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1.挫敗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1.挫敗歸來字體大小: A+
     

    我沿着傷口邊撓了撓,想着應該是傷口在癒合,所以纔會癢吧,我見沒什麼異樣,也就沒往心裏去。

    我在外面等得心慌,深怕裏面出個什麼意外,然而,更令我操心的是小十*了哪裏,爲什麼一眨眼就不見了,我們這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找他,如果找到他又把他丟了的話,那我們不就等於白來了嗎!

    於是我叫了幾聲小十三的名字,一方面是爲了找小十三,一反面是給自己壯膽,這四下無人,卻有一具屍體的感覺太恐怖了,饒是我這種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也無法克服,身上冷颼颼的。

    但是我拋出去的喊聲卻如同石沉大海,根本就沒有迴應,通過這次的情況之後,我暗下決心,以後儘量變的厲害一點,不能在脫再他們的後腿了,還要問問小十三,怎麼才能聯繫到他,我們這一趟來找他,可真是花了大功夫,吃了大苦頭!

    我想,小十三方纔說他沒事一定是在逞能,無影殺手和陳繁兩個人都未必能戰勝芳百煞,更何況是藏在罈子裏的小十三,還好小十三夠聰明,用裝死矇混過關,如果他選擇硬碰硬的話,此時我就真的看不見他了。

    我又等了好久,等的夜色都慢慢薄了起來,就在我困到不行的時候,終於聽到了一聲響動,我焦灼的等待着,看到了一臉疲倦的陳繁馱着毫無知覺的孫遇玄從洞裏走了出來。

    我迎接上去,看着緊閉着眼睛,一臉灰白色的孫遇玄心裏一陣酸楚,他不會出什麼事吧?!

    “他怎麼樣了?”我着急問陳繁,好在心裏留個底。

    陳繁遞給我一個東西,我雙手接過,竟然發現是裝有小十三的黑罈子,罈子上面都是灰塵,顯得它灰濛濛的,只是一個普通的罈子而已。

    “上車再說。”

    我聞言,便跟着陳繁上了車,雖有滿腔疑惑,但也清楚的知道,現在不是講話的時候。

    上車之後,陳繁讓我坐在後座,然後將孫遇玄放到了我身邊,陳繁一鬆手,孫遇玄便軟軟的靠在了我肩上,這一幕讓我不由得鼻頭髮酸。

    他總是已英雄的姿態解救我於危難之時,然而現在,英雄卻倒下了……

    我摸到了孫遇玄的手,與他十指交叉,像是給他力量一般的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這一次,我沒有絲毫覺得不好意思,能觸摸到他的手,能感覺到他的存在,我纔會心安。

    陳繁發動車子,默默的行駛,大概是太累,沒有精力再提剛纔發生的事,可我卻急需他給我傳達一些訊息。

    於是我喉頭哽咽的問到:“怎麼才能讓他醒過來,他現在情況怎麼樣?”

    陳繁抿了抿脣,隨後說:“很不樂觀,有可能……”

    他沉默的了,接下來的話都吞到了自己的肚子裏,我沒有去問,問他的沉默代表着什麼意思,最重要的是,我沒勇氣去知道。

    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我有多麼的關心孫遇玄,有多麼的不想讓他消失,他就像一盞黑暗里路燈,一直沉默的給我光亮,如果燈滅了,人該去哪?

    “那小十三呢,他怎麼樣?”我鼻子囔囔,說話的聲音毫無精神,渲染的這個多事的夜,更加的沉默,與哀傷。

    “他的情況也不怎麼好,我能感覺到他的靈力現在很微弱,應該是受了重傷,黑煞鬼跟你說的那個同路人還在打,我將阿玄救出來之後,就先撤了。”

    我聞言,連忙問道:“那現在誰佔上風?”

    “你說的那個幫手。”我聽他這麼說,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卻不料陳繁繼續說道:“但如果他聰明的話,應該趕緊逃跑。”

    “逃跑,爲什麼?我感覺他是不會逃跑,死磕到底的那種。”

    陳繁眼皮微垂,很疲倦的樣子,說:“黑煞鬼有能量源,就跟兩輛時速相當的車一樣,一輛車只有一箱油,另一輛車卻有用不完的油,你覺得,最後誰能贏到最後。”

    “可是,如果他逃了的話,芳百煞不會追麼。”

    “離開能量源後,芳百煞就沒那麼厲害了。”

    能量源,芳百煞的能量源是什麼,難道就是那個深坑嗎?

    “你對那個人瞭解多少?”陳繁擡眼看了看後座,大概是爲了查探一下孫遇玄的情況。

    “我對他不太瞭解,只知道他叫無影殺手,我從來沒有見過他,也沒聽過他的聲音,在山洞裏被困了兩次都是他救的我,剛剛也是他帶我去找的小十三。”

    “你跟他認識?”

    我想了想,然後疑惑的搖了搖頭,說:“我好像沒有什麼認識的人死了,再說,普通人死了以後也不會像他這麼厲害吧,我也不知道認不認識,但不認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陳繁沉思一會兒後,說:“我一直修行法術,直到今天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合格。”

    “爲什麼這麼說,你已經很厲害了,要不是你殺了那個黑色怪物,估計我們到現在還救不出小十三呢。”我肯定的說,因爲我深知,此時樹立起信心對我們一羣人有多麼重要。

    陳繁搖搖頭,苦笑一下,說:“人生第一次有這樣的挫敗感,他們已經超越我對鬼的認知了,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麼厲害。”

    “是的,我腦海中的鬼也只是像孫遇玄這樣的魂魄而已,我想,並不是他們本身不存在,而是我們的思維被限制住了。”我喘口氣,內心有點激動的說道:“但是,我現在已經知道打敗芳百煞的方法了。”

    陳繁疑惑的擡眼,我吞嚥了一下艱澀的喉嚨:“那個成精的老鼠,她告訴我,去找一個叫做方白山的人。”

    “方白山……”陳繁重複着,我以爲他知道這個名字,頓時就期待起來,卻不料陳繁竟說道:“是誰。”

    我搖了搖頭,希望之後是更大的失望:“她還沒來的急說方白山在哪,就斷氣了。”

    陳繁嗯了一聲,便不再開口說話了,我也識趣的沒有問東問西,因爲陳繁他現在太累了,連講話都是在消耗力氣。

    去的時候風風火火,信心滿滿,卻不料一個狀況不明,一個疲憊不堪,一個沉睡不醒,還有……灰頭土臉的我。

    我看了一眼孫遇玄,只見他的臉色越來越不好,尤其是握在我掌中的手,越來越冰涼,越來越趨近於無形。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也不管陳繁疲憊不疲憊了,張口就問:“孫遇玄該怎麼辦,他的手越來越涼了,會不會……”

    我說不下去了,聲音因爲喉頭的哽咽而被迫停止。

    “其實帶他回別墅,把他放到棺材裏是最好的辦法,但是現在,我們沒有時間回別墅了,只能先去我的房子。”

    “那我們快點吧,我怕他堅持不下去了,我現在能做點什麼,緩解他的症狀麼。”

    “你現在最好別動他,然後少說話。”

    我聞言,立馬閉了嘴,手也不捨的鬆開了,也對,陳繁現在需要的是專心致志的開車。

    到達陳繁的公寓時,彷彿是經歷了一萬年這麼漫長一般,陳繁將孫遇玄背了下去,我跟着下車,卻忘記了小十三,於是折回來把它抱上了樓。

    罈子微微有些涼,但沒有到孫遇玄那種冰的地步,我一個勁的在心裏祈禱,小十三,在這個節骨眼上,你可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啊!

    到達陳繁家後,我順手關了門,連鞋都來不急換,陳繁也說了,孫遇玄現在應該睡在棺材裏,可陳繁家一副現代簡約的裝修,哪裏能有什麼棺材。

    陳繁將孫遇玄交給了我,然後走向了那塊凸起的穿衣鏡,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