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19.地獄十八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19.地獄十八層字體大小: A+
     

    我一聽她這麼說,急得使勁拍門:“你怎麼了?開門讓我進去看看。”

    劉萌萌絲毫沒有把我的話聽入耳朵裏,依然嗚嗚的哭着,她的哭聲特別的淒涼,連帶着我的心都被揪起來了。

    “你快開門,說不定我還能幫你想想辦法,你把自己一直關在房子裏,難道就這麼哭下去等死嗎!”

    我因爲着急,說的話有點不太好聽,劉萌萌聽到我這麼說,哭聲逐漸弱了,大概一分多鐘之後,她才遲遲的來開門,門一開,我便被她黑青的臉色給嚇傻了。

    不僅如此,她的眼睛還微微外凸,佈滿紅血絲,整個人,一副將死之相!

    “這是怎麼回事,你那天跟我一起聽講座的時候,不還是好好的嗎!”

    她不停的哭,捂着臉,嘴巴里一直說自己要死了。

    我看到這一幕,感覺特別心疼,人都是有感情的,看到朝夕相處的好友變成這樣,一瞬間覺得就算她犯了再大的錯誤,也無所謂了,只要她能好就行。

    關於她爲我跟孫書煜搭橋的那件事,我也不想再追究了,反正對我也沒有什麼傷害,再說如果那天我沒有認識孫書煜,現在還談什麼知道他的地址。

    我抱住了劉萌萌,柔聲問她:“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你告訴我,或許我能幫你。”

    “我……”劉萌萌在我懷裏發着抖,看樣子她被嚇壞了,她吞吞吐吐的說:“我……我去了地獄十八層。”

    地獄十八層!

    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我的頭皮痛的猛然一抽。

    說起地獄十八層,大概只有我們學校的人知道,因爲地獄十八層是我們學校廣爲流傳的靈異事件,然而大部分的人都只聽說過,沒有見過,親身經歷過的更是少之又少。

    傳說,要在午夜十二點的時候,一個人搭乘學校圖書管的電梯,手裏拿着一面鏡子,當看到鏡子上的你沒有五官時,立馬擡頭,此時你會看見電梯上面顯示的樓層是負十八!

    大家應該都知道,圖書館最多也就是負幾層,根本不可能會有負十八層!

    這個傳說是從一個瘋了的學姐嘴裏流傳出來的,從此之後,不時有膽大的人專門去找地獄十八層,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沒找到,有的人找到之後正常,有的人……卻像學姐一樣瘋了。

    但大家還是對地獄十八層趨之若鶩,因爲裏面的‘人‘會滿足你一個願望,任何願望。

    “你……你找他許願了?”我震驚的問,手涼的像塊冰。

    被我擁在懷裏的劉萌萌,僵着身子,木訥的點了點頭。

    “那你向他許了什麼願?!”

    “我說……我說我想變瘦。”

    劉萌萌體重八十多公斤,五官長得挺好看,大學追過好幾個男生,人家都以胖爲由拒絕了她,不僅如此,還在背後各種數落她,她也一度因爲這個原因不去上課,變瘦一直是她的願望,也足以強烈到使她冒險去到地獄十八層。

    然而有得就有失,願望是要拿東西交換的……

    “你、你不會拿陽壽跟他交換的吧!”

    “不是。”劉萌萌搖頭,啜泣道:“他要我爲他做件事,我沒有做,所以受到了他的懲罰。”

    她抖的更厲害了,嘴脣青紫,面無血色。

    “那你爲什麼不按照他的要求做?”我責備她,因爲她把自己搞成了這副鬼樣子。

    劉萌萌擡起頭,大眼睛空洞的望着我,她的聲音涼涼的,目光裏透着絕望:“他……他讓我帶你去地獄十八層。”

    我聞言,震驚的說不出話,他爲什麼會提出這種條件?又爲什麼會認識我?

    劉萌萌癟着嘴哭了出來:“薛燦,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會讓你爲了我去冒險,因爲我沒有帶你去,所以他現在開始懲罰我了……”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只能拍拍她的背,勸道:“沒事的,你別擔心。”

    我按照孫遇玄的方法,在劉萌萌身上實施一遍,然而水沒有變黑,劉萌萌的狀態也沒有好轉,看來那一套在劉萌萌身上根本不奏效。

    我想打電話向陳繁尋求幫助,卻最終因爲想到曉冉而作罷,現在唯一能解救劉萌萌的方法,就是我……親自去地獄十八層!

    我知道這是在冒險,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劉萌萌死。

    “萌萌,你別哭了,他提出的條件不就是讓我去地獄十八層麼,我去就行了。”

    她聞言,吃驚的看着我:“不行,那樣太危險了!”

    “危險,代表着還有機會,既然有機會,我就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你死。”

    就算……就算是有去無回。

    “希望我從十八層回來的時候,能看到你變漂亮。”

    劉萌萌咬着脣,哭的哽咽,我拍拍她的背說:“好好打扮一下,多吃點飯,別哭了,我可是有金剛護體,不會有事的。”

    劉萌萌看着我,目光裏滿是感謝,我拍拍胸脯讓她放心,然後抓緊時間離開了,回了學校,我對着早上救我的黑罈子嘆了口氣,說:“罈子,你早上救了我,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救我,我把你帶着吧,你現在就是我的護身符了。”

    我把罈子放到了書包裏,然後背上去了圖書館,一路上,一直用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安慰自己。

    如果說爲了別的事,我是絕對不敢親自找地獄十八層,但是換做一條命,所有的恐懼都顯得微不足道了。

    閉館時,我躲在角落裏面,躲過了巡邏的保安,十二點一到,我乘上了電梯,手上拿着一面鏡子,在電梯裏照,不一會兒,我突然看見鏡子裏的自己沒了五官,只剩下一張臉皮。

    我的心裏猛然咯噔一下,緩緩擡頭,只見電梯上的數字顯示的是負十八!

    電梯叮的一聲開了,打開的瞬間,如同掉進了冰窟窿裏,有源源不斷的冷氣朝電梯裏輸送,面前是濃濃的黑,裏面沒有半點光亮。

    人出於本能畏懼黑暗,我也不例外,躊躇着不敢前進。

    我打開了手電筒,在黑暗裏左右晃着照了一下,這不照不打緊,一照,我竟然看到一個帶着黑色帽子的‘人‘,嚇得我手一哆嗦,電筒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那人戴的帽子是那種和袍子連在一起的帽子,因爲太寬大,所以導致看不見臉。

    我這下子能肯定,我不僅來到了地獄十八層,還看見了‘他‘。

    “歡迎來到地獄十八層。”一個陰冷的聲音飄過來,聽的我耳朵都在發涼,渾身都在發抖“你有什麼願望。”

    “我沒有願望。”

    那個聲音低低的一聲冷笑,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似得:“沒有願望?只要是人,都有願望。”

    “不是你叫我來的嗎?”

    “我?”他反問一聲。

    我以爲他忘了,於是提醒道:“有一個叫劉萌萌的女生找你許願變瘦,然後你給出的條件就是讓她帶我來地獄十八層。”

    他沉思一會兒,低聲說:“我給她交換的條件不是讓她帶你來十八層地獄,而是要她死。”

    我聞言,心裏猛然咯噔了一下,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繼續說:“她不同意,所以,我允許她找一個替死鬼。”

    “我給她一個星期的時間,如果一個星期到了,她沒有找來替死鬼,就要接受懲罰。”

    “現在看來,她提前完成了任務。“

    我聽了‘他‘的話,驚詫到發不出聲音,這麼說……我今天看到的劉萌萌那副將死之相,是她裝的?!

    她把我騙了過來,騙我當了她的替死鬼!

    我突然有點想笑,因爲這其中的荒唐,因爲我輕易信人,吃一塹卻沒有長一智!

    然而我沒有時間在這怨聲載道,現在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逃離這裏,我偷偷的按了電梯,想要跑,卻發現電梯裏的按鍵根本就沒有作用。

    那男人嗤笑一聲,像是嘲笑我的天真,突然!他隔空拉住了我,將我拽到了他的身邊,藉着電梯裏昏暗的光線,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他的帽子。

    “你鬆開我,憑什麼你說要我死我就死!”

    他伸出了乾枯的手,指甲以及皮膚都是黑色的,他的指甲涼絲絲的在我臉上滑着,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把我的臉劃破。

    “因爲--這裏是地獄十八層,沒人能反抗我的命令。”

    他混着黑暗,語氣陰冷至極,從他的聲音裏可以聽的出來,他是個極度冷血無情,又說一不二的人。

    他說要我的命,就一定會要我的命!

    不知道從哪一刻開始,我的身邊突然多了很多危機,地鐵裏的黑煞,還有現在的‘他‘,無一不要取我的命。

    或許劉萌萌只是一個幌子,‘他‘利用她的需求,將她引到了地獄十八層,然後再通過劉萌萌將我騙到地獄十八層,讓我替她還願。

    如果……‘他‘可以輕易至我於死地的話,絕對不會如此大費周章。

    所以……他們陰間有陰間的規矩,即使再強大,也不能隨便取活人的壽命。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迫使自己冷靜下來,縱使害怕的雙腿發抖,也不能喪失理智。

    “這個交換條件會不會過分了點,如果交換的條件是死,那麼她要變瘦還有什麼用,你的交換條件,根本就不對等!”

    “所以,我給了她轉移死亡的機會。”他幽幽的說,聲音帶着厚重的迴音。

    “這樣對這個被轉移的人更不公平,你不是問我有什麼願望嗎,好,我現在就向你許願。”說到這,我猛然提高了音量:“我許願,你永遠都不能殺我!”

    黑暗中的他沉默許久,陰沉的說了一聲好。

    “現在輪到我了,我的交換條件是--”他幽幽的開口,停頓間,聲音徒然變得兇歷:“要你的記憶!”

    他乾枯的手弓成爪狀,猛的扣上了我的頭皮!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