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2.接近孫書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2.接近孫書煜字體大小: A+
     

    怎麼會這樣,我突然想起方纔耳邊的那一句輕渺的話,孫遇玄在這呆了一夜,會不會是他弄得?

    劉萌萌紅着眼圈,一副驚嚇過度的模樣,她癱坐在了她椅子的旁邊,我正勾着頭打量她,突然,她擡起頭,雙眼猩紅的盯着我。

    “懲罰再度轉移到了我的身上。”她陰沉而又呆滯的說,嘴角掛着一個若有若無的陰笑。

    她的頭髮絲絲縷縷的凌亂下來,像一條條蜿蜒的蚯蚓在她的臉上趴着,但她的身上沒有任何灼傷的痕跡,可以依此判別,她並沒有去地獄十八層,而是去了孫遇玄的幻境中。

    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至於劉萌萌現在被嚇得六神無主,兩眼空洞無神,比她那天裝出來的將死之相,還要慘白,她咬住嘴脣,牙齒咯咯的顫抖,伸手抓住身上的贅肉,眼淚杳杳的流了出來,她的眼睛本就通紅,再一哭,變得更加紅,加上她僵硬的動作,整個人,詭異到極致。

    “劉萌萌,你、你可別想不通啊。”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我再也淡定不了,從牀上跳了下來。

    我的手剛要碰到她,她猛烈的一動彈,我像摸到了一塊燙手山芋似得,嗖的一下鬆開了,劉萌萌扭頭,怨毒的盯着我,就在我準備詢問的時候,她突然開始收拾東西,翻箱倒櫃的,似乎要把自己的所有家當都拿走似得。

    我知道她現在神志不清,情緒有點激動,所以退到一邊觀察她,這樣既能保證我的安全,又能保證劉萌萌的安全,她收拾了一會,什麼也沒說,便提上行李箱,衝出了宿舍,急匆匆的樣子,不知道是要趕着幹什麼去。

    她還是有理智的,所以,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我如是想着,卻在也沒有睏意入睡了,穿好了衣服,吃了點麪包,決定今天去打聽孫書煜家的地址,其實我挺奇怪的,聽語氣孫遇玄應該認識孫書煜,可既然認識,他爲什麼還要我去打聽地址呢。

    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高明的辦法,卻忽然遲鈍的想起來,那天在禮堂後門,他的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我用力回憶了老半天,才終於想起它在哪。

    翻出名片,我忐忑的撥通了上面的號碼,之所以忐忑,是因爲覺得尷尬,而且要怎樣委婉的從他口中問出他的地址,實在是一個令人費解的事情。

    電話嘟嘟的響了幾聲,乾脆的被接通,我抱着電話,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終於有勇氣開口說第一句話:“喂,是孫書煜嗎?”

    “如果我說不是呢。”

    “呃……”我有些無語的說:“聽聲音好像是。”

    “這麼關注我,連我的聲音都記得?”他輕佻的反問道,我幾乎都能想象到,他帶着邪笑的那張臉。

    “是這樣的,我們學校爲你準備了一份小小的禮物,由我親自送上門,您可以把地址給我嗎。”

    “我不需要學校的禮物,你自己收好吧。”

    “不是。”猜到他馬上就要掛電話,我急忙開口道:“其實,其實我是您的粉絲,我親自爲你準備了一份禮物,希望您能接受我的小小心意。”

    孫書煜沉思了一會兒說:“行吧,你兩個小時之內趕到,要不然我就走了。”

    孫書煜把地址發給了我,我正在爲自己的小聰明而自得的時候,發現孫書煜給的竟然是酒店地址,我其實真的不想去,但想到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的時候,我猶豫了,然後發短信詢問了一下孫遇玄要不要去。

    孫遇玄過了一會兒回覆我,說:“去,他的脖子上有一塊紅繩拴住的符咒,你把它取下來。”

    “這種貼身用的東西很難成功吧,你這讓我怎麼拿。”

    我愁眉苦臉的等待着孫遇玄指點迷津,卻沒想到,他只回復了幾個簡短的字:“自己想辦法。”

    呵呵——

    我朝着手機,隔空向孫遇玄翻了個白眼,然後出門坐了公交。

    怪不得孫遇玄不主動行動,原來這個孫書煜的身上帶着的驅鬼的符咒,幾經搖晃之後,我終於到了目的地,市中心唯一一家六星級酒店。

    我敲了敲1502房間的門,裏面的人應了一聲來了,然後出來開門,門打開,只見開門那人是上次見到的那個司機,然而他顯然是忘記了我,一副沒有見過我的樣子。

    我走了進去,發現有一個女生背對着牀坐着,在我進來的瞬間,孫書煜剛好颳了一下她的耳郭。

    孫書煜一邊的嘴角勾起,身上有種紳士有禮兼花花公子的氣質,他挑了一下眉,說:“我跟老張說,你就是上次在禮堂後門的女孩,結果老張怎麼也想不起來,看來,還是我還是對你有些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回什麼,只能乾笑。

    他瞧了瞧我空空的手裏,嘴角微勾:“禮物呢?難道你說的禮物就是你自己。”

    “呃,不是。”我搖搖頭,爲難的說:“我想單獨把禮物送給你。”

    孫書煜聞言,對老張還有那一直背對着我的女生說了句,你們出去吧,這時那個女生才轉了過來,一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臉,出現在我的面前,驚的我嘴脣微張。

    竟然是李瀟婷!

    那麼,我剛剛在一進來的時候看到孫書煜摸了一下她的耳郭,這是不是代表着,上次我在李瀟婷耳朵裏看到的那個小耳麥,是孫書煜裝的。

    裝耳麥的應該不是他本人,而是他讓別人來李瀟婷裝上耳麥,然後暗中迷糊她,讓她做出上次那樣瘋狂的舉動。而孫書煜剛剛撩起她的頭髮,摸了一下她的耳郭或許就是在檢查那個耳機在不在。

    所以,我接下來只需要觀察李瀟婷對我的做法,如果她還像上次那麼瘋狂,就代表她耳朵上仍然有耳麥,如果她耳朵上仍然有耳麥,就說明孫書煜看到了而沒取下來。

    這樣一來,那個始作俑者,除了他還有誰呢!

    李瀟婷和老張聽了孫書煜的話都起身準備去外面,李瀟婷緩緩的經過了我身邊,她擡頭看了我一眼,雖然眼神依然狠厲,卻沒了以往的陰毒,難道我猜測錯誤,她的耳朵上根本沒有耳麥?

    “要送我什麼?”老張和李瀟婷走後,孫書煜躺在了牀上,雙手交叉着整在耳後,邪笑的看着我。

    “嗯……一條鏈子。”我有些猶豫的說,實在想不起來有什麼別的可送的。

    我之所以來時兩手空空,是因爲想着如果去買東西的話,貴的我買不起,便宜的他看不上,最終想來想去,覺得應該送個特別點的禮物,然而時間緊急,我又沒有時間去準備特別的禮物。

    突然,我靈機一動,不如送他項鍊好了,然後我要求給他戴上,取下他脖子的護身符放到一邊,再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把護身符偷走。

    孫書煜沉吟道:“鏈子?”

    “嗯,是我從小到大的鏈子,可以保平安的,所以想送給你。”保平安那條是我瞎謅的,但這鏈子,我卻是從小帶到大。

    “爲什麼要送給我。”

    我咬着嘴,低下了頭,艱難的撒謊道:“自從上次見到你之後,我一直很想你,其實……其實送鏈子只是一個幌子,我只不過想要來見你一面,這條鏈子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所以,我想把他留給你。”

    “是麼,上次你可不是這樣的態度,還說我什麼來着,流氓?”

    我擡起頭,故作擔驚受怕的說:“我那樣做只是想給你一個深刻的印象,讓你沒那麼快的忘掉我。”

    “過來。”他不想再搭理我,言簡意賅的說,雙腿隨意交叉,一副慵懶的模樣。

    我呆呆的走過去。

    “坐這。”

    我看着他手拍的地方,慢吞吞的坐了過去。

    他揚起好看的脖子,眼皮閉了起來,薄脣微掀:“帶吧。”

    我壓抑住內心的興奮,小心翼翼的將鏈子穿過他的脖子,繞是這樣,我的手指還是會不經意的觸碰到他皮膚,光滑而又溫熱。

    此時的孫書煜閉上了眼睛,收起了邪氣與戾氣,我這才猛然看出,原來和他有幾分相像的人是孫遇玄。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竟然感覺怪怪的。

    我輕手給他扣上了項鍊,屏着呼吸,朝他脖子上的紅線摸去……

    就在我準備解紅繩的鈕釦時,孫書煜徒然睜開了眼睛,我渾身一抖,只見他狹長的眼底如汪洋一般,翻弄着陰暗的波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