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0.芳百煞的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70.芳百煞的祕密字體大小: A+
     

    手探到鼻子的那一刻,我心裏不由的舒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還有呼吸。

    可是,我爲什麼進不去身體裏呢,就在我猶豫的瞬間,只見芳百煞的身體就被活生生撕開了,他身體裏的孫遇玄若隱若現,我一着急,魂魄又向上飛了一點,就跟個氫氣球似得。

    芳百煞見狀,後退了一大步,芳百煞哼笑道:“無影殺手,你一天不現出真身,就一天別想打敗我,就算我們上次打了個平手,你打的不光彩。”

    無影殺手一聲不吭,這樣倒顯得芳百煞廢話太多,無影殺手一記迴旋踢,踢到了芳百煞的臉上,芳百煞捂着臉,怒氣一時間報表,他正要雙掌合併糅合出煞氣團,身後便遭到了襲擊,我見情況終於由不相上下轉爲了優勢明顯,頓時欣喜不已。

    只見陳繁頭髮凌亂,有些許遮住了眼睛,來時穿的白t恤,已被撕扯的露出大半個胸膛,衣服上髒兮兮的,倒爲他平添了一絲野性美。

    芳百煞呵呵一笑說:“這麼多人來了倒也不嫌擠。”

    他剛想朝比較好收拾的陳繁攻擊,便被無影殺手從背後勒住了脖子,狠狠的絆倒在地,飛起的灰塵便朝我的臉上飛去,陳繁見狀,朝我疾走而來,用了一記引魂咒,將我的魂引到了我的身體裏,起初我不怎麼能動,隨後,手指才能夠緩緩動彈,唯一的感覺就是身體好累,累的如同陷進了棉花裏。

    陳繁將我扶了起來,讓我先走。

    “可是孫遇玄……”

    “叫給我,我一定會把他救出來,你在這裏幫不上忙,反而會讓我分心,先回車裏。”

    陳繁所言極是,我在這裏根本幫不上忙,反而會添亂,空間狹小,難免我會被誤傷。

    我點了點頭,說:“如果懸殊太大,就不要硬撐,先保住命再說,那個透明的人跟我們是一夥的。”

    陳繁說了一聲知道了,然後轉身去幫無影殺手一起對付芳百煞,這下,芳百煞應該會受到重創吧!我舉着手機,一步一顫的往外走,儘管走的小心翼翼,但還是被絆倒了,磕的我膝蓋發麻,差點把下巴給擦破了。

    然而這次絆倒我的不是石頭,更像是一隻腳,想到這,我不寒而慄,趕緊拿着手機照了一下,光線雖弱,但我還是清晰的看見地上是一條明顯的血跡分割線,這些血跡就是上次那些老鼠留下的,老鼠的屍體應該被自己的同類們拖走了吧。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太頭看了看黑洞洞的頭頂,雖什麼也沒看清,但我心裏卻明白,這頂上應該就是那個隱蔽的山洞,我怎麼會在這給絆倒了呢,我用腳探了探這片的地,竟發現我絆倒的地方分外平坦。

    這就奇怪了,我暗自嘀咕一聲,心裏毛毛的繼續小心翼翼的走。

    這一走,便用了二三十分鐘,等出洞口的時候,我真的有種精疲力盡的感覺,爲什麼同是人,陳繁的眼睛就這麼好使,黑暗裏竟沒有一絲慌張,可就算他再厲害,也不能超過身體本身的約束吧。

    一出山洞,血腥味便撲鼻而來,我走出門,只見院子裏全部都是老鼠的屍體,死狀各異,但皆是口鼻流血,像是被內力震碎五臟六腑了一般,這些老鼠之中,有一隻分外顯眼,因爲她體型巨大,並且身形跟人無異,那隻老鼠精!

    她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我過去一看,只見她的鼻腔裏滿是鮮血,儘管求生的慾望強烈,卻也無力迴天。

    說實話,看到這一幕心裏還是有點不舒服,即將要死的人或物,都是悲憐的。

    那老鼠臉的女人一抽,一抽的,勾着手,像是有話對我說,我見狀,便蹲了下去,當然怕她突然朝我攻擊,便離她有一段距離。

    她支支吾吾的說:“他如此對我,竟然親手殺了我,我……我要、把他的祕、祕密說出來!”

    我聞言,不禁感到詫異,沒想到她說話的聲音竟然變得如此流暢,聽起來,跟人沒什麼區別,不僅如此,她臉上灰色的鼠毛一點一點的脫落,彎曲的背也一點一點直了起來,我不知這是怎麼情況,但已無暇去管,一心想知道芳百煞到底有什麼祕密!

    “你慢慢說,他到底有什麼祕密?”

    “方……方……白…山。”她抽搐着,鼻孔冒出血沫,眼見着就快沒有呼吸了,她費力的說:“去、去找他。”

    “他在哪?”我一急,不由的揪住了她的衣領。

    “在……在……”就在我一心想聽清楚她要說什麼的時候,她尖銳的指甲竟然劃破了我的手背,鮮血瞬間淋漓到她的手上,我吃痛,正要回擊,卻發現她的手已經落在了地上,鼻孔前的血沫也不再翻騰,她死了。

    我捂着自己隱隱作痛的手背,不知這老鼠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如果是有心的,她爲什麼要劃破我的手呢?!

    我退到一邊,正準備離開,卻發現了驚人的一幕,那成精的老鼠,竟然從手掌處開始發生了變化,她的爪子逐漸變成了人手,皮膚五官也慢慢成型,到最後,竟然脫成了一個膚白貌美的女孩,她口鼻帶着血,死相卻尤其恬靜,如同睡着了一般。

    到底她本來就是人,還是說她死後便成了人,這個問題我已無處去得到結果,我現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方白山是誰,他在哪,他的名字,爲什麼和芳百煞的名字驚人的相似,他們兩個名字拼音得首字母完全一樣,我敢肯定,這絕不是巧合,以爲老鼠精說了,這是芳百煞的祕密。

    一個,鮮爲人知的祕密……

    難道方白山是芳百煞的現世?或者親人,抑或是最好的朋友?

    陳繁說讓我去車裏等他,可是此情此景,我哪裏能有閒心去坐車,陳繁和無影殺手那邊的情況現在還不明朗,小十三又不知跑到了哪裏去了,爲什麼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爲而起,我卻插不上半隻手,只能在每次危急的時候依靠別人的幫助。

    爲什麼我要是一個普通人,卻遭遇不普通的事,這種礙手礙腳的情境讓我愚鬱悶極了!

    就在我焦急等待陳繁他們出來的時候,一隻黑色的手抓住了我的腳踝,將我狠狠一拽,硬是把我的腿撇開了一百五六十度,還好我柔韌性不差,要不非得斷筋不可。

    我往身後一瞧,藉着月色,我能看清那是一副斷了的煞氣手臂,也就是先前那個和陳繁扭打在一起的黑色怪物。

    沒想到他都是殘肢破壁了,還賊心不死!

    我見撞一腳朝它躲去,卻不料反將腳陷入了其中,拔也拔不出來,它演變成了一股黑繩子,拴住了我的腳,那冰涼刺骨的感覺,彷彿整隻腳都泡在了冰水裏。

    我被勒的渾身冒冷汗,條件反射的就伸手去抓他,明知它是團摸不着的氣體,卻仍然不死心的要試試,人在這種情況下,求生意識會十分的強烈。

    本以爲它會再度拴住我的手,卻不料它竟瑟縮的飛速鬆開我的腳,像是倉皇的想要逃跑,我見狀,心裏不由得的一鬆,看來人得血液果然可以驅邪。

    然而,我還沒放鬆到一秒,那團煞氣便再度回來了,我嚇的準備跑,去沒有來的急,那煞氣沿着我的傷口,颼颼的往裏鑽,與其說鑽,到不如用吸更爲貼切,就好像我的傷口是個大吸盤,將它生生吸進去了一般!

    我見狀,害怕極了,然而待一切恢復平靜之後,我竟發現意料之中的疼痛並沒有浮現,如果真要說異樣的地方,那便是傷口有點癢,火燒火燎的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