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18.救我的罈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18.救我的罈子字體大小: A+
     

    原來那對戒指竟然從骷髏手上扒下來的!想想就覺得隔應死了,孫家的賠禮怎麼這麼重口啊,怪不得當時結陰親的時候,他們家就只給了一枚戒指,合着這枚戒指稱得上是古董啊。

    但姑姑爲什麼要說,更重要的是骷髏死之前是個太監,難道說太監就不能戴戒指了,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把心中的疑惑向姑姑說了,姑姑給我解釋道:“太監男不男女不女的,也就是陰陽人,井裏那個太監左右手的中指各戴一枚戒指,雙手交叉墜井,這是古法裏的祕術,等到井枯,人成了骷髏的時候,他手上戴的戒指,便成了陰陽戒,陰戒死人戴,陽戒活人戴。”

    “既然這樣,我戴那枚戒指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吧,你不是說陽戒活人戴麼。”

    姑姑嘆了口氣,說了我一聲傻:“如果戒指對你沒害,姑姑又怎麼會這麼擔心你。我根據我那個朋友的描述回想起戒指上的圖案,發現你的那枚戒指是陰戒,而孫遇玄手裏的戒指是陽戒,他這是在通過戒指跟你借壽!”

    姑姑邪乎的說,不由的把我嚇得渾身一抖。

    “姑姑……他都死了,還問我借壽幹什麼?”

    “借你的陽壽補他的陰壽,這樣,他就能在陽間多待一段時間。”

    “姑姑,你那個倒賣古董的朋友說的這話可信麼。”

    “當然可信,要不是他那天在我面前提起十幾年前井底詭異的骷髏,我也被矇在鼓裏呢。”

    我跟姑姑掛了電話,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想法,會不會孫遇玄也不知道戒指裏面的祕密,但怎麼會呢,外人都知道的事,怎麼可能他孫家的自己人不知道。

    所以,他這麼急着讓我找到戒指,是因爲他想從我這借壽?我該相信誰?說實話,相比於姑姑的朋友,我更傾向於相信孫遇玄,但最終,我還是選擇相信自己。

    我給陳繁發了個短信:你知道陰陽戒的事情嗎。

    過一會兒,短信回了過來,只見上面寫着:姐,我是曉冉,陳繁把手機落在我這了,你有什麼事情親自問他吧,什麼時候有時間,讓他約你見個面?

    我一看短信的內容,心瞬間沉了下去,曉冉一定又誤會了,可是除了陳繁又沒有別人可問,否則我說什麼也不會找他。

    我跟曉冉回覆,說:“算了,我再問別人吧。”

    我趴在桌子上,無精打采的玩着面前的黑罈子。

    過了一會兒,電話突然響了,我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陳繁打來的,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

    正準備迎接曉冉的劈頭蓋臉一頓質問,卻沒想到最終迎來的卻是陳繁透着清冷的聲音。

    “剛剛給我發短信了?”

    “恩。”

    “我跟朋友講了會兒話,劉曉冉一個人在車裏,回來的時候看見她在刪我短信。”

    “那她現在呢?”我擔心的問。

    陳繁淡淡的答:“自己打車走了。”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無奈的說:“等她回來,你跟她好好解釋一下,她總誤會咱倆。”

    “那就讓她誤會。”

    “唉,算了,你不想解釋我到時候自己跟她解釋,我給你發的短信是想問問你知不知道陰陽戒的事。”

    “知道。”

    我一聽他說知道,頓時慶幸的不行,看來果然問對人了。

    “那陰陽戒是幹什麼的,有什麼作用?”

    “陰陽戒必須帶到一個人的手上纔有用。”

    他話音初落,我心裏便咯噔一下,這怎麼跟姑姑的說法完全不同。

    “然後呢?”

    “然後,等你有就知道了。”

    我抱着手機,有種鬱悶的感覺,久久不能停歇。

    “那……比如說死人戴上了陽戒,活人帶上了陰戒,那這個死人會不會從活人身上借陽壽?”

    “不會,我說了,戒指只有帶到一個人的手上纔有用。”

    我不確定的問道:“你肯定嗎,你會不會是記錯了,真的——”

    我話還沒說完,只聽啪的一聲,對方就掛斷了電話,只剩我抱住手機,聽忙音……

    陳繁的說法跟姑姑的說法大相徑庭,他們兩個,我該信誰?

    按理說,陳繁對於這方面的知識更權威一點,可我先聽到的是姑姑的說法,所以心裏也更偏向於姑姑的說法,但是……

    唉,我是真的不知道了,還是先去上課比較重要,大四也沒什麼課了,大家都開始準備論文,然而我的論文還遙遙無期,正常的生活,早在孫遇玄出現的那一刻就被打亂了。

    誰知我剛走到樓下,就遇到了一隻攔路虎,除了李瀟婷還能有誰。

    我瞟了她一眼,就準備走,沒想到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書包,把我拽到了宿舍樓後面,宿舍樓後面是一片楓樹林,風一吹沙沙作響,少有人煙。

    “薛燦,我再警告你最後一遍,離孫書煜遠一點!”

    我想都沒想,就說:“好,只要你把孫書煜家的地址告訴我,我就不跟她來往。”

    “你要他地址幹什麼!”

    “當然是有用。”

    “呵呵。”李瀟婷冷笑一聲說:“你當我傻嗎,你要孫書煜的地址還不是爲了到牀上勾引他。”

    “你說話別那麼難聽,我對孫書煜沒有你對他那麼感興趣,愛給不給。”

    李瀟婷聞言,一巴掌扇到我的臉上,有些控制不住情緒的罵我道:“別她媽給我在這裝清高,你別逼我!”

    我的火氣一下子竄了出來,正要回手,卻突然停下來了,因爲李瀟婷的手裏,正握着一把水果刀。

    “薛燦,你長的沒我好看,家境也沒我好,我哪一點不比你強,孫書煜他爲什麼要拋棄我選擇你,你覺的你自己配嗎?”

    “有話好好說,刀子收起來。”

    沒想到我剛勸完她,她的刀子便又上前前進了幾分:“別跟我廢話,你剛剛不是還想還手嗎,你還啊,我李瀟婷從小到大都沒受過這樣的屈辱,從來沒有人敢搶我男朋友,從來沒有!”

    這時候,李瀟婷動了一下,她耳邊的頭髮也隨着動了一下,我看到她的耳朵上帶着一個小耳麥。

    李瀟婷壓制着我,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猙獰,我瞬間反應了過來,一把扯掉了她耳朵上的耳麥。

    “李瀟婷……你不會被人催眠了吧!”

    李瀟婷對我的話充耳不聞,舉起刀子就朝我的眼睛扎過來,我往旁邊一躲便輕鬆躲過了。

    不對……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並不是我躲了李瀟婷的刀子,而是因爲她被樓上落下來的黑罈子砸到了腦門,她倒在了地上,捂住流血的腦門,痛的直咧嘴。

    她罵了一句,伸腳朝罈子踢去……我敢保證我一定沒有眼花,但我分明看到那罈子往旁邊跳了一下!

    是誰把罈子扔了下來,我擡頭看了看,發現我們站的地方理我的宿舍還有一段距離,誰能砸的那麼準呢。

    不過還好這個罈子救了我。

    我把罈子從地上抱了起來,嘟囔道:“這罈子質量真好啊,這麼高的地方落下來竟然還沒碎,黑罈子,謝謝你救了我哈。”

    我把它重新抱回了樓上,這次還視若珍寶般的擦了擦,然後特意把它擺在了一個顯眼的位置。

    顯然,李瀟婷是聽了別人的指使,所以纔會這麼決然的想要害我,這個人,一定就是誤導她我和孫書煜有關係的那個人!

    那個人會是誰?又有什麼目的?

    然而李瀟婷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下一次,我還能不能有辛逃脫?

    我給劉萌萌打了個電話,依然是關機,上次去找她的計劃,被孫遇玄的魄給攪亂了,現在,我比上次更迫切的想要找到她,說不定找到了她,我就能得到指使李瀟婷的人的線索。

    於是我不再做片刻耽擱,有了上次的經歷,這次我選擇坐公交去找她,到了劉萌萌家樓上,發現門被鎖的死死的,我敲了敲門,裏面傳來了一聲弱弱的誰呀,我心中一喜,因爲這就是劉萌萌的聲音。

    “我,薛燦。”

    裏面的人聽到我的回答之後,沉默了,我正準備第二次敲門時,沒想到裏面竟然傳來了嗚嗚的哭聲。

    “薛燦,你回去吧,你別來找我了,我就快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