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04.夙願的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04.夙願的真相字體大小: A+
     

    我聽了他的話,先是害怕的六神無主,卻很快的鎮定了下來,只要我能保證他不殺我,時間一長,姑姑見我沒有回去自然會來找我,到時候,我就不用擔心走不出這棟房子。

    我深吸一口氣,心知這麼一直害怕下去,遲早會惹怒他。

    於是我鼓起勇氣,對他說:“你想知道我爲什麼認識你?”

    他沒說話,應該是默認。

    “因爲我一直默默關注着你,所以……”

    “說實話。”他一個短句子,打斷了我。

    我畏畏縮縮的看了他一眼,這讓我怎麼說實話,難道要我說事情的起因是他猥褻了我麼。

    “不準備說?”他幽幽的問,嚇得我渾身一凜。

    我猶豫再三之後,便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訴了他,當然,關於內褲上的血跡,渾身被摸這種比較私密的事,我沒有明說。

    我之所以把事情詳盡的告訴他,是因爲我也想知道答案,爲什麼他偏偏要選擇我,爲什麼他一直想殺了我,而現在,卻一副從沒見過我的樣子。

    孫遇玄聽完我的話,臉色越來越不好,他沉默,一定是在想事情。

    我以爲他要對我說什麼,卻沒想到,他只是低低重複了幾個字:“冥婚,何若寧……”

    他輕輕一聲冷哼,讓我渾身的汗毛都不受控制的樹立了起來,隨後他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話。

    “何若寧就是我的未婚妻。”

    我怔住了,雖然這句話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卻細思極恐。

    既然何若寧是他的未婚妻,那麼我代替何若寧跟他冥婚不就是多此一舉嗎,因爲他們兩個本身就是一對。

    但是種種跡象表明,纏我的那個鬼就是孫遇玄,還是說,從某一處開始,已經出了差錯?

    孫遇玄並不像我這麼手足無措,他似乎已經瞭然了一切,以至於我在他的眼睛裏看到了仇恨,與勃勃的野心。

    我顫顫巍巍的問:“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可以。”他點點頭,我如獲大赦般的打開門,跑了出去,雖然外面很黑,但也比不上這裏恐怖,我看着不遠處的亮光,拼命的跑,誰知跑近一看,竟然是別墅的大門。

    於是我重新往別墅的反方向跑,這次我沒有去追亮光,可誰知這麼跑了一大圈之後,我又再度回到了原點,我累得氣喘吁吁的站在大門前,跑不動了。

    厚重的門徐徐打開,孫遇玄就站在昏黃的燈光裏,光線穿過他的身體,顯得他微微透明,他眼角微提,事不關己的說:“累了麼,累了就進來。”

    他說完這句話後,便留給了我一個高大的背影。

    我氣的握拳,牙齒根都在發癢,他明明就是故意的,與其這樣,還不如對我說句不可以,害我白白跑的這麼累。

    我不準備跑了,再跑也是徒勞無功,但我更不可能聽他的話進別墅,無奈,我只能坐在條石臺階上,靜靜的等待白日的降臨。

    天一亮,我應該就能逃出這棟別墅了吧!

    渾身痠痛,再次撐開沉重的眼皮時,入眼的只是一片漆黑,這是怎麼回事?我下意識的摸索,竟然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盒子裏。

    不,這不是一個盒子,而是棺材!

    難道說我還躺在墳墓裏等姑姑來救我,這期間發生的事只是我做的一個夢?

    可是沒理由啊,夢怎麼會這麼真實。

    我用力的推棺材蓋,只見它緩緩的升了起來,我趕緊從裏面跳了出來,被飛起的灰塵嗆得咳嗽。

    這是新式棺材,棺板與棺體之間由合頁相連。

    我不應該在外面坐着麼,怎麼會又出現了房間裏,而且房間裏光線昏暗,什麼都看不見,我跌跌撞撞的走到窗簾前,將它一把拉開。

    沉重的窗簾徐徐拉開,房間裏的擺設漸漸清晰起來,雖然看起來價值不菲,卻樣樣都落滿了灰塵。

    這是一個陌生的房間,在看完屋外的景色後,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原來我還在昨晚的那個別墅裏,只不過現在看起來沒有了昨晚的富麗堂皇,取而代之的是老舊與頹敗。

    我擡眼,看到了面前的棺材,難道我昨晚就在這裏面躺了一夜麼,想起昨晚的男鬼,想起他語氣陰森說的話,我只有一個念頭。

    逃!

    現在是白天,他是鬼,應該不能出現,所以我得抓緊機會。

    可我剛開始跑,膝蓋處便傳來疼痛,低頭一看,只見上面淤青了一塊,像是碰到什麼地方了。我沒時間去想淤青怎麼來的,拍了拍膝蓋上的灰後,迅速的往樓下跑。

    剛到達樓梯口,就看見樓下的門開着一條縫,刺眼的陽光灑下一道光柱,我像看到了生的希望似得,背起書包就向大門衝去,誰知就在我剛觸碰到把手的那一刻,門吱呀一聲閉合了起來。

    因爲門又高又厚,所以閉合的一瞬間掉了很多灰,盡數砸到我頭頂上,我被嗆得咳嗽,使勁拍頭頂上的灰,卻把頭髮弄得跟梅超風似得,狼狽至極。

    門不會無緣無故的自己關起來,我扭頭往後看,只見對面的木質樓梯上果然站着一個穿着白色西裝的男人,他明明早在那裏了,卻故意等我逃到門口的時候才關門,真陰險!

    他站在陰影裏,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用想,他一定特得意。

    雖然鬼是不能見光的,但我忽略了整棟別墅的構造,這裏面有足夠的陰影,讓他在白天也能隨意出現。

    紫色的金絲絨窗簾將寬大的落地窗嚴嚴實實的封了起來,上面吸了很多灰,導致顏色發暗,這棟房子在孫遇玄死前,應該就像我昨晚所見的,那麼金碧輝煌。

    只可惜,人走茶涼,現在這棟別墅,不過是孫遇玄的墳塋。

    我小心翼翼的說:“你放我走吧,到時候姑姑來找我,你的身份就曝光了,會有人來抓你的,但是……如果你放我走,我一定不會說出去,我保證。”

    “才新婚,就急着回家?”他慢條斯理的說,絲毫不帶開玩笑的意思。

    而我卻狠狠的愣住了,他的意思是……我們的冥婚生效?!

    我急忙解釋道:“不,不是,怪我自己弄錯了,我當時只是爲了保住自己的命,才選擇和你冥婚,但我不知道何若寧就是你的未婚妻,如果我事先知道的話,我絕對不會自作聰明的代替她。”

    他優雅的下樓,每向我靠近一步,我的心就揪着跳動一下。

    我因爲害怕,語速更快的辯解道:“如果你的夙願是想要和你的未婚妻完婚的話,我會想辦法幫你找到她,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一定不會食言。”

    話音剛落,他已經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站在他面前,只能平視到他胸口的位置,我感到有源源不斷的冷氣在往我的身上撲,冷的我渾身都在發抖,牙齒都在上下打晃。

    他扶着我的肩,嘴巴湊近我的耳朵,幽然的說:“你知不知道和死人冥婚的後果。”

    我噤若寒蟬的搖搖頭,半天都沒有等到他的下一句話,我擡頭,疑惑的看着他,但他似乎並沒有告訴我的意思。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滿腦子想的都是,會有什麼後果……

    他直起身子,完全換了一個人,表情像冰封了一般,寒寒的睨着我:“我的夙願不是和何若寧結婚,而是讓所有負我的人,死!”

    我看着他,嚇得臉色蒼白。

    他是在告訴我,如果我要逃,下場就是死麼?

    可我不過是一個無端被扯進來的人,爲什麼要承擔這麼嚴重的後果。

    “你還希望我投胎麼。”他冰涼的手指滑上我的下頜骨“我的投胎,意味着很多人的死亡,並且這些人很可能--”他的手指猛的頓住:“包括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