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96.他有障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96.他有障礙字體大小: A+
     

    “是麼,可是我覺得薛燦的名字比你那個什麼骨好聽多了。”孫遇玄挑挑眉梢,淡淡的出聲。

    骨心嬈倒是覺得沒什麼,而是嘿嘿一笑,收起了身上的鞭子,一臉不滿的對孫遇玄嘖嘖道:“好啦,比我好聽行了吧,真是個護妻狂魔。”

    隨即她又轉身對陳迦楠嬌嗔道:“老公,你也護護我嘛。”

    陳迦楠面容一僵,說道:“我叫陳迦楠。”

    “哦。”骨心嬈雙眸剪水,語氣甜甜:“迦南老公。”

    陳迦楠一臉無奈,頭痛的說道:“把後面兩個字去掉。”

    “好的,親愛的迦楠。”

    陳迦楠被骨心嬈折騰的無語,但我卻覺的骨心嬈很可愛呢,她過來牽住我的手,孫遇玄動了一下,大概是有點擔心吧。

    “安啦護妻狂魔,我只是帶你老婆去個隱蔽的地方換衣服,你想讓我親愛的也在這看嗎,你許我也不許。”

    陳迦楠乾咳了一聲,催促道:“快去吧。”

    “嗯!”骨心嬈眼睛眯眯,像彎彎的月亮一般,然後拉着我的手說:“燦燦,骨姐姐帶你去換衣服。”

    我的手在骨心嬈的手裏,雖然她掌心冰涼,雖然她發起火來是個可怕的女鬼,但是此刻,我卻沒有一點害怕,甚至感覺很安心。

    曾幾何時,我也是這麼對曉冉說,曉冉,姐姐帶你去換衣服。

    只是那樣親密無間的日子,再也不會回來了,如果曉冉再來找陳迦南,骨心嬈會不會一怒之下置她於死地,我雖然心涼,但還是記掛着曉冉的死活,如果骨心嬈真的要殺她,我一定會拼盡全力去阻止……

    骨心嬈帶我來到一個隱蔽的洞穴裏,洞穴不算太寬敞,但是換衣服卻足夠了。

    骨心嬈坐在地上,雙手抱着膝,看起來沒有一點戾氣。

    我背對着她換衣服,然後骨心嬈頗有興致的對我說道:“我剛剛怎麼發現,你老公好像是第一次看見你光着身子的樣子。”

    我聞言,臉曾的一下子變的滾燙無比,不好意思的說:“他不是我老公。”

    “不是你老公?不是你老公你倆剛剛還抱的那麼緊?而且,你沒有發現他看你的眼神嗎,跟裝了一缸蜜似的。”

    我繼續穿衣服,不知道怎麼接她的話。

    我不想再聽骨心嬈的說辭,因爲這種雀躍對於一個暗戀中的人來說,無疑是致命的,可我不想聽的同時又希望骨心嬈能夠多說一點,因爲我是那麼想知道孫遇玄對我的感覺。

    “不過,你們的感情都發展到了這一步,還沒有互相坦誠,會不會是你老公有什麼生理障礙?”

    我面色一干,臉紅的幾乎能滲出血來,終於,我把那條短短的迷你裙給拉上了拉鍊,這套衣服……好暴露啊!

    我低頭看着自己呼之欲出的半球,尷尬的對骨心嬈說道:“你……你有沒有什麼可以遮住一點的衣服。”

    骨心嬈一副我怎麼可能會有的表情看着我說:“你身上的衣服是我在晚上,正大光明從品牌店裏拿回來的,還沒來的及燒給自己呢,有就不錯了,對了我剛剛問你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我呢。”

    “我也不清楚他的事。”我聞言,面上一燒。

    骨心嬈毫不避諱的說:“我昨天爲了吸他的精氣,使盡了渾身解數他都沒反應,所以我提醒你一句,他八成是有問題,你得找個機會試試他。”

    “我好了,我們出去吧。”我低着頭,從她身邊側身跑了出去。

    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跟她把話題繼續下去,可是爲什麼聽到她說孫遇玄對他沒有反應的時候,我會這麼開心呢。

    那天在樓上,我和孫遇玄緊緊相貼時,我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胯部,鼓了起來……

    不行,不能再想了。

    我拍拍自己的臉頰,只見身上的皮膚都紅了起來,整個人宛如從紅色的染缸裏打撈出來的一般。

    骨心嬈跟在我後面,拆了我的髮圈,讓我紮起來的頭髮,如瀑布一般傾*下來。

    “喂,你還給我吧,我不習慣批着頭髮。”

    “嗯。”她滿意的打量我,說:“現在有女人味多了,看起來也沒那麼呆頭呆腦了。”

    我滿臉的黑線,這真的是在誇我麼。

    骨心嬈不滿的說到:“還有,我不叫喂,你可以叫我骨姐姐,或者叫我小嬈,不不不,小嬈是留給我迦楠老公叫的,你還是叫我心嬈姐吧,以後迦楠就是你姐夫。”

    “額……”我剛準備說話,骨心嬈就說:“就這麼定了。”

    她將兩手弓成爪狀,放在臉的兩旁,做出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我見狀,立馬把想說的話吞回了肚子裏。

    骨心嬈這個鬼可是變臉比翻書還快呢,我還是不要惹怒她,免得到時候,她一鞭子把我給咔嚓了。

    骨心嬈看到我胳膊上的傷口,擰着眉頭說:“看你皮糙肉厚的,怎麼被我給打傷了。”

    沒錯,她的語氣聽起來是在關心我,可是她說出來的話,一點也聽不出來是在關心我!

    話音剛落,她便伸出鞭子自己把自己抽了一鞭子,頓時,她白皙的胳膊處,浮現出一道傷口,有藍色的血液滲出。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難以理解,以至於我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骨心嬈對我揚脣一笑,說道:“我跟你一起受傷,你就不會那麼疼了吧?”

    “心……”

    我剛準備出聲表達一下自己的感動,她便扭臉,蹦蹦跳跳的跑了,我滿臉黑線,內心極其鬱悶,這個骨心嬈,究竟是個什麼物種!如此的變換莫測!

    我呵呵苦笑,在凌亂的桃花林中,零亂。

    我遮遮掩掩,跟個小偷似的環抱着胸口回去了,孫遇玄的手交叉放在胸前,隨意的站着,似笑非笑的瞧着我。

    剛剛骨心嬈說,孫遇玄看我的眼神是帶着蜜的,可是,我怎麼沒有發現哪裏有蜜,明明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除了一絲,淺淺的笑意……

    “胸口破了麼。”他淡淡出聲。

    我聞言,唰的紅了臉,然後捂的更緊了:“沒,沒有,就是不習慣。”

    說完,我又朝下拉了拉那短短的迷你裙。

    孫遇玄看着我狼狽的模樣,哼笑了一聲,我剛要提方白山的事,黑色如幕布的天便一點點裂開了。

    “不好,出太陽了。”骨心嬈說了這麼一句之後,背後的鞭子伸了出來,將不遠處的一大塊地面掀了起來,然後像只蜂鳥似的,飛進了地下。

    “你們快進來。”

    孫遇玄見狀,也跟了進去,待我們都進去的時候,骨心嬈才又用骨鞭,把那塊掀起來的土地重新合上了。

    地底下的空間比我想象的要寬敞,井然有序,有一個分支,將空間隔成了兩個。

    骨心嬈笑嘻嘻的說道:“這個空間很奇怪,兩個人夠寬敞,四個人又太擁擠,所以——”

    她用骨鞭把我和孫遇玄往後推推,說:“你們兩個去那邊,我跟迦楠去這邊。”

    說完,洞裏突然燃起一根蠟燭,她對我說道:“燦燦,好好看看你老公的眼神哦。”

    我臉變得滾燙,餘光裏瞧見孫遇玄微微挽起的嘴角。

    她把陳迦楠往右推去,我和孫遇玄自然留在了左邊的空間,大概是剛下過暴雨的原因,洞內有些溼冷,孫遇玄挑了個乾燥的地,把陳迦楠的外套鋪在了地上,讓我坐過去。

    我聞言,聽話的做了過去,抱着雙腿,發愣。

    這時,只聽得隔壁傳來陳迦楠厭煩的聲音:“那邊去。”

    “不,你老婆我這麼如花似玉,怎麼可以去邊邊。”

    “好,那我出去。”

    “不行!”

    此話一落,只聽得叮啉咣啷一陣響聲,八成是兩個人打起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