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6.被鎖在墳墓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6.被鎖在墳墓裏字體大小: A+
     

    如果不是孫遇玄發的地址,那會是誰?我心中一涼,趕緊翻手機短信,然而翻了半天都沒有找到,短信不見了!

    我跟孫遇玄說了這件事,他讓我彆着急,靜下來,他說我跟他之間的磁場變若弱了,他現在感知不到我,所以需要我平靜下來,他才能夠感受的到。

    我語氣顫抖的跟他說了句,我等你,然後抱着手機,一直聽裏面的忙音。

    聽着聽着,電話突然沒聲了,連忙音都聽不見了,我怕手機會沒有電,於是把屏幕關了起來,周圍靜悄悄的,連一聲蟲叫都沒有,這感覺詭異極了,就好像自己脫離了人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樣。

    就在這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的時候,突然!一個極其詭異的聲音鑽入了我的耳朵裏,我以爲是某種蟲叫,然而聽久了,更像是人睡着的磨牙聲!

    咯嘣嘣……

    咯嘣嘣……

    在這寂靜的夜顯得分外響亮,那用力摩擦牙齒的感覺,就好像要把什麼給咬碎似的!

    我不受控制的扭頭看聲音的來源,只見別墅的門緊閉着,裏面沒有一絲的光亮,這時候,門突然吱呀一聲打開了,輕飄飄的,如同被風吹開了一樣。

    門內更加的黑暗,但我的視線卻逐漸清晰起來,只見那黑暗裏有一個藤椅模樣的搖椅,面朝着我,晃啊晃的,上面坐着一個傴僂着背的人,不,又好像是蹲在上面的!

    我叫了幾聲誰呀,‘他’都沒有理我,一直在椅子上晃呀晃,同時嘴裏發出咯嘣嘣的聲音……

    像是在咀嚼自己的牙齒。

    我背部緊緊的靠着牆壁,冷的渾身發抖,害怕的心臟都快要從嗓子眼裏蹦了出來。

    突突突……

    突突突……

    異常清晰的敲擊着我的胸內壁。

    就在心跳的快要抽搐的時候,我聽到有人在叫我,猛然擡頭,發現門口的椅子仍然在前後搖晃,然而上面剛剛坐着的那個人,不見了!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感覺好像猛然被人揪住了心臟,那種麻痹又鑽心的感覺,差點把我嚇得哭了出來。

    “薛燦……”

    這時,空氣中又傳來了一聲呼喚,我這次清晰地聽到,是孫遇玄的聲音。

    我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興奮地大聲呼救:“我在這,孫遇玄你快來救我,快來救我!”

    孫遇玄的聲音仍在半空中漂浮着,就好像跟我不在一個世界般,他說:“從你呆的地方走出來。”

    我聽了他的呼喚之後,趕忙跑到了大門處,想要把它從裏面開開,然而越急越出茬子,我根本就找不到扣門的地方在那,我的手止不住的哆嗦,後背源源不斷的往外冒着虛汗,生怕轉頭的一瞬間,剛剛在椅子上的人,就勾着頭站在我的身後!

    見門打不開,我只好跑到剛剛翻進來的圍牆處,手扒着牆壁想要翻出去,可無論我怎麼努力,手上就是使不出一點的力氣,腳也不停的打滑,身上出了一層的涼汗,就像一根根針,不停的扎着我的皮膚。

    突然,我狠狠怔住了,渾身的汗毛如同受了電擊一般,全部樹立了起來。

    我僵住了,喉嚨裏帶着哭音:“孫遇玄……那個人……在我背上!”

    我話音剛落,爬在我背上的人,便在我耳邊發出毛骨悚然的聲響,咯嘣嘣……咯嘣嘣……

    “啊!”

    我聲嘶力竭的尖叫了一聲,從牆上倒了下去,狠狠的摔倒了地上,然而在接觸地面的那一瞬間,身後的人卻消失不見了!

    我整個人都呆住了,眼睛睜得老大,完全處在崩潰的前夕。

    “薛燦。”

    一個沉而有力聲音清晰的鑽入耳朵,我扭頭,只見一身白色西服的孫遇玄就站在黑暗裏,他的皮膚上,閃着淡淡的清輝。

    我如同被人扼住了喉嚨,聲音沙啞至極,不確定的問道:“孫……孫遇玄?”

    “是我。”他音色好聽的答。

    我也不知自己是哪來的力量,起身便向孫遇玄狂奔過去,一把抱住了他,撞的他的身子都有些向後仰,我的臉緊緊貼在他的懷裏,那一瞬間感覺心終於可以安定下來了。

    “你終於來了,我以爲我要被吃了,房間裏的那個人一直在磨牙,我……”

    孫遇玄伸手撫摸上了我的頭,如同觸電一般,我渾身都變得痠軟,想說的話,一瞬間停了,眼角的淚,也停止了流動。

    自以爲從來不會在別人面前哭,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卻怎麼也忍不住了,彷彿我的恐懼在見到他的那一刻便得以傾瀉,彷彿能使我安定的人只有他。

    “別怕,我在這。”

    孫遇玄低沉的聲音從頭頂上方飄過來,我擡頭看着他那張冰山一般的臉,疑惑那句話真的是從他口裏說出來的麼,爲什麼……會這麼的溫暖。

    “走。”

    他的手沿着我的胳膊下滑,牽住了我不停顫抖的手,我感覺我的手在他冰涼的掌中麻木了,回溫了,竟然一時貪戀這種感覺,反手握住了他。

    孫遇玄那修長圓潤的指尖,明顯一顫。

    孫遇玄的手指僵住了,竟然比我還要僵硬,他抿着脣,半低着頭,沒有看我,我仰視着他,從我的這個角度看他緊抿的脣線像是在笑。

    他揮了一下手,面前的大門便自動打開,我又扭頭後看了一眼,只見門後的椅子又搖了起來。

    我害怕的趕緊轉過了頭,更加用力的握住了孫遇玄,背上發了一層白毛汗。

    孫遇玄拉着我,我感覺我倆輕飄飄的就走出去了,一陣黑暗之後,毛骨悚然的一幕逐漸映入眼簾,剛剛走出的別墅已然消失不見,面前只剩下一座一座的墳塋,還有一個被撞變形的出租車!

    司機頭破血流,面部已完全的扭曲,而副駕駛上的‘我’,已經陷入了昏迷,但身上卻沒有什麼傷勢。

    孫遇玄向我解釋到:“你的魂被撞出來,如果我沒感應到你,只怕你會永遠被鎖在墳墓裏面。”

    他這麼一說,我感覺渾身都毛毛的,原來剛剛的那個別墅只是一座墳墓,我無意中闖了進去,那麼,那些死了,卻看起來像是睡着的人,會不會也是因爲魂魄被帶到了某個地方回不來了。

    “爲什麼車會開到這裏來,我明明記得是什麼路什麼號的,怎麼會來到公墓呢。”

    “有人在指引你。”

    “指引我?”我回頭看了看墓碑,只見上面一個字都沒有,而且,經過出租車這麼強烈的撞擊之後,竟然一點都沒碎,真是太奇怪了!

    還有那個趴在我背後的人是誰?爲什麼‘他’嘴裏會不斷的發出咯嘣嘣的聲音?又爲什麼要指引我過來呢?

    我突然想起‘夢中’的那個跟駱凝相似的聲音,他對我幽幽的說,你終於回來了……

    他爲什麼要對我說這樣的話呢,搞得好像這是我的家一樣,還有,他爲什麼有跟駱凝一模一樣的聲音?

    駱凝說他是因爲把何若寧聽成了呵——駱凝,才進了我的罈子裏,現在想想,這理由也太牽強了吧。

    “我們現在怎麼辦?”

    “走。”

    “那這個司機呢?”

    “你沒看到他已經死了麼,既然已經死了,再呆下去,我們只會被更多麻煩的事牽扯。”

    我沒有發表意見,但聽他這麼說心裏還挺不是滋味的。

    孫遇玄把我的魂遷回我的身體,過了好一會兒,我才能自主掌控,我搖搖晃晃的下了車,下車之後,孫遇玄抹去了我所有存在的痕跡。

    “走吧。”他淡淡的說道。

    我跟在孫遇玄的背後一步三回頭,不知是在看那個無辜死去的司機,還是在看那塊無字碑,夜風中,似乎有一雙腳,站在那裏……

    我強迫自己目視前方,小跑着趕上孫遇玄,用對話,來趕走那些奇奇怪怪的思緒。

    “你怎麼逃出來的。”

    “有一個人在暗處幫了我。”

    “你知道是誰麼?”

    孫遇玄搖了搖頭,沒有說不知道,而是淡淡的說了一聲不確定。

    “太好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有一個跟我們站在同一立場的人了,不過,他爲什麼要幫你,幫了你還不讓你知道他是誰。”

    孫遇玄頓下了腳步,半側着臉回頭看我,說:“這並不算是一件好事,肯無條件幫你的人會比敵人還要可怕,因爲幫你的在你丟掉防備的時候,能輕而易舉的讓你死。”

    我呆愣的看着他那張冰冷的側臉,結巴的說:“你……你在說我?”

    “我只是在說,一件關於我的往事。”他輕描淡寫的答,隻身走到了前面。

    我想,他說的那個人確實應該不是我,因爲他,對我仍有防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