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63.同一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63.同一個人字體大小: A+
     

    我聞言,愣住了,尷尬的臉都在發紅,這感覺就像偷窺了別人的隱私,被發現了一樣,不過是一張報紙,難不成他還生氣了?

    我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特別難爲情的說:“恩,我前面沒有找到你,閒的沒事幹就看了一下。”

    “報紙很感人?”他這麼問了一句,嘴邊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似乎心情比之前好了不少。

    我摸不清他的意思,不知所云的啊了一聲,說:“不,不感人。”

    “你過來。”他這麼說了一句之後,我呆愣了一下,然後慢吞吞的走了過去,低着個頭,跟個準備受審的犯人似得。

    他如珍珠般飽滿的指尖指了一下報紙上的一圈水漬,說:“不感人爲什麼哭。”

    因爲心疼。

    他問完之後,我自動在心裏回覆他了這麼一句,卻沒有說出口,在他的態度還沒有明確之前,我不能太向他袒露我的內心,那樣會顯得我太一廂情願。

    何若寧這三個字,一直橫亙在我的心裏,揮之不去,如果此時我跟何若寧都站在孫遇玄面前的話,他一定會選擇何若寧吧,我唯一能贏過何若寧的地方,就是她死了,但我還活着。

    孫遇玄對我好,捨命救我,是不是明白女人易感動,所以通過這種方式,活的我的心,讓我死心塌地的爲他辦事,等到事情完成的那一天,他便和何若寧雙宿雙飛了……

    我越想越是難過,心情鬱悶到了極點,如果可以的話,真想離這個總是左右我心情的男鬼!什麼都會改變的吧,好感也會有消失殆盡的那一天,只要我以後多看點孫遇玄的缺點,少記他的優點就行了。

    “這上面不是我的眼淚,是我的口水,我趴在報紙上睡着了。”

    他聞言,什麼也沒有說,不相信也不拆穿,他的手指點在了圖片上說:“你在這張照片上有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事情。”

    我見他主動問,於是說道:“副駕駛上的人我認識。”

    “我也認識。”他說的十分淡然。

    “他是不是叫陳繁,可我怎麼從來沒有見他找過你?”

    “不是。”孫遇玄否認,我狐疑,難不成是自己得推測出了問題,沒想到孫遇玄繼續說道:“他叫陳迦南。”

    陳迦南?剛纔孫書煜才提起的那個名字,而且,孫書煜還用這個名字惹怒了孫遇玄,可以從孫書煜的話中判斷出來,這個陳迦南不僅也會的法術,而且是個厲害的角色我。

    但是,照片上的那隻手,還有模糊的側臉分明就是陳繁啊!

    難道說,只是長得相像?就算是長得像,也不可能連會的東西也一樣啊。

    “在你姑姑的小區消失的那一次,其實是因爲我看到了他。”

    在姑姑的小區裏看到了陳迦南?爲什麼會這麼巧合,那晚陳繁也在我姑姑的小區,如同一道閃電劈進了我的腦仁裏,所有混沌的思緒在一瞬間驀然清晰。

    怪不得那晚陳繁會在我到達姑姑家地下室一段時間之後,才趕來,因爲他遇到了孫遇玄,所以耽擱了,也就是說,陳繁跟陳迦南根本就是一個人。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孫遇玄,他聞言,並沒有什麼震驚的表情,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

    他說:“陳迦南在我死之後改了名字,也就是陳繁。”

    “可是。”我有些驚訝的說:“我之前跟你提起過陳繁,你說你不認識他。”

    “在還沒有對你摸清底細之前,我是不會說實話。”

    孫遇玄仰頭看着我,肩上的血也已經停止了滲透,他說:“陳迦南以前是我最好的朋友,但現在,他是我最壞的仇人。”

    他的眼神很平靜,看不出一絲怒氣,往往這種眼神是最恐怖的,表面上看起來似乎看輕一切,但真正洶涌的確實他的內心,裏面深埋着最難以釋懷的仇恨。

    我不明白,最好的朋友爲什麼會變爲最壞的仇人,如果他們兩個是仇人的話,陳繁爲什麼還會在暗中幫助孫遇玄,如果他們有仇的話,陳繁應該早就收了孫遇玄,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對孫遇玄的存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要不是今天無意之中看到了報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會被矇在鼓裏多長時間,我竟完完全全沒有發現,陳繁和孫遇玄認識。

    不對,是陳迦南。

    “可是,他一直在幫你,如果不是他的話,我那時候根本就不會回別墅,自然也不會有接下來的故事,可能直到現在,你都被禁錮在這棟別墅裏。”

    孫遇玄一聽到我說禁錮這兩個字,瞬間沉下了眉頭,周身的空氣彷彿都因爲他暗下去的情緒,而急速降溫。

    “幫我?”他哼笑一聲:“記不記得我說過,那些表面上幫你的人,比那些要害你的人危險的多。”

    “可是——如果他想害你的話,他早就害你了。”

    “從開始到現在,你還不明白,我們身邊處處都是陰謀,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掉以輕心,我是怎麼死的?光這一點,還不夠提醒你的嗎?”

    我沒有立場的低下頭,知道孫遇玄又是在氣我太容易相信人,我說:“我知道不能輕易的相信人,像孫書煜,他說的每一句話我都不會相信,但——”

    我話還沒說完,孫遇玄便打斷了我,他輕哼一聲說:“但你相信了。”

    “啊?”我愣住了,把想要說的話,給忘得一乾二淨。

    “你相信了孫書煜說的話,你相信他說的,我是在利用你。”

    孫遇玄黑亮的眼睛看着我,我不受控制,目光和他黏在了一起,他的眼神,宛如磁力超強的吸鐵石,將我吸的死死的,無法挪開。

    我爲什麼會這樣呢,難不成是在等待他說一聲,他不是在利用我,從始至終,他對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發自內心的。

    但我十分清楚,孫遇玄是不會這麼說的,高冷如他,從來不屑於撒謊。

    “是不是?”

    “是、不、不是。”

    他挑了挑眉頭,然後沒有說話,我尷尬極了,趕忙岔開了話題:“我知道我們爲什麼冥婚了。”

    “恩。”

    “我姑姑弄丟了何若寧的屍體,然後用碎了的木偶騙了我,所以,最後你的冥婚對象變成了我,都怪我太蠢,太相信我姑姑了。”

    “你蠢是蠢,但沒有那麼蠢。”

    我聞言,疑惑的看着他,他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爲什麼這句話聽起來這麼奇怪呢。

    孫遇玄接着說道:“如果沒有起因,你是不會因爲一個木偶就上了你姑姑的當。”

    “當然有起因了,要不我怎麼會同意。”想到故事的起因,我便憋得臉部通紅。

    “說。”

    “我不想說。”

    “恩。”孫遇玄意味深長的拉長尾音“敢頂嘴了?”

    他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着實木桌,聽着那一聲一聲清脆的敲擊聲,我就覺得瘮的慌,可是這麼難以啓齒的事,我要怎麼說出口!

    “你都忘記了嗎?”

    他沒有答覆,我急了,又說:“你自己仔細想想吧,我怎麼說,好難爲情。”

    “哦?”他像是被提起了興趣,但表情並不怎麼好“那我更想聽了。”

    我心想說就說吧,把他猥瑣的舉止全都說出來,也好掃掃他的面子,讓他再裝作自己從來沒有齷齪過,剛好爲在樓上發生的事情報仇了!

    我咬咬脣,紅着臉說:“因爲你天天晚上騷擾我。”

    “騷擾?怎麼騷擾的?”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反問道,羞得我恨不得鑽到地縫裏去。

    我隱晦的說:“就是佔我的便宜,然後不停的摸我。”

    “這沒什麼不好承認的,但是——”他停頓了一下說:“我沒摸過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