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06.別墅的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06.別墅的祕密字體大小: A+
     

    到處都是屍體?

    如果到處都是屍體的話,我怎麼可能聞不出來味道,再說放屍體的人根本做不到這種程度的藏匿。

    他一定是知道我發現了那些血跡,所以故意嚇我,讓我不敢再對這棟房子有所好奇。但他的恐嚇的確起到了效果,我連走路都恨不得踮着腳走,因爲房間的每一處都讓我覺得膈應。

    還有,他爲什麼也睡在棺材裏?我早上不就是從那口棺材裏醒來的嗎?

    一直到天黑,他才終於走下樓,提起買報紙的事,我聞言,立馬興沖沖的跑到門口,誰料一回頭,他已經到達了我的身後,和我一起出了別墅。

    “我、我們兩個一起去?”

    他擡眼,一副高傲的樣子瞧着我:“不然呢。”

    我一時間沒有接他的話,失望的情緒溢於言表,但我總不至於傻到和一個鬼去嗆聲,於是只能默默低下了頭,滿臉怨念。

    孫遇玄擡頭看了看天空,眼神被月光洗的澄澈,他發現我在看他,便斂了神色,低頭,一臉嚴肅的對我說:“去攔車。”

    我哦了一聲,跟他的跑腿小妹似得,聽話的去攔車。

    這一片人煙稀少,出租車更是少,還好有個私家車好心的停了下來,一聽我要去市區,說剛好順路拉我一程。

    要是擱平時我是絕對不會上陌生人的車,但有孫遇玄在,我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

    中年男人不僅熱心,還特別健談,車一開,他就對我說:“美女,天這麼黑你怎麼一個人在這等車,多危險啊,不是我說,要我不停下來拉你,你還不定等到什麼時候。”

    “真的太感謝你了。”我笑着撒謊:“我過來找我同學玩,就不小心玩遲了,哪知道這片車怎麼會這麼少。”

    “那片還有人住?就算有人住你以後也少來找你同學玩了。”

    “爲什麼?”我聽了他的話不禁有些好奇。

    他像是回憶着什麼,說:“也就一年前吧,那一片有棟別墅,一夜之間,滿房間都是血。”

    我心中咯噔一下,從後視鏡裏膽寒的瞥向後座,發現孫遇玄還端端正正的坐在那裏,面無表情。

    “你知道這件事嗎?”

    我搖搖頭。

    “我也是聽別人講起的,聽他說那別墅裏之所以滿是血,是因爲放在棺材裏的屍體自己出來把整個房間都爬了一遍!”

    我聞言,十分駭然。

    這似乎能解釋房間裏的血跡,但血跡是斑狀,所以不可能是爬出來的。這事不可能是空穴來風,但事實,或許並沒有中年男人說的那麼恐怖。

    我一路上再也不敢回頭,生怕看到坐在後座的孫遇玄,滿臉是血。

    誰知等我要下車的時候,中年男人竟然說什麼也不放我下來,硬要拉我去附近的酒吧跟他喝一杯。

    “美女,我都好心把你拉到市裏了,連這個面子都不給嗎?”說着,他搭過來一隻手,想要拉扯我。

    我剛準備拿包打他,只聽得吱的一聲急剎車,車子穩穩的停了下來。

    中年男人臉色一白,說了一句怪了,他正要重新啓動,只聽得‘嘣‘的一聲巨響,好像是車胎爆了,他意識到不對勁,慌里慌張的跟我道歉:“咱不喝了,不喝了,真心對不起,您快點下車,高擡貴手,別再把我這車給我整爆炸了。”

    我聽他這麼說,趕緊下了車,跑的遠遠的,那男的也下來檢查他的車,四下查看了一遍,罵了一句我靠,真他媽見鬼了。

    我回頭,只見他的前輪胎跟被炸了似得,碎的一片一片的。

    我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瞥見孫遇玄正站在前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臉上沒有半點笑意,於是我識趣的停了下來,學他一樣板着個臉。

    從沒見過心理素質這麼好的鬼,明明幹了壞事,卻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我默默的跟着他,連逛了好幾個書店都找不全他需要的報紙,這讓我更加的能確定,他的確在13年就死了,並且在那之後,再也沒有出過那棟別墅,這也就能解釋,爲何他在出別墅的那一瞬間,會露出輕鬆的神色。

    但,爲什麼他會直到現在纔出來呢?是因爲別人看不見他嗎?那爲什麼我能看見他?

    最後,我們還是在一個小報廳找齊了本地報紙,因爲老闆有將閱讀過得報紙留下的習慣,所以才每一天的都沒有落下。

    我軟磨硬泡,最終給了老闆三百塊錢,買下了這一疊報紙。

    “還需要什麼?”我謹慎的問他,卻沒得到回話。

    我跟着他來到一家頗有特色的小炒店,他看了一眼店內的裝潢,像是在回憶着什麼,連對我說話的語氣都溫暖了幾分。

    “點你喜歡吃的。”我放下報紙,竟對他這句鬼話有點感動,誰料他又說:“吃飽了纔有力氣幹活。”

    啊?

    我不敢明目張膽的說,而是小聲囁喏:“房間不是已經收拾完了麼。”

    他沒回答我,就這麼鬼氣森森的坐在我對面,我哪裏還吃的下,隨便扒了幾口飯,就說了一聲我吃好了,旁邊飯桌的情侶瞥了我一眼之後,窸窸窣窣的談論着。他們一定以爲,我是個自言自語的神經病。

    等車的時候,孫遇玄突然毫無預兆的抓起了我的手,他繃着嘴角,手涼的像塊冰。

    “你的戒指呢。”

    “啊?”我有些詫異,他是怎麼知道我有戒指的,我結結巴巴的回答:“戒、戒指丟了。”

    “那就找到。”

    “可是應該找不到了。”我低着頭,畏畏縮縮的像只兔子,其實我平時膽子沒有這麼小,而且他長得也不恐怖,可能是因爲他的屬性,所以我害怕他。

    他盯着我的眼睛,優雅而又危險。

    “我再找找吧。”我抽出手,再度害怕的低下了頭,耳朵開始不受控制的發燙。

    他摩挲着我的無名指,眼底的堅冰慢慢凝聚,音色寒而沉:“你會背叛我麼。”

    我不敢凝視他的眼睛,低着頭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用手指挑起我的下巴,迫使我和他對視:“如果有天你背叛了我,我一定會讓你比死還要難看。”

    我瑟瑟發抖,因爲他眼睛裏深不見底的仇恨,因爲他把對那個人的仇恨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那個人一定是何若寧!

    我不知道何若寧到底對他做了什麼,以至於他對她有那麼深得厭惡,但我能夠肯定的是,他愛何若寧,因愛而生恨。

    如果我能找到何若寧的屍體,找到她的鬼魂,他應該就會放過我吧?!

    我打了車,剛準備坐前座,他卻一把把我拉到後座,讓我和他坐一排,出租車司機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大概是覺得我癲癇犯了。

    都是因爲他。

    ● тт κan● ¢ ○

    我坐在他旁邊,特別的拘謹。

    “你叫什麼。”他突然問到。

    原來他都沒記住我的名字,我小聲的說:“薛燦。”

    “人如其名。”我擡頭,疑惑的看着他,他接着說:“很普通。”

    我鬱悶的哦了一聲,暗中撇嘴。

    司機師傅從後視鏡撇了我一眼,調侃道:“姑娘你一人擱那演獨角戲呢,大晚上的怪滲人的。”

    話音剛落,結果可想而知,司機師傅看着他那如同被炸過的輪胎,欲哭無淚。

    我不知道被撂倒了哪,路上黑燈瞎火的,連個鬼影都沒有,不,我忽略了身邊的這隻。

    我跟他保持一米的距離,也不敢埋怨他爲什麼這麼衝動,只能小聲的問。

    “我、我們走回去?”

    ……

    “遠不遠?”

    ……

    “你今天都弄壞兩輛車了。”

    “那又怎樣。”他轉過身,雙手插在褲兜裏,眉梢輕挑看着我。

    “沒,沒怎樣,就是覺得你很厲害。”我違心的說。

    “厲害……”他低聲重複,雙目變得更加死氣沉沉:“如果厲害,又何必會死。”

    我聽了他的話,心中不由得一顫,原來強大如他,相比於死亡,也更希望活着。

    他說完,隻身走到了前面,留給我一個高大的背影,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