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4.小十三的實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4.小十三的實話字體大小: A+
     

    你是誰?你在說什麼?誰終於回來了?

    我想出聲詢問,卻根本張不開口,只能聽到那聲音一遍一遍的重複:

    你終於來了……

    你終於來了……

    爲什麼這聲音如此的耳熟,就和我上次掉入幻境中的墳墓時,聽見的聲音一模一樣!

    這時,只見一抹欣長的背影,從眼前飄過,如同魅影一般,我想去抓住他,可他卻快速的消失不見。

    猶記得,他從頭到腳都是白色,如雪一般的白。

    “薛燦,薛燦你現在能聽到我說話麼。”

    “啊?”我聽到陳迦楠的呼喚聲,從虛無的夢境中徹底的醒了過來,這才發覺周圍的環境又恢復到了先前的模樣。

    孫遇玄的臉上沒有之前那麼死灰了,這讓我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是不是很疼,現在感覺怎麼樣?”陳迦楠拿了醫藥箱,將我手背上的血輕輕擦拭乾淨,然後小心翼翼的給我包紮起來。

    我昏昏沉沉的搖了搖頭,說:“還好,現在不怎麼疼了,就是感覺很累,頭很暈。”

    “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早上起來,我給你煲點補血養氣的湯。”

    我聞言,驚訝的看向他,只不過是名字換了而已,爲什麼我感覺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得,原來總是冷冰冰的他,竟然會有這麼暖的一面。

    我低着頭,看着他過分修長的手指小心翼翼的給我包紮,緊張的有點手忙腳亂,不由得想笑,所有的陰霾一掃而空。

    孫遇玄脫離了危險,小十三也被解救了回來,我也沒有什麼大礙,這着實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有潔癖麼?”陳迦楠問到,我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如實的搖了搖頭。

    他站了起來,然後重新將孫遇玄放回到鏡子後的棺材裏,將孫遇玄安置好之後,他又去了浴室,將浴缸裏放滿了水,雙手夾着符咒,默唸咒語,符咒無火自燃。

    他將符咒丟進浴缸裏,後又繼續做法,手合併成劍指,在浴池的水上畫了幾圈。

    然後他走了出來,對我說:“你進去吧,泡個澡,驅驅煞。”

    “有衣服嗎?”

    他遞給我一套格子睡衣,應該是他自己的衣服,然後說:“新的,將就一下。”

    “謝謝了。”我穿着拖鞋去了浴室,只見水上面漂着符咒,黑油油的,有點不忍直視,但畢竟對身體好,所以我咬了咬牙,踏了進去。

    水溫剛剛好,踏進去的一瞬間,只感覺渾身都酥了,頓時沒有那麼累了。

    看來,陳迦楠的符咒果然有效,我躺在裏面,疲倦的想要閉上眼睛,就在這時,竟聽到客廳裏傳來輕不可聞的爭吵聲,我支起耳朵,仔細的聽着。

    率先進入耳朵的聲音是陳迦楠的,他說:“她的穴口,是你打開的吧。”

    “嘖。”小十三說道:“看來你一點也不驚訝呢,莫非,你很早前就知道了她不是一個普通人?”

    陳迦楠避而不談,而是繼續追問到:“你爲什麼要打開她的穴口。”

    “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本少爺打開的,本少爺受傷了,一直都呆在山洞裏。”

    陳迦楠冷哼了一聲說:“是真受傷還是假受傷還有待商榷,你一個幾百歲的鬼,在這裝什麼十三。”

    小十三呵呵的笑了一聲,像是在嘲笑陳迦楠的愚昧似得,說:“那你呢,又在這裝什麼好人,真讓人潸然淚下,還幫她驅煞,你難道忘了你在她——”

    小十三的聲音在關鍵的時刻戛然而止,我更用力的支起耳朵,整個腦袋都從浴缸裏伸了出去,饒是如此,方纔還清晰得聲音到此刻,卻演變成他們兩個嘰嘰咕咕的聲音。

    奇怪,怎麼突然聽不到了?我心癢難耐,如同貓抓的一般,好像有很重要的信息從耳邊溜走,我沒有掌握的住!

    我的穴口,到底會是誰指使老鼠精打開的,那個人,又有什麼目的?

    爲什麼小十三會說陳迦楠,早就知道我不是一個普通人了,可是我也沒有發現我什麼地方和正常人不一樣啊,除了……

    這個莫名其妙的穴口。

    我捂着被包紮好的手背,百思不得其解,被吞噬的煞氣去到哪裏了,爲什麼,我一點都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泡着泡着,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了不適,雖然這次沒有像用糯米洗澡的那次使水變黑,但相同的地方是,我的肚子在泡完澡後發疼,而且這次疼的更厲害了。

    我趕緊從浴缸裏爬了出來,放了水,然後再用花灑沖洗一邊,看了看平坦的小腹,心裏不禁狐疑,明明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一切弄好之後,我迅速的穿好衣服走了出去,竟發現陳繁正好好的坐在客廳裏,旁邊就是小十三,我試探的說:“你們兩個剛剛吵架了?”

    “沒。”陳迦楠搖了搖頭說:“你去睡吧。”

    “可我明明就聽到了。”

    陳迦楠剛要開口,小十三便說:“你怎麼這麼多廢話,擾本少爺清閒。”

    “嘶——”我叉起腰,隨後說道:“你個死蛋蛋後,吃槍藥啦。”

    說完,我便抱起小十三,然後去了客房,把小十三狠狠的扔到了牀上。

    “醜女人,你要幹嘛,千萬別想佔本少爺的便宜。”

    “想的美。”我對他的話嗤之以鼻,說道:“你給我從實招來,你今天爲什麼火氣這麼大。”

    “心情不好還要理由。”小十三從牀上立了起來,氣鼓鼓的坐在旁邊,模樣倒有些可愛。

    我坐到了他旁邊,說道:“那你告訴我,你爲什麼心情不好,是不是我惹到你不高興了。”

    他朝旁邊彈開了一點,答非所問的說:“你相不相信本少爺。”

    “相信你,永遠都無條件的相信你,小十三。”

    小十三沉默了一會兒,像是下定決心般的說:“臭道士說的對,我其實不止十三歲,我死了很久。”

    我聞言,手指緊緊的攥在了一起,雖然借用陳迦楠血開了眼的時候,我只看到了一個快速閃過的畫面,但也就是這個畫面,讓我意識到,小十三根本就不止十三歲。

    他對我這麼好,我永遠都不會拆穿他,卻不料,他竟會對我說了實話。

    小十三繼續說道:“在火葬場遇見你的時候,本想着逗逗你,結果卻看到你被替死鬼給纏住了,剛想救你的時候,那個臭道士就趕了過來,明明是在跟蹤你,卻裝作一副偶然碰見的模樣,看到你還傻傻的感謝他,就覺的莫名的生氣,當然不是因爲你,而是因爲我討厭道士。”

    “我發現那個臭道士並沒有發現我,便知道這個罈子日後會給我省去很多麻煩,反正我也閒的無聊,就跟你一起回來了,還想讓你把本少爺當保家仙給供奉上,可誰知遇到你這個醜女人之後,沒有過一天舒坦的日子。”

    我聞言,感嘆了一聲:“原來是這樣啊,那你爲什麼要告訴我你十三歲?”

    “因爲……”

    “因爲什麼?”

    “你聽不出來嗎。”

    “聽不出來。”

    小十三鬱悶的沉默片刻,特別彆扭的說:“我沒有度過變聲期。”

    他話音一落,我便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小十三背過身去,一副懶得理我的樣子,我突然聯想到一個一米八幾的男人,一開口便是個孩子一樣的聲音,心裏不由的升起一股惡寒。

    “笑什麼,本少爺還會變回來。”

    “小十三,你可不可以從罈子裏出來,讓我看看你長什麼樣。”

    “不可以。”他一口回絕,說:“看了之後,你一定會愛上本少爺,最煩女人們爲了我爭風吃醋,哭哭啼啼的。”

    聽到這種自賣自誇的話,我直接毫不猶豫的略過。

    我收起笑臉,嚴肅的問道:“你剛剛跟陳迦楠在說什麼,別說沒有,我聽到你說什麼我不是普通人了。”

    “你真想知道?”

    “嗯。”我聞言,點了點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