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9.通過我分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9.通過我分手字體大小: A+
     

    這是什麼情況!

    我渾身一驚,傻傻的站在孫遇玄的背後,看着那不斷翻滾的黑氣,說不害怕當然是假!我垂眼瞟了一下孫遇玄,只見他拿着菜刀的手,不斷抖動。

    我猛然意識到,孫遇玄是鬼,這把菜刀對他肯定是有反噬的,但他爲了不敗下陣來,依然強撐着,我衝了過去,一把奪走他手上的菜刀,連一秒都不帶停頓的,雙手舉起菜刀,狠狠的劈向黑煞人。

    此時黑煞人臉上的黑氣驟然停止了翻滾,就在我刀鋒要劈向他臉面的前夕,那黑氣竟然騰昇起了巨大的衝擊破,通過刀鋒被劈成兩半,我吃力的舉着刀,與他抗衡,縱使那黑氣將我侵蝕的體無完膚,我也不會放手!

    我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要被這巨大的壓強給擠裂了,那黑煞人見狀又製造出更強的煞氣波,我手上的菜刀鬆動,最終以高速飛了出去,千鈞一髮之際,孫遇玄上前推開了我。

    饒是這樣,我的胳膊還是被劃破了一個口子,如果孫遇玄沒有推開我的話,以這樣的速度飛過來的菜刀能輕易的把我胳膊給旋斷!

    我擡頭,只見孫遇玄也受了傷,胳膊上被劃開了一個黑色口子,往外流着藍色的血,鬼不像人會流血,所以這樣一個傷口對他來說,後果更嚴重。

    孫遇玄沒有力氣再提起胳膊,行動速度也變的緩慢。

    “你這麼多管閒事,是還想在被黑化一次嗎!”那黑麪人嚴聲說,再一次伸出了手“那我就成全你!”

    “你敢!”

    我大喝一聲,朝他衝了過去,想要用身體擋住像孫遇玄衝過去的煞氣,然而終究晚了一步!

    廈那間,我知覺天昏地暗,所有的希望都沒有了。

    只聽得一陣叮啉哐啷的聲響,我回頭,所有的希望又重燃了起來!

    只見孫遇玄飄到了半空中,他嘴角微斜,嘲諷道:“看來你的速度還是沒有我的快。”

    “你——”

    黑煞人空缺的胳膊再度生長出來,見打不到孫遇玄後,把我選作了攻擊對象。

    這次他不再虛勢,而是直接攻擊,他一掌披到了我的胳膊上,我躲閃不急,以爲要被他從天台上打飛下去。

    然而預想的事情沒有發生,他的手在接觸到我胳膊的時候,猛的縮了回去,像是被火烤了一般,竟然發赤紅色。

    我突然反應過來,孫遇玄剛剛用來劈開他胳膊的刀上不就是沾着鮮血嗎,原來黑煞人的剋星就是血液!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聯想到人最脆弱的地方是心臟,鬼應該也不例外,於是我用手掌迅速的擦了一把胳膊上的血液,朝他衝了過去,他伸出胳膊阻擋,卻被我一路劈穿,死死貼上了他的心臟,只聽得茲茲的一陣炙烤的聲音,我的手也如同烤在了鐵板上,燙的不住發抖。

    那黑煞人悶哼一聲,倒退幾步,捂住了心臟的部位,縱使我看不見他的五官,我也能感覺到此時的他正惡狠狠看着我!

    突然,他發出呵呵的笑聲,就像窩在了喉嚨裏一樣:“看來你不想舒舒服服的死,既然這樣,就讓‘他’親自來找你!”

    “到時候,只怕你求死不能!”

    黑煞人撂下這麼一句話之後,飛身從樓頂縱身躍下,化作一團黑霧,消失在空氣裏。

    我捂住開始作痛的傷口,去找孫遇玄,然而在回頭的那一刻,我卻狠狠的愣住了,偌大的天台,只剩下我一個人!

    孫遇玄跑到哪裏去了?!

    我叫了幾聲,都沒人迴應我,心臟不停的跳,我四下又搜索了一遍,仍沒發現有什麼痕跡。

    最後沒辦法,只能返回房間,把門窗全部緊閉起來,整個人縮成一團,緊緊的裹住身上的被子。

    我跟孫遇玄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能打通,最終只能放棄,準備睡覺,但心裏卻總裝着個事,根本睡不着,孫遇玄他怎麼會無故消失呢,他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我撲騰一下從牀上坐了起來,撥通了陳繁的電話,心裏一直忐忑,生怕這次又會被曉冉誤會,但這都深更半夜了,他倆總不至於還在一起吧。

    ⊕Tтkan⊕c o

    電話接通,陳繁帶着清冷的聲音鑽入耳朵,我不由得顫動了一下。

    “喂?”我脆生生的問道。

    “嗯。”

    “內個……這麼晚打擾你可能有點不太好,但是,我有個事想問下你。”

    “問吧。”

    我想了想,不怎麼說才比較正確:“這是一個比較偏學術的問題,就是我看了一個電影之後比較好奇,好奇到睡不着覺,就是假如,我說的只是假如,假如一個鬼受了傷,會怎麼辦。”

    “損失大量靈力,不久後會癒合。”

    “會魂飛魄散嗎?”

    “傷口多,或者比較嚴重,會魂飛魄散,如果只是一般的傷口,會變得虛弱一點。”

    我想了想又說:“你還記得上次地鐵裏的那個黑煞嗎,如果他想要黑化一個鬼,但那個鬼卻躲開了,那麼這個鬼會不會有事。”

    “躲開了不會有事,但身上有傷口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我聞言,心中猛然咯噔一下,不祥的預感彌散開來。

    “煞氣會通過傷口進入體內,情節會比上次那個被黑化的魄要嚴重。”

    “那……”我緊緊的握住手機,渾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這種情況像上次那樣嘴對嘴會有用嗎?”

    “沒用。”

    “那怎麼辦?”我着急的說:“你幫幫我好嗎?”

    “幫你抓鬼?”他明知故問道。

    “不是。其實你上次看到的那個魄是我的朋友,剛剛那個黑煞找上門來了,差點要害死我,是那個鬼救了我,現在他有危險,我不能坐視不管。”

    “跟我有什麼關係?”

    陳繁淡淡的答,我差點都要出聲求他了,然而那個求字卻卡在喉嚨裏,怎麼也說不出口。

    他見我沉默,說:“這樣吧,你幫我一件事,我幫你一件事。”

    我一聽有戲,立馬說:“你要我幫你什麼,如果我能做到,我一定幫。”

    “你當然能做到,要不我跟你提豈不是在浪費時間。”他短暫的停頓後,平淡的說:“我要和劉曉冉分手。”

    “爲什麼?”我吃驚的說,語氣中帶着責備。

    “不喜歡。”

    “不喜歡你當初幹嘛要和他在一起!”我有點生氣了。

    “現在不是討論我的戀愛觀的時候。”

    我被噎的沒話講,只好說:“好,我們不討論這個,你說吧,我要幫你什麼。”

    “幫我跟劉曉冉分手。”

    這下子,我真的是震驚了:“這我怎麼幫你。”

    “當然是說我跟你在一起了。”他漫不經心的答,對於我來說無異於投下了一顆重型*。

    “你好奇怪,你要跟她分手就分手,爲什麼要扯上我?”

    “別管我奇不奇怪,你自己決定,想好了就把地址發給我,我去接你。”

    陳繁說完這麼一句話之後,就撂了電話,剩我一個人坐在光線昏黃的賓館裏,表情木訥,震驚的無以復加。

    他這又是再玩哪門子游戲,我跟他沒什麼,曉冉都那麼生氣了,如果我跟他真的有了什麼,曉冉還不要跟我反目成仇?!

    我在牀上呆坐了好久,感覺陳繁這麼做,完全就是爲了讓曉冉跟我撕破臉皮,如果曉冉跟我撕破了臉皮,我以後還怎麼在姑姑家呆下去,還怎麼面對他們。

    他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單純是爲了整我嗎?!

    現在我還不確定孫遇玄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或許他只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回了別墅,或許他只是臨時有事離開了。

    通過那個黑煞人,基本上驗證了孫遇玄說的話,有些危機並不是他帶給我的,而是本身就是屬於我的。

    黑煞人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我死,然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嘍嘍,真正的大boss還隱藏在背後,沒有露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