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11.火葬場招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11.火葬場招魂字體大小: A+
     

    記得以前在貼吧看過一個連載的帖子,裏面就有民間招魂的方法,而且不太複雜,我一個人做起來害怕,所以想告訴姑姑,讓她和我一起,但轉念一想,姑姑一定會覺得我在瞎胡鬧。

    於是我什麼也沒說。

    姑姑說:“再等兩天吧,看看孫遇玄還會不會再來纏你,如果他還纏你,我就回河北老家。”

    “回河北?回河北幹什麼?”

    “我小時候得過一次挺嚴重的邪病,就是村裏的一個神婆給治好的,就是不知道這麼多年,她老人家還健不健在,就算健在,年紀也該不小了,不知道她還幹不幹這行,肯不肯辛苦一趟。”

    “那好吧,姑,就聽你的再觀察兩天。”

    我嘴上雖這麼說,心裏卻早已下定了主意,今天晚上,我就去火葬場,親自招何若寧的魂魄。

    因爲姑姑的那一番話,代表着靠她,機率太渺茫。

    孫遇玄只不過嚇嚇我,又沒有真正的傷害我,再說他都已經死了,已經夠不幸的,真的沒必要把事情做的這麼絕。

    當然,更重要的是,孫遇玄那麼強大,一個連路都走不穩的老神婆怎麼可能能收了他,說不定只會更加激怒他,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我偷偷從姑姑店裏拿了厚厚一疊黃紙錢,兩盞長明燈,裝到了書包裏,還拿了一根引魂幡,引魂幡太長,我又沒有店裏的鑰匙,所以只能把它藏在店外面比較隱蔽的位置,以便晚上的時候來取。

    然後我去賣陶器的地方買了一個黑色小罈子,裝進了書包,又回姑姑家做了一碗倒頭米,拿了一雙筷子。

    萬事俱備,我心裏卻害怕的直打鼓,雖說這次我有點衝動,但我別無他法,何若寧的屍體已被火葬,如果我再不能把魂魄交給孫遇玄,他就不會只是給我打個電話這麼簡單了!

    膽大是因爲恐懼,恐懼是因爲怕死。

    我麻痹自己,不就是個鬼嗎,又不沒見過,跟人沒什麼兩樣,再說,那些鬼又不認識我,肯定不會害我的。

    夜幕降臨,我騙姑姑和曉冉說我要回學校上課了,姑姑要開車送我,被我一口回絕:“你剛出差回來,累的跟什麼似得,再說我坐地鐵更快一些。”

    姑姑塞給我幾百塊錢,讓我在學校好好吃飯,我在姑姑的臉上親了一口,刺激的曉冉醋意大發。

    告別了姑姑之後,我拿着事先藏好的引魂幡,坐上了去火葬場的公交,還好車上有座,我可不想再發生上次坐公交的詭異事,臨近終點站,就剩我一人了。

    火葬場的大鐵門緊閉着,門前有一顆大槐樹,一陣陰風吹過,樹葉細枝嘩嘩顫動,如同無數只招搖的鬼魅。我緊了緊身上的外套,心生一股惡寒,方纔還信誓旦旦的我,現在只想拔腿就跑,可是一回頭,公交司機早都溜了!

    既然來了,總得把事情解決,否則我自己都鄙視自己。

    高大鐵門被風吹的哐哐作響,縫隙裏透出零星的燈光,我帶上帽衫上的帽子,在離進火化室的牆外找了一片空地,行動還沒有開始,我就被那撲散而來的焦屍味給嚇得腿軟。

    算了,早弄完早回!

    我咬咬牙,下定了決心,蹲在地上,把黑色小罈子擺在正中的位置,罈子裏放倒頭米,正中間豎直的插上兩隻筷子,最後點燃長明燈,擺在黑色罈子兩邊。

    準備完這一切之後,我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陰風一過,更是涼颼颼的。

    我搓了搓手掌,把包裝引魂幡的透明塑料撕掉了,然後撐開幡頭,幡頭隨風飄搖,就就像是掛在棍子上的白燈籠。

    我用馬克筆在白紙條上寫上何若寧的名字,沒寫生日,因爲我不知道。

    我低頭站在簡陋的祭臺前,抓着引魂幡的棍子,搖一下手中的鈴,轉一下引魂幡:“何若寧,快過來,何若寧,快過來……”

    我的聲音輕飄飄的,飄蕩到未知的遠方,在這寂靜的夜裏,配着叮鈴作響的鈴鐺,尤其詭異。

    “何若寧,快過來,何--”

    我的聲音戛然而止,連面部肌肉都僵硬了,因爲我感覺到有一隻冰涼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它一動不動,我被嚇的腿軟,手裏的鈴鐺因爲顫抖而一直響個不停,我能感受到那隻手上傳來的寒氣,並且用餘光瞥到了一排鮮紅的長指甲。

    我渾身抖個不停,都快被嚇尿了,天知道後面會不會是一張完全腐爛的臉。

    就在我害怕的心臟快從嗓子眼蹦出去的時候,那隻手突然消失了!與此同時,長明燈裏的火苗,噗的一聲滅了。

    時候到了!

    我扔掉手裏的引魂幡和鈴鐺,蹲下身子,利落的將倒頭米上的筷子拿掉,然後蓋上壇蓋,上面覆一張紅紙,再用麻繩沿壇口繞數圈,系死。

    乍一看,就像一罈剛封好的女兒紅,我抱起罈子正要走,卻死死怔住了。

    因爲那隻手……在我腳腕上!

    我被突然傳來的冰涼觸感,嚇得吱哇一聲尖叫就準被跑,誰料那手狠狠的一扯,竟讓我面朝地摔了個狗吃屎,我條件反射的向後看,只見拽我的那個‘人‘穿着一身白,黑色的長髮垂在兩邊,只把她的臉露出了窄窄一點,她的眼眶空蕩蕩的,根本沒有眼珠!

    我被嚇得心臟驟停,手在地上刨着想要逃走,可是女鬼的力量奇大,她的手拽着我的腳,身體卻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往我身上爬,如同一塊其重無比的大石頭,壓的我喘不過來氣,更別說翻身了。

    就在這時候,我看到面前滾落的罈子突然亮起了幽藍的光,只不過光線很微弱,而且只亮了一秒就滅了,我右手握拳,狠狠的向女鬼砸去,然而卻跟砸空氣沒什麼兩樣。

    重量持續增加,她的頭髮已經飄到了我的臉上,我意識逐漸萎靡,只怕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裏!

    突然,遠方趕過來一個男人,他用掌抹了一把手裏的銀針,然後將銀針朝我飛過來,正中女鬼眉心,女鬼一聲怪叫,化作一團黑氣,臭的能讓人把昨天吃的飯都吐出來。

    身上的重量徒然減輕,我終於可以恢復清明。

    在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後,我驚訝的嘴都合不攏,竟然是陳繁!

    他離我離得遠遠的,看了一眼地上雜亂的景象,挑眉說:“你在幹什麼。”

    此時月亮已經從朦朧的雲層裏鑽了出來,他向着光,臉上是瑩瑩月色,微小的表情都能夠被捕捉到。

    原來他不僅能看到鬼,還是個厲害的角色呢。

    意識到這點的時候,我不再對他有以往的氣勢洶洶,而是特別囧的支吾道:“招……招魂。”

    “嗯?”

    “招魂!”我眼一閉心一橫的大聲說道,丟人就丟人吧。

    “好玩嗎?”

    我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被腳上傳來的疼,痛的皺眉:“好不好玩你看不見嗎!”

    “那我不打擾你了。”他說完,就準備走。

    我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背後,嚇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提起地上的書包就去追他。

    “喂!你倒是等等我啊!”

    我厚着臉皮,不等他同意,率先拉開了他的車門,坐到了後排,尷尬的說:“捎,捎我一程。”

    陳繁沒有吭聲,啓動了車子,半路,他突然出聲道:“你剛剛在招誰。”

    我心想他又不認識何若寧,於是說:“一個朋友。”

    “那你知不知道你剛纔招來了什麼。”後視鏡中的陳繁,似笑非笑。

    我搖搖頭。

    “是替死鬼。”

    他話音剛落,我渾身便不受控制的猛然一凜。

    “這說明,你招的那個人,根本沒有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