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37.陰陽戒的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37.陰陽戒的祕密字體大小: A+
     

    他有些疑惑我爲什麼會這麼問,卻也沒問,而是點了點頭,說道:“對,兩枚戒指要戴在一個人的手上纔有用,但也不是帶誰的手上都會有用,這戒指很有靈性,如果它不認主,就沒辦法操控它。”

    我已經完全沒有興趣往下聽了,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姑姑有沒有騙我?

    於是我又問孫遇玄:“這個戒指是怎麼來的,會不會有外人知道,比如說知道它的力量?”

    孫遇玄更加奇怪的看着我,說:“你想知道什麼?”

    “我只想看看我是不是被騙了,沒有別的目的。”

    孫遇玄看我這麼着急,也就不跟我打馬虎眼了,而是一本正經的說:“這個戒指來歷很複雜,我知道的也不是很詳細,我只聽說,好像是從井裏的一具骷髏上扒下來的。”

    這一點,倒是和姑姑說的吻合。

    他繼續說道:“起初的時候,老爺子以爲這只是枚普通的戒指,於是就當作古董收藏了,這之後,家裏傭人總是聽到展藏室裏面傳來一男一女說話的聲音,然後第二天就看到一對戒指在門後面,過了一段時間,老爺子覺得這事有點不簡單,就請了剛剛的那個老頭,宋志勤,來看。”

    “宋志勤過來一看,問了當時的挖掘情況,然後回去翻閱了點古書才知道,這是一種鮮爲人知的祕術,而且必須這個帶戒指溺井的人是個太監,這樣才能煉製成陰陽戒,但之後可能由於井水沒幹,所以那個煉製陰陽戒的人沒有拿到戒指,卻被老爺子偶然發現了。”

    “宋志勤說這戒指不認老爺子,所以想跑,要不是展藏室每晚都關着門,早都跑的沒影了,宋志勤給老爺子出了個主意,說在晚上的時候,家裏面所有人都去展藏室坐着,看這戒指挑誰認主。”

    “晚上一到,房間裏的所有人都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說話聲,因爲關着燈,所以大傢什麼都看不到,接着兩個聲音就開始吵架,吵的什麼也聽不請,就在老爺子實在害怕的不行,想開燈的時候,吵架聲卻戛然而止,然後,就聽到‘叮、叮、叮’類似戒指敲擊地板的聲音,像是戒指在地板上走路。”

    “沒過一會兒,衆人中便有一個人小呼一聲,我抓到了,這時候,房間裏的下人就開了燈,發現拿到戒指的人,是我媽。”

    講到這裏,孫遇玄的眼神竟緩緩暗淡了下來,彷彿他媽是他藏在心裏,是不可被提及的。

    我靜靜的聽,沒有打斷他。

    孫遇玄很快就抹掉了他不經意浮現的情緒,平淡的說道:“當時我媽還沒有生下我,也沒有被認可,但是老爺子說既然戒指選擇了她,就給她。”他三言兩語的略過關於他媽的話題,繼續說道:“但是,我媽手裏的只是陽戒,而另一枚戒指,卻丟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

    我以爲他講到這裏,整個故事變結束了,沒想到,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竟然還會有這麼多的故事。

    然而,孫遇玄只是停頓了一會兒,便冷淡的說:“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會吵架的戒指,一切,都是宋志勤搞得鬼,他只不過用了一個小小的引魂術而已,請來了兩個孤魂野鬼,來幫他上演一齣戲,真正的目的是拿走陰陽戒。”

    “只是連他也不知道,爲什麼陽戒會到我媽手裏。”

    孫遇玄的話音,輕輕的落下,而我聽後,卻不能像他一樣平靜,只覺的有種後知後覺的冷席捲全身。

    原來,宋師傅也是個道貌岸然的人。

    孫遇玄說的話,已經完全和陳繁說的話吻合起來,那麼,到底是姑姑騙了我,還是給她消息的那個人騙了她,可是別人爲什麼要騙姑姑,姑姑爲什麼要騙我呢?

    “陰陽戒能幹什麼你知道嗎?”

    “活人戴着能穿陰陽,死人戴着能借陰兵。”

    他話音一落,雖然我一知半解,也難免渾身一顫,止不住的震驚,因爲我真沒想到,不過是兩顆小小的戒指,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能力。

    “那孫書煜呢,那個宋志勤爲什麼會和孫書煜混在一起,而且感覺你和孫書煜很熟的樣子。”

    “當然熟。”他冷哼一聲:“他是我哥。”

    “哥?”

    “同父異母。”他冰冰的撂下這麼一句話,便什麼也不說了,我知道,他不想提。

    於是我也沒再問,卻突然理解了爲什麼孫遇玄的媽媽在他的心裏,是不能提的,怪不得他說她媽媽不被認可,因爲,孫書煜媽媽纔是正式,而孫遇玄的媽媽,只是一個無名無分的……第三者。

    我有些恍惚,因爲一時間,腦袋裏錄入了太多的信息,既然孫遇玄和孫書煜是親兄弟,又何苦落到反目成仇的境地呢?

    我見孫遇玄此時心情有些低落,於是岔開了話題:“我的那枚戒指丟了,不過,應該是假的吧,真戒指根本就不會莫名其妙的跑到我的手裏。”

    “如果你的那枚戒指是真的,或許會更麻煩。”

    “爲什麼?”

    “這會是一個被策劃好了的局。”

    孫遇玄的手指搭在方向盤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着方向盤,說:“這樣吧,你先回宿舍,我去我的墳墓那裏看一看,是不是掉到哪了。”

    “恩。”我只好點了點頭,背起書包先回了宿舍,心裏卻各種不得勁。

    我爲什麼老想懷疑姑姑,懷疑戒指會不會被她拿走了,因爲除了姑姑,我當時就沒有接觸過別人了,是她把我從墳墓里拉上來的,而且,我還昏迷了一段時間。

    但如果是姑姑拿走的話,她爲什麼還要把這個聘禮給我呢,她完全可以自己扣下。

    而且,根據孫遇玄的話,可以得知,孫家是一直都沒有找到陰戒,就算找了了,這麼寶貝的東西,也不會戴到我的手上。

    照這麼說,這戒指如果是真的話,只可能是第三人給我戴上的。

    所以,也就是說,這戒指根本就不可能是姑姑給我戴上的!

    她是在救我出來之後,才發現了我手上的戒指!

    有了切入點之後,我也不管現在時間有點晚,就直接給姑姑打了電話,姑姑顯然是被我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問道:“燦燦,你怎麼這麼晚打來電話,有什麼事嗎?”

    “姑姑,我上次不是問過你戒指的事嗎,我想知道它大概是在哪裏丟的,你還記不記得,你在哪給我戴的戒指?”

    姑姑沉默了一會兒,說:“燦燦,姑姑跟你講了,那個戒指不是什麼好東西,那個男鬼是要用它借你的陽壽,你怎麼還不聽話呢,說了你還要打聽。”

    我被姑姑說的無言已對,卻是鐵了心的要打破沙鍋問到底,於是我腆着臉問道:“我就是想知道,姑姑你好好想一想。”

    姑姑沉默了一會兒說:“哎呦,姑姑現在年紀大了,哪還能記得這麼細的事,行了,反正丟都丟了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就別想了,趕緊睡覺吧。”

    姑姑都這麼說了,我還好說什麼,於是跟她說了一聲晚安,掛了電話。

    她平常是個特別精明的人,陳年爛穀子的事都記得一清二楚,誰欠了她的錢都能倒背如流,怎麼可能說記性不好就不好了。

    所以,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姑姑在掩飾,在逃避,不想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因爲她這麼精明的一個人,比我更深諳言多必失的道理。

    然而一個正大光明的人,是不需要掩飾的,很顯然,姑姑對我撒了慌,不僅對我撒了慌,還很有可能拿走的我手裏的戒指!

    姑姑幹喪葬這一行,詭異的事情遇了不少,陰陽戒的事情,估計她也早有耳聞,如果戒指是假的,以她毒辣的眼光,不難看出來。

    難道說……

    我手上戴的那隻陰戒,是真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