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91.骨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91.骨鞭字體大小: A+
     

    車子從路口處開了進去,路的兩旁是高高的楊樹林,在清晨的時候的顯得更加的冷。

    我問陳迦楠要了一片溼巾把臉上出的油給擦掉了,然後陳迦楠說,車的後備箱裏有一次性口杯,過會兒我們用礦泉水簡單的洗漱一下再上山,我不由得感嘆,沒想到他一個大男人竟然比我心還細。

    陳迦楠不以爲意的瞟了我一眼,說:“是你心太粗。”

    車子開的飛快,我的腿已經有點浮腫了,長途旅行最能把人變醜,可這纔過去了一晚上,我就醜的不成樣子了,直到此刻,我不由得真心感覺到,陳迦楠這個大活人比小十三有用多了。

    陳迦楠把車停在了路邊,我站到田埂上,用礦泉水洗漱,早晨的天還是比較冷的,凍得我手通紅,我打了個哈欠,洗面奶直接掉到了地上,我趕緊蹲下去撿,這一蹲,竟無意間發現地上有一節黑色的鞭子,看起來十分柔軟,跟骨心嬈背上的那東西有幾分相像。

    我趕緊叫早已洗漱完成的陳迦楠過來看,他看了看我臉,然後指了指我的鼻翼,還有額頭處,嫌棄的說:“這沒洗乾淨。”

    然後我雙手捧着,他給我倒水,又把臉洗了一遍,我胡亂的搓搓,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皮膚,用手抹了一把臉,然後甩乾淨,仰着臉看他說:“這下洗乾淨了沒有。”

    ωωω ▪тt kān ▪¢ ○

    “嗯。”

    我手上還是有水,就往身上的衣服上擦了一下,然後我發現陳迦楠的臉色越變越黑,對了,我忘記我身上套的是他的衣服了,趁他沒發火之前,我趕緊岔開話題:“你看這地上,我怎麼覺得這麼眼熟呢?”

    陳迦楠撿了個小秸稈,蹲在了地上,用秸稈撥弄着那一條東西,那條黑色的東西有大拇指這麼粗,像一隻肥蚯蚓,外部已經有些腐爛,在陳迦楠的撥弄下斷成了兩節,露出裏面的森森白骨。

    他臉色有些不好,大概是想到了昨晚的遭遇吧,他說:“這個骨頭是一節一節的小指骨連接起來的,而且是小指中間的那節骨頭。”

    聽他這麼說,我的臉色也不太好了,那骨心嬈背上的鞭子該有多少節小指骨啊!

    “這個應該是拿女鬼和別人打鬥過程中,被扯斷的。”

    “怪不得她的名字叫骨心嬈,原來是因爲她背上背得都是骨頭,可是,這些小指骨上爲什麼會有肉啊,而且跟大拇指一樣粗,好惡心啊!”

    “你現在知道我的感覺了?”陳迦楠反問道,擡着眼,一副等待着我道歉的模樣。

    我嘀咕道:“我哪知道,明明看起來你挺享受的。”

    我話剛說完,陳迦楠便用秸稈挑着那節鞭子扔到了我的腳邊,嚇得我不禁炸毛,惡狠狠的瞪着他,結果他倒是開心了,第一次笑而漏齒。

    嚇死我了!

    他這才細細說道:“因爲指骨是分離的,並且沒有韌性,所以她就找了像蚯蚓這種環節無脊椎動物,用指骨餵養,最後變成一條有韌性,能收縮,還有劇毒的骨鞭。”

    “你昨天看到的孔雀藍色,就是這東西的被毛。”

    “還會有這種蟲子?”

    “邪蟲,它們食靈力。”

    我聞言,不禁駭然,竟然還有吃靈力的蟲子,那豈不是成精了,但估計這蟲子,也只有他們鬼能找到,能佔爲己有吧!

    我說道:“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就不用害怕那個骨心嬈了,她沒有鞭子了以後,就不會這麼厲害了吧,你看這地上,分明就是她技不如人的表現,所以說,我們不用怕她。”

    陳迦楠沒有說話,估計是不想對不瞭解的事情,妄加判斷。

    他小聲的說道:“這個打敗她的人是誰呢。”

    “管他是誰。”我天生樂觀的說:“既然那個人將骨心嬈的骨鞭打了下來,就說明他和骨心嬈是對立面的,就算那個人對我們來說沒有幫助,但也絕對沒有壞處。”

    陳迦楠聞言,倒沒有像我這麼樂觀,而是淡淡的說:“無論好壞,最好的情況就是不要遇見這個人。”

    也對,連陳迦楠都沒能打下的骨鞭,卻被那個人給打下來了,可想而知那個人有多厲害,在不知敵我的情況下,最好不要遇見。

    陳迦楠把那骨鞭用秸稈挑到鼻尖處嗅了嗅,我都能聯想到那味道有多噁心,可他卻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他弄玩之後,做了一個手勢,點了一下一邊的鼻翼,像是要把那味道封在鼻子裏似的,然後他才站了起來。

    “你幹嘛?”

    “把氣味記住,找起來會方便一些。”

    我跟他上了車,一起去了桃花庵,桃花庵之所以叫桃花庵,是因爲那山上有個破庵,每到桃花盛開的季節,裏面香火就很旺盛,但是據說這桃花庵裏的生息神像不能拜,一拜就出事,少則連續倒黴,都則勞命傷財。

    所以這桃花庵久而久之就沒有人拜了,荒涼至極。

    當然,這是我剛剛從陳迦楠那裏聽來的,我問道:“那個桃花庵有那麼邪門嗎,不如找到孫遇玄之後,我們一起去看看。”

    陳迦楠想都沒想就說:“不去。”

    “爲什麼?這麼邪門的地方不是剛好可以供你練練手?你幫老百姓驅驅邪,不也是功德無量。”

    “一個人的能力有限,我只是個修道之人,不能普度衆生,能把你和阿玄保護好就夠了。”

    “好,以後換我保護你們兩個。”

    陳迦楠聞言,竟然噗的一下笑出了聲,我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

    車子停到了停車場,結果沒想到那麼早就有人在停車場收費,那人說:“你們兩個怎麼來這麼早,今天看樣子要下雨,桃花陰天也沒什麼好看的,你們兩個快點出來,我今天要提早下班。”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陳迦楠就掏了二百塊錢給他,然後說:“不用計時了,你早點下班也沒關係。”

    收停車費的男人倒是很樂意的把錢收下了,還好心提醒我們注意點天,別淋雨了。

    “這天不會真下雨吧。”

    “十有八九。”

    地上的草沾着露珠,掃在腳踝上涼涼的,陳迦楠邊走邊說:“待會要是真下雨了,你就用衣服擋着,去一個乾燥的地方躲雨。”

    “那你去哪裏?”

    他答非所問的說:“手機還有電嗎。”

    “恩,滿格的。”

    “那就行。”

    我們兩個沿着石板階梯,一點一點往山上爬,清晨的山上縈繞這薄薄的水霧,空氣清冷又清新,忽然遠處打來了一個大雷,雷聲震耳,把我嚇了一跳。

    “你說誰吃飽了撐得在這裏種桃花。”

    陳迦楠大概是因爲我沒有情趣而鄙視了我一眼,他說:“我們走的這是旅遊路線,捷徑被鐵絲網攔住了,景色就是要找的,纔會覺得好看,就這麼擺在你面前,跟看一幅圖有什麼區別。”

    於是我們加快了腳步,這路繞來繞去,消磨了不少時間,終於到了。

    我們站在高出,只覺山下一片桃花海,真美,如果在一個豔陽天,一定會更美,要不是環境不允許,我真的想舉起手機來張自拍照。

    陳迦楠掏出一張符咒,最後默唸咒語,只見那符咒一直在空氣中原地旋轉,轉了一會兒,他站起來收住了符咒,我問他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他淡淡的答:“我們站的這個地方有很多亡靈。”

    我一聽,渾身的雞皮疙瘩不由得鑽了出來,於是指着不遠處的一個廟宇,問道:“那個就是桃花庵了吧。”

    此話一出,天空中頓時傾瀉瓢潑大雨,我慌忙的轉身,竟發現身後空無一人。

    陳迦楠去哪了!

    ————

    微博:正常的神經病本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