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55.煉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55.煉骷字體大小: A+
     

    我痛的使勁掰那骷髏,可它的力氣太大,似乎要生生扯下我一塊肉似得,我疼的渾身往外冒虛汗,卻又無可奈何,最後我實在疼的沒辦法,一拳頭砸向那個骷髏,骨節傳來碎裂的疼痛,慶幸的是,骷髏頭也隨之掉落。

    我見終於擺脫了骷髏頭,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因爲這個骷髏,絕對是地獄十八層那個叫煉骷的男人的骷髏權杖上面的骷髏!

    我轉身,在廢水池裏面奔跑了起來,臭水濺了我一身,但此時我已無瑕去管,只想一心跑到門口,在危險的情況下,人本能的會往出口跑。

    就算……出口已經被鎖死!

    我飛速的跑着,感覺身體都不能受自己把控了,只是趨於本能,拼命的往前跑,就在我快要到達邊緣的時候,一隻冰涼刺骨的手摸上了我的腳腕,用力一扯,我整個人面朝地的撲了下去,腥臭的水濺了我一臉,噁心的我直想吐。

    那隻手一直拉扯住我的腳腕,將我往後跩了好幾米,池底都是積滿污泥的瓷磚,所以特別滑。

    我渾身都被打溼了,衣服緊緊的貼着皮膚,那感覺難受極了!

    那雙手把我拖到了池子中間後,便沒了動作,我見狀,支撐着想要站起來,誰知,我剛擡起身體,一隻乾枯的手便從天而降,按住了我的頭!

    我的整片頭皮都麻木了,那乾枯皸裂的觸感,就好像放在我頭皮上的是根樹枝一般,他的指甲又長又尖,冒着寒氣,彷彿稍稍一用力,就能把我的頭皮給掀掉!

    我整個人都僵住了,不敢動彈半分,渾身的細胞都緊張的收縮了起來,這雙手我太熟悉了,除了地獄十八層的那個煉骷,還能有誰?!

    氣氛很微妙,空氣裏遊蕩着絲絲殺氣,就在我僵持的肌肉發酸的時候,那雙手竟然動了,他用力的按着我的頭,在我的鼻孔就要被按到水裏的那一刻,我用胳膊支撐住了,腥臭的水不斷的摩擦着我的鼻尖,緩緩的要淹沒我的鼻孔。

    我捏緊拳頭,緊緊的抵在光滑的池底上,脖子暗暗發力,抵擋住煉骷向下的作用力,他輕哼了一聲,像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他加大了力氣,卻不是特別的大,他在觀賞,觀賞我在他壓迫下,一點點被這不到膝蓋處的水給淹死,我死死的咬緊牙關,一面忍受的頭頂撕裂般的疼痛,一面堅持不讓自己被臭水淹沒!

    然而,就在煉骷停止施力,收縮五指要捏我的頭骨時,我因頭頂的壓力驀然鬆懈,加上池底太滑,導致雙拳向身體兩邊滑去,煉骷手中一空,五指緊緊的攥了起來。

    臭水撲了我滿臉,灌了我一耳朵,嘴巴里也灌進去不少,我飛快的從水裏撲騰着站了起來,把嘴巴里有苦又酸的臭水吐個一乾二淨,那感覺別提有多噁心了,就跟喝了別人的尿似得!

    這時,我終於看清楚身後的人是誰了,他穿着一個黑色袍子,帽子是帶着的模樣,但看過去卻是黑洞洞的,像沒有臉和頭一般,這次我得以看清了他,他的袍子又寬又長,此時成閉合狀,將他的身子嚴嚴實實的裹了起來,那空蕩蕩的模樣,就像是我們以前買的晴天娃娃一樣,像是沒有身體!

    煉骷寒寒的笑了一聲,乾枯的手掌心裏面緩緩的騰昇出一個纏繞着火焰的骷髏頭,他陰冷的聲音彷彿響在耳邊:“還你的罈子!”

    他把骷髏甩向了我,那骷髏就跟火球似得,在我身邊飛來飛,像是在挑一個好下口咬的地方。

    “你堂堂煉骷,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好意思嗎!”我趁亂,說出這麼一句話,話音剛落,骷髏就徑直的停在了我的面前,冒着火球的眼眶,空洞的和我對視,我見狀,趕忙往旁邊撤了一步。

    煉骷說:“你知道我是誰?”

    我正想拍個馬屁,來使他不要對我下手那麼狠,沒想到他卻沉吟:“上次那個罈子告訴你的,果然不是個簡單的鬼,先殺了你再殺他也不遲。”

    “你不能隨便殺人,你有約束!”

    “我可以不殺你,也可以讓你不受皮肉之苦,但只要你乖乖呈獻上你的記憶……”

    “不可能!”我立馬出聲拒絕,生怕遲疑一秒就等於跟他簽署了協議!

    “那就不怪我了!”煉骷一揮手,骷髏重新運作,一個衝撞,撞到我的胸口處,我被撞的一屁股坐回了水池的裏,只見前胸這塊的衣服竟被灼燒了一大塊,溫度之高,差點把我身上燙出了水泡。

    煉骷見狀,悠然出聲:“這都沒事?看來你並不是個手無寸鐵的女人。”

    我怕胸前春光乍泄,連忙低頭去看,只見先前陳繁送我的玉佩還穩穩的掛在上面,記得他說要我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拿掉紅布,不管有沒有用,如今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我唰得一下,去掉了脖子上的紅布,煉骷又憑空變出了一個骷髏,只是這次的骷髏沒有火,先前帶有火焰的骷髏也熄滅了,兩隻骷髏受到了煉骷的指使,分別咬住我兩邊的胳膊,將我整個人成十字架狀,提到了半空中,四五米的高度真的不是開玩笑,只消看一眼,就能嚇得暈眩。

    煉骷呵呵的笑,說:“掉下來後的你,就不能說廢話了吧。”

    我看着胸前不爭氣的玉佩,心急如焚,陳繁給我這個玉佩會不會只是爲了讓我心安,實際上也就只是個普通的玉佩罷了,天色已經變得灰濛濛了,此時的游泳館,光線變得更加稀少,還好我適應了黑暗,能依稀看到一些。

    煉骷說:“我倒數三聲,你要是改變注意了,我就放你下來,如果你要是執迷不悟的話,我依然會放你下來,只不過方式有點小小的差別。”

    “三。”

    “二”

    шшш● Tтkд n● ¢ Ο

    ……

    “我改變注意了!”在他的一還沒有說出口的時候,我快速說了出來,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就是不死也會落個半身不遂,我可不想自己的後半輩子又是白癡又是殘疾。

    煉骷聞言,揮了一下手,咬住我的那兩個骷髏便快速的自由落體,離地一米的時候,將我整個人甩到了水池裏,再度被臭水撲了一臉。

    煉骷朝我飄過來,然後將我從水池子裏拽了起來,讓我站着面對他,我盯着他那黑洞洞‘臉’,渾身發毛。

    他乾枯的手指擡起我的下巴,幽幽的說:“現在你只需閉起眼睛,什麼都不要想,放空你的大腦。”

    我聽話的閉氣眼睛,他的聲音變得有些靡靡,如同從悠遠的地方傳來的梵音。

    不行!我不能聽這個聲音!

    在他的手觸摸到我頭皮的那一刻,我驀的睜開了眼睛,冰冷的看着他:“我不會讓你提取我的記憶。”

    “找死!”煉骷怒喝一聲,一把攥住了我的脖子,就在我以爲脖子要被掐斷的時候,他卻嘶的吃痛一聲,然後撤開了手。

    我擡眼看去,只見他蜷縮着手指,手掌中間有一圈類似火星的痕跡,他緊緊的捏起手掌,把火星給捏滅了。

    我看着胸前微微發紅光的玉佩,驀然明白,原來是這個玉佩灼傷了他,我在心裏默默的謝了一聲陳繁,如果不是他給我的玉佩,我可能剛剛就被髮怒的煉骷給拗斷脖子了!

    煉骷指着我脖子上的玉佩,語氣有些驚訝:“你怎麼會有它?!”

    我沒有開口。

    煉骷冷哼一聲,然後揮動了一下黑色袍子,頓時熱浪來襲,灼燒的我睜不開眼睛。

    “那就永遠別說話!”

    席捲而來的火焰將泳池裏的水迅速沸騰,不到一秒就灼燒到了我的腳邊,我慌張的後退,卻猛然滑到在地,眼見着火海即將要把我吞沒,一道黑影竟從天而降,將我攬了起來。

    我整個人都跌在了他的懷抱裏,短暫的寒涼驅走了我身上的滾燙,我擡臉,發現抱我的那人正是一臉嚴肅的孫遇玄。

    他一身乾淨的白西裝,渾身縈繞着凜然的氣息,深潭一般沉靜的眼底,此時竟流露出一絲絲邪氣。

    那鎮定的模樣,霸氣極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