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1.崩塌的信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21.崩塌的信任字體大小: A+
     

    劉萌萌的表情只僵硬了一秒,隨即,便笑意盈盈的對我說:“薛燦,你昨天晚上去哪裏了,怎麼沒回宿舍。”

    我們班的女生一聽劉萌萌說我昨晚沒回宿舍,一個二個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就好像我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似得。

    我語氣不好的說:“劉萌萌,恭喜你變瘦啊,只是你要真想向大家傳授方法,就有點誠心,不要說些不切實際的話,你自己心裏清楚,不吃飯光吃蘋果能不能瘦下來。”

    劉萌萌瞪着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裏面真是住着無限的委屈!

    她本來眼睛就大,現在瘦下來之後,眼睛在削尖的臉上顯得更是明顯:“薛燦,我現在終於通過自己的努力瘦下來了,你爲什麼不僅不替我高興,還不樂意我把方法分享給大家呢。”

    “就是,看到別人瘦下來了就嫉妒,就見不得別人變漂亮。”

    “可不是唄,別人都變漂亮了,誰還來襯托她呀。”

    “嘖,想不到薛燦平時看起來挺活潑開朗的,原來心機這麼重,這種人真是可怕。”

    我看着那些將近共處四年的臉,她們無一不尖酸刻薄的模樣瞧着我,突然覺得自己孤立無援,以及做人的失敗,平時的說說笑笑,在此刻卻演變成了怒目相接,她們的態度轉變的太快,導致我直到現在都有些恍惚。

    這個班,真的沒有和我一路的人了嗎。

    我想教訓劉萌萌,甚至在昨晚,我都還咬牙切齒的發誓要她好看,然而此時,我的想法變了,因爲我就算狠狠打了她,也無法抒發身體裏的恨,武力,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況且還是在寡不敵衆的情況下。

    我走了過去,圍着她的女生自動散開了一條道,我走到劉萌萌的面前,目光寒冷的盯着她:“我從那裏活着回來了,所以,懲罰重新迴歸到你身上。”

    她看着我面上的冷笑,臉色突然變得煞白。

    “該還的總會還,通過不正當手段得來的東西,永遠不屬於你的。”

    劉萌萌聽我這麼說,眼睛不由得擴大了一圈,讓她再變回以前那隻醜小鴨,無疑比讓她死還要難過,她的眼神復而變得脆弱不堪,我曾不止一次被這樣的眼神而打動,然而如今,我對她的信任,猶如被碾碎的陶罐,只是一盤散沙。

    “別再裝了,如今到了真相大白的意思,再裝下去,只是在欺騙你自己。”我不屑的說道,在衆多女生鄙夷的目光裏,坦坦蕩蕩的離開。

    我簽了個到之後,便出了實驗室,走在白樺樹下,突然感覺鼻子好酸,酸的我眼神氤氳,眼淚一滴一滴的凝結下來,我用手背擦掉,顫抖的吸了一口冷空氣。

    原來當自己真心付出的人背叛自己,遠離自己的時候,是那麼的令人難受。

    從今天開始,我在這個學校裏,再也沒有朋友,有的只是明槍暗箭,有的只是冷嘲熱諷,我對人的信任感一點點開始崩塌,一點點開始碎裂,就算用再強烈的膠,也粘結不起來。

    心酸過後,只剩下可怕的沉靜,就像孫遇玄所說的,犯了錯的人,終將受到懲罰。

    我不指望老天,我只指望自己。

    天陰沉沉的,如同我的心情,不一會兒,便下起了綿密的小雨,我正準備脫下外套擋在頭上時,誰知手機卻在這會滴滴的響了,是孫遇玄的電話。

    我接了,雨水逐漸大了起來,啪嗒啪嗒的打在的臉上,身上,我甚至都沒有時間去找個地方躲雨。

    “喂。”我的鼻音很重,還餘留着哭過的後遺症。

    “嗯。”他低低迴應了我一聲,然後說道:“吩咐給你的事情都辦好了麼?”

    我頓了一下,弱弱的說:“還、還沒。”

    “你幹什麼去了?”他淡淡的問道,不帶一點關心的語氣,我聽到這句話,再想到這兩天的遭遇,不知道爲什麼,眼睛忽然再度發酸,憋了好久,才把氳出來的眼淚給生生逼了回去。

    “我沒幹什麼,就是上課。”

    “那我交代給你的事情你準備什麼時候去做?”

    我語塞,抱着電話的手頓住了,心裏特別難受,因爲此時的我更需要是關心問候,而不是來個人讓我做這做那。

    我只想,聽到一句暖心的話。

    “孫遇玄,你知道我這兩天都經歷了什麼嗎?”

    “經歷了什麼?”他心不在焉的答。

    “我——”喉頭一陣哽咽,我欲言又止“沒什麼,我掛了。”

    “你敢掛試試。”

    我聽他這麼說,頓時有點不高興,隨口回道:“我當然敢掛,你什麼都不知道,就知道讓我給你辦事情。”

    “你想讓我知道什麼?”他悠悠的反問道。

    “什麼都不想讓你知道。”我掛斷了電話,將被雨淋溼的手機,塞到了褲子口袋裏。

    我渾身疼痛,衣服被冰涼的雨水打溼,整個人狼狽極了。

    正要走,身後卻傳來了一個比雨水還要冰涼的聲音,穿過薄薄的雨霧,顫動着我的耳膜。

    “去哪?”

    我聞聲疑惑的回頭,只見細雨中,站着一個撐着黑傘的男人,他修長的指握住傘柄,好看的脣正微抿着,明明是一張冰冷的臉,卻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不由得指尖輕顫。

    光線昏暗,饒是這樣,他的身體也變得比平常透明許多,路上沒有行人,所以我可以站在原地看着他,看了很久。

    “傻了?”他從鼻息裏輕哼一聲,故作嚴肅的說。

    “孫……孫遇玄,你、你怎麼——”

    我的話還沒有問完,他便打斷了我:“只是出來走走。”

    “哦。”

    “過來。”他朝我命令道。

    我慢吞吞的走了過去,髮絲上落下的雨水迷糊了我的視線。

    他往我頭上扔了塊手帕,手帕遮住了我的眼睛,他冷淡的說:“擦乾淨。”

    “這麼一小塊的布怎麼擦啊。”我不滿的嘟囔道。

    他伸手:“不用拿來。”

    “不,我用。”我趕忙拿着他的手帕把自己擦得乾乾淨淨,心裏卻各種腹誹,明明一直站到我後面,還要故意打電話氣我,真是討厭死了。

    “你前面在哭什麼。”

    “我哪裏哭了,你看錯了。”

    突然,他蹲下身子,冰涼的手指摸了一下我的腳腕,我痛得嘶了一聲,斥責他想幹嘛。

    他站起身子,臉色凝重的看着我:“你去了哪裏。”

    “地獄十八層。”我將學校的傳說說給他聽,然後繼續說道:“裏面有一個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他能操控火焰,還有一個骷髏權杖,腳後的傷是被火焰之手給燒的。”

    “他放了你?”

    “恩。”我不想回憶起當晚的事,更不想讓他知道罈子精的事,他一定會說我是出幻覺了。

    “我雖然是鬼,但卻是陽間的鬼,所以,對陰間的事知道的不多,但既然他將你引到地獄十八層,一定是你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

    他想到的東西……

    我猛然驚覺,他想要的……是我的記憶!

    我告訴了孫遇玄黑袍男要和我交換的東西,他聽完,只是沉默的思索了片刻。

    他擡頭,我還以爲他是得到了什麼結論,沒想到他只是隨口問道:“你剛剛說把你引誘到地獄十八層的人是誰?”

    “劉萌萌。”

    “實驗室的那個。”

    我點點頭,復又疑惑,他不會連實驗室裏發生的事都看到了吧。

    孫遇玄沒說話,將傘丟給了我,閃身進入了陰暗的教學樓,我被那重傘壓得險些歪倒,舉步維艱的回了宿舍。

    我往罈子上滴了幾滴520,將裂紋修補好,然後晃了晃罈子,它依然沒有反應,罈子精不會走了吧,想到這,我不由得有些失落,我還沒有好好謝謝他呢。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一個聲音給吵醒的,他說:“天亮了,我要走了。”

    那聲音特飄渺,直到我醒來之後,都回蕩在而耳邊,不用想,都能知道是誰,我朝外看了看,發現外面的天還沒亮,正準備拉拉被子重新睡個回籠覺,宿舍的門被哐噹一聲推來了。

    我睜開惺忪的睡眼,只見來的人竟是滿身泥水的劉萌萌,她慌慌張張,失魂落魄的。不僅如此,她身上的肉把衣服都撐爛了,整個人,又恢復了原來的狀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