下定決心似的踏了進去。

    我舉着手機,先去那口水井裏扔了幾顆石子,再是去水缸處把那缸踹了幾腳,然後又來到中間那鼎前,把裏面的香火攪了幾下,這時,只聽得一個陰冷的聲音從佛堂裏直直的傳來。

    “你是要把這裏給拆了。”

    我聞聲,不僅沒有害怕,反而還興奮了起來,因爲我錄到方白山的聲音了!

    “方白山,你呆在裏面不出來是什麼意思,你是在害怕我?”

    “那你進來啊。”

    我望着裏面的山神老爺塑像,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這塑像看起來真的太凶神惡煞了,大概就是因爲殺氣太重,導致孤魂野鬼不敢靠近吧。

    不是我不想進去,我是真的不敢。

    “你不是要和我談事情嗎,我現在考慮好了,你不出來,我們還怎麼商量。”

    “既然考慮好了,何必帶這麼多人過來,還是羣不成氣候的人。”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這個方白山是不是有千里眼,怎麼連這都看的出來!

    “不過——我略施小計,讓外面的人根本聽不見你講話,並且,只能看到你的背影。”

    “你卑鄙!”

    “那你偷拍我就正大光明?”

    “你不願意幫我,我自己想辦法還不可以嗎,難道我就要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害死,這就是你們修行之人所謂的德行嗎?”

    我知道這個方白山挺信奉神明的,所以擺出了這麼一句話,沒想到方白山根本就不吃我這一套,他說:“世人皆向神祈願,卻不知有舍方能有得,就算是神明,也沒有義務滿足每一個人的願望。”

    他這麼一句話,點醒了我,我也終於明白,爲什麼來桃花庵祈願的都沒有好下場,因爲他們那顆貪婪的,只懂獲取的心態,惹怒了神明,就像我一樣。

    “你想得到什麼?”

    “進來再說。”

    我聞言,慎重了好久,朝着佛堂踏了進去,我走進佛堂,佛堂裏卻空無一人,我朝着四周黑洞洞的空氣中喊道:“方白山,你在哪?我進來了,你總該允許我拍你了吧。”

    於是我打開了閃光燈,閃光燈一開,我便看到了方白山,他站在神像旁邊,一臉莊嚴的與肅穆,他在我的鏡頭裏只能看見個大概,於是我準備再往前走一點,到時候方便骨心嬈變化成他。

    我就像癡了一般,直直的向他走去,根本沒注意到腳下,就在我到達神像附近,將方白山的臉完完全全框進攝像頭裏的時候,下肢竟突然被一個東西橫掃,我整個人直接騰空了起來,然後狠狠的跪在了地上!

    頭部傳來“梆”的一聲巨響,瞬間有熱熱的血流潺潺而出。

    我渾身疼的宛如散架了一般,大腦一片空白,瞬間,眼前一黑而倒地不起,迷迷糊糊中,我似乎聽到方白山用嘆息一般的語氣親聲說:“第二個頭了……”

    好難受,就好像從沼澤中掙扎着爬了出來,渾身上下都痠軟無力,如同被摘掉了肌肉一般,尤其是頭部,碎裂一般的疼,彷彿腦漿都被震成了豆腐花,隨着挪動頭的動作,在腦殼裏晃來晃去。

    我睜開疲憊的眼睛,刺眼的白映入眼底,這是哪啊?

    “薛燦。”一個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我看清楚了面前的人,心中難掩興奮。

    “孫遇玄,這是哪啊。”

    “這小姑娘是不是出現幻覺了,要不要再給她拍個片子。”

    這時候,我的意識才逐漸的回籠,我剛要動,就有一個年輕的聲音響了起來:“先不要亂動,我在給你扎點滴。”

    一隻帶着皺紋的手撐開我的眼皮,拿燈照了照,隨即立起手指對我說:“這是幾。”

    “一”

    “這是幾?”

    “還是一。”

    “行了,腦子好使着呢。”

    針紮好了之後,她們便撤了,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應該在庵裏嗎?

    我扭頭,發現陳迦楠就站在我的旁邊,他旁邊站着的是骨心嬈,而孫遇玄,靠在窗戶邊,夜幕做他的背景。

    我沙啞的出聲道:“這是怎麼回事。”

    陳迦楠耐心的向我解釋:“昨天,我在門外等了好久,你就一直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我給你打暗號也沒有用,最後我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就衝了進去,然後這才發現你的背影是個幻境,而真正的你就跪在神像前,一動不動,姿勢還特別的詭異,我怎麼叫你你都沒有反應,也沒看出來你被不好的東西給傷了,就連夜把你送到了醫院。”

    “結果醫院檢查,說你因爲跪下的時候卡住了喉嚨,整個人缺氧,所以陷入了深度昏迷,然後,你到現在才醒來,擔心死我們了,尤其是你老公,那窗臺都快被他給壓出一個坑了,明明誰都看不見他,卻忙裏忙外的比誰都操心。”骨心嬈努努嘴,繼續說道:“燦燦,你別被你老公高冷的外表給迷惑了,他可殷勤着呢。”

    孫遇玄聞言,嘖了一聲,擡眼看着骨心嬈,眼裏帶着威脅。

    骨心嬈立馬躲到了陳迦楠背後,朝孫遇玄說道:“別開打哦,迦楠可在這呢,我不能跟你有身體上的接觸。”

    她話音剛落,陳迦楠也不耐煩的嘖了一聲,拍掉了她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