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30.曉冉的惡語相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30.曉冉的惡語相加字體大小: A+
     

    一直靜悄悄的罈子此時卻突然出聲,把我嚇了一跳:“醜女人,你胳膊怎麼了?”

    “受傷了。”

    “你也太崇拜我了吧,連受傷都要跟我學。”

    我瞥了他一眼,懶得理他這個蛋蛋後。

    “怎麼搞的。”他又出聲問到。

    “被菜刀滑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爲什麼那個黑煞人執意要殺了我,他會不會和地獄十八層的那個人有關係,昨天要不是我反應快,今天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我心有餘悸的說,不知道孫遇玄現在怎麼樣了……

    “黑煞人什麼鬼,反正誰讓你不帶我,活該。”

    “喂,哪有你這樣的,你又沒說讓我帶上你啊。”

    “我不說你就不會主動點。”罈子嘁了一聲,不樂意的說。 щшш⊙ тт kan⊙ ℃ O

    “帶上你也沒用,你的連那個穿黑袍子的人都打不過。”

    罈子聞言,不高興的蹦了一下,像是聲討我的無知一般的對我說:“你知不知道他是誰?”

    從他驚訝的語氣中,我可以聽出來那個黑袍應該很厲害,我搖了搖頭,說了一聲不知道。

    “他叫煉骷,最厲害的武器就是骷髏權杖,能捱過他的骷髏權杖的鬼根本沒有幾個,就是由於他太厲害了,所以活動範圍纔會受到鬼王的限制,而且不能隨便的取人命,必須有交換條件。”

    “這麼說你很厲害嘍。”我無視他的說。

    “當然了,要不怎麼敢自稱本少爺。”他又蹦了一下不服氣的答。

    我有些疑惑,他一個普通的小鬼,爲什麼會知道這麼多,於是我把自己疑惑向他問了出來。

    我能感覺的到,他一定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後說道:“本少爺神通廣大,像你這種又醜又普通的人當然沒辦法窺探到。”

    我無語的瞪了他一眼,突然想起了昨晚一直困惑我的一件事,於是向他說出了昨晚的那個地址,然後問道:“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那裏了。”

    他罕見的沉默,然後悶悶不樂的說了一句:“沒有。”

    “那我爲什麼聽到你的聲音了,雖然沒有現在聽起來這麼幼稚,但確實是你的聲音啊。”

    “不知道。”他更不高興的說。

    然後就再也不理會我了,任憑我怎麼騷擾說好話,都不理我。

    傲嬌!

    不理我就算了,我又給孫遇玄打了幾個電話,仍沒有打通,心裏不由的有些惴惴不安。

    會不會被孫書煜給抓了?我本着試一試的心態,給孫書煜打了一通電話,並沒有打算得到些實質性的東西,只是爲了求個心安。

    還好孫書煜接了我的電話。

    我開門見山的問道:“孫遇玄在不在你那裏。”

    “你明知故問?”孫書煜的聲音不再聽起來有些痞,可以聽出來他現在挺生氣的。

    我還沒來的急說話,孫書煜又沉聲說道:“他偷走了我一樣重要的東西,等我再抓住他,我絕對會讓他魂飛魄散!”

    “如果你要不自量力救他,我隨時奉陪。”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而我卻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看來孫遇玄不在他那,至少能確定他現在暫時安全。

    就算被黑化,他也不會死,只是會被人操控罷了。

    我想,孫書煜之所以在孫遇玄被囚禁的時候沒有完全消滅他,是因爲被囚禁的孫遇玄已經和別墅融爲一體,所以孫書煜纔會沒有發現,孫遇玄還存在於人間。

    就在我的心緩緩落定,認爲孫遇玄沒什麼大礙,不用答應陳繁無理的要求的時候,電話卻突然急促的響了。

    我接通,迎來的竟是曉冉劈頭蓋臉的一陣質問:“薛燦你有沒有意思,有你這樣當姐的嗎,都半夜了還跟陳繁打電話,怪不得他這幾天對我這麼冷淡,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有意思嗎!”

    “曉冉你幹嘛呀……”我有些呆了的說。

    “我幹嘛?你說我幹嘛?你住個酒店就住唄,八輩子沒住過啊,還要拍個照片給陳繁,我要不是看到叫了你這麼多年的姐的份上,我現在就衝到你學校去扇你!”

    我聽了曉冉的話,傻傻的愣住了,心裏不由得一陣心酸。

    我從小看着她長大,姑姑工作忙,都是我天天照顧她,陪她玩,沒想到這麼多年的感情,竟然比不過一個陳繁!

    我有些哽咽的說:“曉冉你別誤會我了,我是你姐,怎麼可能會去搶你男朋友?!”

    “薛燦你夠了,你真的太虛僞了,事實就擺在眼前,我劉曉冉也不傻,這麼多年你吃我們家的,住我們家的,到最後竟然還反咬我一口,就算是一條狗,都比你通人性,知廉恥!”

    “劉曉冉!”我再也忍不住,嚴聲叫住她:“我說了只是誤會,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難聽!”

    “難聽?我還又更難聽的話沒說呢,你自己做出不要臉的事情,還不讓人說了,你大半夜的發個躺在被窩裏面的照片是幾個意思,還不是勾引陳繁,我現在是知道了什麼叫做明騷易躲,暗賤難防!”

    我被她攻擊性的語言氣的手都在發抖,喉頭哽咽的說不出話來,眼圈通紅,眼淚在裏面打轉卻不肯掉下來,我深吸一口氣,言語裏是心痛,是失望,是悲哀:“隨你怎麼想,我也不想白白解釋了,你自己冷靜一下吧,我先掛了。”

    就在我要掛斷電話的瞬間,曉冉尖銳的聲音從聽筒裏傳了過來:“以前你勾引我爸的事我都沒跟我媽說,你以爲我沒看見嗎,現在當你是個人了,你又過來勾引陳繁,簡直就是個婊……”

    我砰的一聲掛了電話,在電話傳來忙音的瞬間,眼淚嘩的落了下來,我趴在桌子上哭的撕心裂肺,眼淚沾到胳膊的傷口上,刺激的身心俱疼。

    小時候被姑父猥褻一直是我的心病,我那時候害怕的整晚不敢睡覺,不敢告訴任何人,又沒有地方可以去躲,現在時間長了,我終於要把那快傷疤放下的時候,曉冉又把它給揭開了,竟然還說是我勾引的姑父,還罵我是婊子……

    我越哭越傷心,哭的狼狽不堪,到最後連呼吸都困難,不停的抽噎,我從來都沒有這麼傷心過,眼淚就像決堤的河壩,不停的奪眶而出。

    我哭的久了,漸漸的平息下來,淚眼模糊的翻着手機,發現我跟陳繁的微信聊天記錄,果然有一張我閉着眼睛,被子只遮蓋住胸部的照片,而且角度看起來就像是我自己拍的。

    可是我昨天根本就沒有拍照片,睡覺的時候也沒有脫衣服,更別說發給陳繁了!那麼這個照片會是怎麼回事?

    從一開始,曉冉就誤會我跟陳繁之間的種種,陳繁這麼一個小心謹慎的人,爲什麼總會有意無意的讓曉冉發現我跟他之間的聯繫?

    所以,這一切只有一個可能,都是陳繁有意而爲之!

    我拿紙巾重新擦乾了眼淚,卻仍是止不住的啜泣,我迫使自己平復下來,給陳繁打了電話。

    他懶懶的接通,我語氣不好的質問他:“陳繁,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什麼?”他裝作無知的問道。

    “故意讓曉冉發現我們之間的每一次聯繫,讓她誤會我,從而跟我決裂,我不明白,你這麼刻意的挑撥我跟曉冉的關係對你有什麼好處?!”

    他冷靜的分析,冷靜的幾乎不參雜個人感情:“首先,每一次的聯繫都是你主動的,譬如昨晚的那張照片,也是你發給我的,其次,曉冉會發現,是因爲她喜歡翻別人的東西,所以,不存在我的刻意挑撥。”

    “我想曾經跟你說過,擁有不過是意味着失去。”

    “最後,你們的決裂對我沒有任何好處,真正的受益人——”

    “是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