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3.太明顯的壞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3.太明顯的壞人字體大小: A+
     

    “你在幹什麼。”他擡眼看着我,沉聲說。

    我的手僵住了,進退不是,他垂眼瞧了一下,我識趣的鬆開手。

    “只有沉得住氣的人,才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他意味深長的說,顯然已經看出了我的目的。

    我裝傻道:“你爲什麼突然這麼說,我不懂。”

    孫書煜半坐了起來,眼神緊鎖在我的臉上:“鏈子我收下了,但我脖子上的符咒,現在可不能給你。”

    “不過或許哪天我高興了,會親自帶到你的脖子上。”

    我聞言,詫異的看着他,只見他滿眼笑意的看着我,只是那笑,只是浮於表面,往往,暴風雨來襲的前夕,是平靜的。

    “不過你找錯了關注點。”孫書煜挑脣道“我剛剛看到李瀟婷耳朵上有紅印,應該是無線耳麥留下來的印記,見面那天,我們一同被設計了,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給李瀟婷戴耳麥的人,而不是得到我的地址之類的。”

    我被拆穿的無所遁形,訝異的看着他,原來他表面上隨性,心思卻十分縝密。

    這麼說,李瀟婷耳朵上的耳麥並不是他帶的,而是另有其人,不過他那句一同被設計了,是什麼意思。

    “你爲什麼也要找那個人?”

    “這你就不用管了。”

    “好,既然這樣,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那天我和你在禮堂後門見面的時候,你爲什麼要假裝抱我,然後拿走我的紅繩。”

    “紅繩?”他疑惑的說:“我抱你是爲了讓李瀟婷看到,然後別再糾纏我,至於紅繩,我不知道。”

    “別裝了,你明明就知道。”

    孫書煜聽完我的話,突然笑了說:“想知道答案就自己找,你不會天真的以爲我會一字一句告訴你?”

    “你說你也被設計了,是因爲,那個人故意讓你看到我手上的紅繩,然後誘使你拿走它。”

    “你拿走紅繩是爲了阻止我帶走孫遇玄的魄,然後,你跟孫遇玄認識,或者說,有仇。”

    他擡眼,讚許的看着我:“也沒有那麼傻。”

    也正是這根紅繩,讓他在那天便看出來了我跟孫遇玄是一夥的,既然這樣,他明明聽出了我是誰,爲什麼還會把酒店的地址發給我?

    我瞪着他:“你這壞人也做的太明顯了吧。”

    “世界上沒有壞人,有的只是不擇手段的人,我不隱藏自己,所以也算不上什麼壞人,你說是嗎?”孫書煜仰着下巴,悠閒的說。

    我沒有回答,只是問他:“所以,以後你的地址我也拿不到了。”

    他笑了一下,說:“你以爲孫遇玄真的是叫你來問地址,拿符咒這麼簡單?”

    我沒有說話,同時心裏確實覺得有些奇怪,像地址這種東西,他完全可以通過跟蹤孫書煜來得到。

    靠我,反而更顯眼的把目的擺在了孫書煜的眼前。

    “那是什麼?”

    “你是沒有記性麼?”他笑着嘲諷道:“我才說過,我不會親口告訴你,但,有一件事,我想讓你知道。”

    “你不理解孫遇玄是個什麼樣的人,容易被他的表面迷惑,以爲他是個什麼正人君子,俗話說,不會叫的狗最兇,等到他利用完你的那天,只怕你哭都來不及。”

    “不,或許你那天已經哭不出來了,因爲死人是不會哭的。”

    孫書煜笑着說完這一段話,而我卻聽得毛骨悚然,因爲我看的出來孫書煜,是個不屑於撒謊的人,那麼他,會不會說的是實話?

    “好像有一個成語叫鬼話連篇,心甘情願爲鬼辦事的人,恐怕也只有你了。”

    在經歷過劉萌萌的背叛之後,我覺得我那種無條件的信任,是因爲自己愚蠢,所以,我並沒有對孫書煜的話嗤之以鼻,甚至聽進了耳朵裏。

    但我不能在孫書煜的面前,表現出自己是個沒有立場的人,所以我嘴硬的說:“不管你怎樣挑撥,然而事實是我跟你,不是一波人,所以比起你,我更會跟孫遇玄站在同一立場上。”

    “一個連自己的孩子都忍心害死的人,你覺得,他會對你手下留情麼?”

    孫書煜的眼底沒了笑意,周身陰冷至極,而我卻被他的話,給狠狠地怔住了。

    一個連自己的孩子都忍心害死的人……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孫遇玄跟何若寧已經有了孩子?可是孫書煜爲什麼會這麼氣憤,以至於他都沒能掩飾住自己的表情。

    “你們兩是什麼關係?”他似乎對孫遇玄太瞭解。

    孫書煜嘴脣微掀,淡淡的說了兩個字:“仇人。”

    “我勸你,不要對他抱有什麼美好的幻想,否則幻想破滅的那天,你會很難看。”

    孫書煜幫我整理了一下外套,整個人散發着陰冷的氣息。

    我抖了抖,匆匆的跟孫書煜告別,坐在回學校的公交車上,腦海裏一直盤旋着他說的話,他說的話,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或許,全部都是假的,又或許,全部都是真的……

    我周身開始發冷,因爲孫書煜的一席話,我對一直以來信任的孫遇玄產生了懷疑。

    因爲我對他的信任產生的太快,以至於輕易就可被動搖,一個連自己的孩子都忍心害死的人,會對你手下留情嗎……

    孫遇玄,爲什麼要害死自己的孩子?

    孫書煜真的是個聰明的人,通過短短的幾句話,就把所有的矛頭指向了別人,既然他也在找那個指使李瀟婷的人,那我完全可以和他合作。

    算了,我還是不要和他摻和在一起了,跟他比起來,我太嫩了。

    我回了學校,坐也不舒服,站也不舒服,因爲有太多的迷纏繞着我,待我去解開。

    其實我不是不想主動探索其中的祕密,而是不敢,人說沒有那個金剛鑽,就別去攬那個瓷器活,我只是,在懷疑自己的能力。

    太多太多的疑點,缺的只是能將它們連在一起的線。

    這時候,面前的罈子突然亮了一下,我大喜,喊了一聲罈子精。

    沒想到那罈子語氣不悅的說:“土死了,我纔不是什麼罈子精。”

    “那你是什麼呀。”我上手抱住了他,沒想到他往旁邊蹦了一下,說:“走開,別碰我。”

    “爲什麼?”

    “我受傷了。”說完,他又抱怨道:“都是因爲你這個死女人,本少爺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早知道不救你了,反正你現在跟白癡也沒什麼區別。”

    呃……這個小破罈子嘴太損了吧。

    “謝謝你啊,罈子精,多虧你那天救了我。”

    “說了我不是罈子精。”他蹦躂了一下。

    “那你是什麼?”

    “我是鬼,靈界第一帥鬼。”

    我無語的說:“既然你這麼帥,怎麼跑到我罈子裏了。”

    “是你招的我。”罈子不樂意的說:“那天在火葬場,你叫的我名字,都怪受了你這個死女人的誘惑,現在被你裝到罈子裏去了!”

    “我那有叫你?”我明明叫的是何若寧。

    “你說,呵,駱凝,呵,駱凝,我就叫駱凝。”

    我聽完他的話,滿臉黑線:“那我把罈子摔了放你出去?”

    “不行!”他嚴聲拒絕道:“我從罈子裏出去會有人來抓我,你蠢不蠢,本少爺要想出去早出去了,還輪的着你在這放馬後炮。”

    我再度無語的問:“你今年多大。”

    “十三。”

    “怪不得,蛋蛋後啊。”

    “怎麼了?”

    “跟你聊天有代溝。”

    “是嗎?”罈子裏的駱凝呵呵笑了一聲:“既然這樣,下次本少爺就不救你這個老女人了。”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任憑我怎麼道歉怎麼威脅都不理我了,最後實在被我煩的不行,才勉強理我,對我說了句:你這個老女人給我死開,本少爺要睡覺!

    我把罈子放在了一邊,準備給孫遇玄打通電話,彙報一下今天的失敗,電話響了好久,終於被接通,孫遇玄沉聲道:“我在別墅,孫書煜派來了一個道士來抓我,我只能拖住一會兒。”

    “我怎麼才能幫你?”我語氣不由得焦急起來。

    “你過來,胡鬧一場,破壞他的陣法。”

    “有用嗎?”

    “在他做法的時候,打斷他,會讓他元氣大傷。”

    孫遇玄說完這句話後,啪的掛斷了電話,我有些不解,這麼緊急的情況下,他爲什麼還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