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5.他也有溫柔的一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5.他也有溫柔的一面字體大小: A+
     

    “我跟那個男鬼,對你來說誰比較重要。”

    我想都沒想,就說:“當然是你。”

    “一點也不誠實。”

    “真的,我說的是真的,你一定相信我,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你,他哪裏能跟你比得上。”我搖搖小十三哀求到:“你就告訴我吧。”

    小十三聞言後,說:“好吧,看在你這麼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勉爲其難的告訴你。”

    我一聽有戲,立即支起了耳朵,洗耳恭聽,卻不料小十三說道:“因爲普通人沒你這麼蠢。”

    “小十三!”我怒了,然而憤怒的表情只維持了一秒,便說:“求你告訴我吧。”

    “本少爺要就寢了,閒雜人等請勿打擾。”

    “你太過分了。”我握着拳,憤憤不平的說:“枉我還把你當做我最重要的人。”

    小十三呵呵了一聲說:“你當本少爺傻。”

    說完這句話後,小十三的傲嬌病又犯了,任憑我怎麼叫,怎麼威脅,就是不吭聲,氣死我了!於是我使壞,把他從牀上放到了地上,還故意擺在了我的鞋子旁邊。

    然後我躺到牀上,蓋上了被子,勞累的身體終於得以放鬆,客房打掃的很乾淨,但卻像是從來沒有人住過的樣子,被子上還有一股新新的味道,我望着天花板,久久難以入眠。

    陳迦楠以前對孫遇玄到底做過什麼,他真的跟我們站在一邊嗎,如果是的話,那天他給我的玉佩的時候,到底有沒有把我催眠,如果他催眠了我,那麼戒指就一定在他那了,可是一向不帶飾品的他,爲什麼會在和曉冉一起吃飯的那天,帶上戒指?

    他是是不是爲了故意吸引我的注意力,引我誤會,之後,再擺脫嫌疑,以至於我現在跟本不好意思懷疑他,如果孫遇玄好着的話,我還能找他幫我分析、分析,可是現在的他……

    一想到孫遇玄,我心裏就難受,因爲我,讓他受了太多次被黑化的痛,該死的芳百煞,他一定得意不了多久了!

    我問小十三:“你認識方白山嗎?”

    小十三聞言,沒有說話,也對,如果他說認識,不就擺明着是他指使的老鼠精麼。

    如果小十三不知道的話,那麼那個對的芳百煞洞穴瞭如指掌的無影殺手呢,他會不會知道。

    我閉上酸澀的眼睛,墜入了黑暗,迷迷糊糊間,小十三的聲音硬生生的插了進來:“薛燦,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會不會想我。”

    “你……怎麼會消失,你要……去……哪?”我迷迷糊糊地說,換了個姿勢繼續睡。

    “你會想嗎。”

    “恩……”我的意識已完全跑到九霄雲外去了“不會。”

    短暫的沉默後,我恍惚的聽見小十三說:“可我會。”

    第二天早上一起來,我便問小十三:“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我說話了。”

    “本少爺纔沒那麼閒。”小十三對我的話嗤之以鼻。

    我狐疑的說:“那奇怪了,我明明記得你好像說什麼你要去投胎之類的話。”

    “你就這麼希望我投胎。”

    “投胎不是好事嗎,我看你天天無憂無慮的,也沒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按理說,應該早都投胎了。”

    “好啊。”小十三哼笑一聲說:“既然你這麼想讓本少爺投胎,本少爺就那你當替死鬼好了。”

    “別。”我嬉皮笑臉:“宇宙無敵第一帥的大少爺,小的懇請你高擡貴手,小的自己給自己掌嘴。”

    本想活躍一下死氣沉沉的氣氛,卻不料小十三竟一臉鄙視的說:“無聊。”

    我拿眼角鄙視了他一眼,門一打開,就吻到了甜甜的飯香味。

    昨天陳迦楠說早上給我煮粥,我以爲他只是說說,沒想到他真的給我煮了,想到這,我不禁向自己昨晚的臆測感到抱歉。

    走去洗手間,發現洗漱臺上有陳迦楠給我準備的新牙刷,還有一次性的口杯,其實,如果我細心一點的話,就應該發現,陳迦楠和孫遇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語言方式,生活習慣,我應該早就發現到,他們兩個其實是認識的。

    白天孫遇玄不能出來,我是不是能通過陳迦楠問問他的過去。

    想到這,我快速的洗漱完畢,然後跑到了廚房,發現陳迦楠正圍着個圍裙熬粥,他高高帥帥的,穿着簡單的居家服,身上沐浴着暖融融的陽光,流瀉到指尖上,閃爍着碎碎的光線。

    如果有一天,孫遇玄能夠沐浴着陽光,出現在我面前,該有多好,我抱着門框,跟個花癡似得緊緊盯着陳迦楠。

    到最後,他索性放下了湯勺,小臂交叉,橫抱在胸前看着我。

    他揹着光,渾身宛如鑲上了金邊,深栗色的頭髮,此時看起來有些毛茸茸的。

    “你要看到什麼時候。”

    我一愣,終於反應了過來,然後厚着臉皮說:“我就是過來看看你在幹嘛。”

    “看好了?”

    “呃,好了,我走了。”

    “別。”

    聞言,我又折了回來,然後陳迦楠把手裏粥端給了我,我接了過來,剛想幫他端,然後就發現只有一碗。

    “你不喝?”

    “女人喝的東西。”他嗤之以鼻,然後熟練的煎起雞蛋。

    我故意套近乎的說:“你會做飯?”

    卻不料,陳迦楠轉過身,對我說:“你可以走了。”

    我朝他的背影作了個鬼臉,真是好不了三秒,我還以爲他突然就覺得自己以前那麼對我不好,而覺悟了呢,我坐在餐桌旁,然後禮貌的幫陳迦楠拉開椅子,擺上餐具,等我弄好的時候,他也已經從廚房裏走了出來,端着兩盤煎雞蛋,還有三明治走了過來。

    我對他笑笑,但他卻跟沒看見似得,一臉漠然,氣的我牙癢癢,爲什麼這幾個人都是這副臭德行!

    他把盤子放到我的餐布上,然後用消毒溼巾擦了擦手,記得昨晚,他還問我有沒有潔癖,我看有潔癖的人是他吧。

    於是我問道:“你有潔癖?”

    “嗯。”

    “啊?那我昨天用了你的浴缸,你介不介意。”

    “不介意。”他淡淡的說,我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卻沒想到他下一句話竟是:“換一個就行了。”

    “喂,不至於這麼嫌棄我吧,我又不是得了什麼傳染病!”

    他聞言,挑了挑眉。

    我喝了一會兒粥後,說道:“你天天早上吃這些?”

    “你知道什麼叫食而不言?”

    我沒理會他,繼續說道:“你可以和曉冉住一起,讓她給你做着吃,她雖然很少做飯,但還是很有天分的。”

    “你還幫她說話。”

    陳迦楠這麼說了一句,像是不理解我爲什麼提起曉冉還能心平氣和的。

    “我怪我姑姑,但是不怪曉冉,當然,雖然不怪她,但我跟她之間已經有隔閡了,但隔閡歸隔閡,她終究是我妹妹,而且你們兩個不是和好了嗎,以後同居也是早晚的事。”

    陳迦楠拿筷子的手狠狠一頓,耳朵竟然變得有些粉紅,他冷漠的說:“不用你操心。”

    我將他的話置若罔聞,然後說:“我從小跟曉冉一起長大,但她性格比較好強,總是欺負我,每次我受了欺負,都敢怒不敢言的,畢竟拿人家手短,吃人家手軟,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如果她再欺負我的話,我就可以說出來了。這種終於站起來,不用在別人面前畏手畏腳的感覺也挺好的。”

    我故作灑脫的苦笑了一下,只是,心裏有些難受罷了。

    陳迦楠一直默不作聲的吃飯,對我的滔滔不絕絲毫不感興趣,於是,我終於將話題轉到了重點:“我都給你講了我的故事了,你也給講講你跟孫遇玄故事吧。”

    他聞言,不領情的看着我,說:“我沒讓你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